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第六十四章我是卧底,你在玩火,婆稚后手

    梵无劫从时间尽头走了回来,烛九阴的先天神躯已经退化,他在未来获得的一切力量也全部退转,唯有证得大罗特征,永不退转的那一部分力量还保存着,随着这身强大的力量以及转世轮回、时河转生两门大神通化为混沌从梵无劫的身体里消退。

    他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感受着力量退转之后,充斥着空虚感觉的身体,那无穷的大道玄奥和领悟也从识海中退去。

    梵无劫觉得前所未有的空虚,原本坚实的道基在境界退转之后,甚至连领悟的大罗特征,体内的宙光藤蔓都有一瞬间的虚化,动摇。

    “获得未来之力果然也不是毫无隐患的,在未来的道基上参悟和修行,相当于提前透支了未来的潜力……非但会在未来之力消退后根基动摇。而且对我未来的修行也没有好处……体验过未来的力量后,虽然指引了修行的方向,但也有了见知障。想要走出和未来不一样的道路,就更加困难了!”

    梵无劫低声叹息道:“未来有毒啊!”

    “转世轮回大神通和时河转生大神通固然很强大,但如果我未提前体验过未来,说不定还能在幽冥九问和宙光道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参悟更加强大的神通,现在却很难有这种可能了!”梵无劫察觉到自己关于这两门大神通的一切知识和身体记忆全部都消退,但却也有一丝冥冥中的感悟,再未来他参悟这两门大神通的时候,必然会助他一步,水到渠成。

    但同时,这种感觉也是一种铐制,他再想从幽冥九问和宙光道种之中参悟其他不同的神通,就有一层难以言明的障碍。

    就好比看了参考答案后,就很难突破参考答案,想出新的解法。

    换句话说,就是见知障碍……

    “你回来了!”血屠魔君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的梵无劫心里有些渗人……现在梵无劫终于能从他们身上看出一丝端倪了!魔道中值得注意的那三个人血屠魔君、无生教主、正道卧底正阳子,实力都远在现在的自己之上。

    或许只有梵无劫达到时间尽头的时候,站在未来巅峰的状态可以一比。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抓住这次证道的机会,梵无劫就算修炼到宇宙终末,时间尽头,修成烛九阴的先天神躯,修成转世轮回大神通,也不过能和他们相提并论而已。梵无劫有宙光道种,血屠魔君同样有血海嫡传的隐秘底牌,无生教主同样有元屠剑气,正阳子依旧看不清深浅。

    “你已经证得一丝大罗特征……有那么一点永不退转,宙光不变的味道了!”无生教主也打量着梵无劫道:“你的宙光道种已经萌芽了!”

    “足够你们参悟大罗特征了!”梵无劫低声道:“你们最好快一点,紫阳真人他们很快就看过封印,往我们这边过来了!”

    “紫阳真人他们这些大罗的图谋很可怕!”血屠魔君跟在梵无劫旁边,将自己化为宙光藤上的一枚果实,然后迅速的成熟坠落。

    他的道果经此一回,就迅速证得了大罗的特征,获得了一丝永不退转的境界。

    无生教主也随即走了这么一回,获得大罗特征,同时赞同道:“我们的野心已经很可怕了!我们的胆子已经很大了!敢来到这里,都是要搞大事的……但我们搞的事情无论多大,都大不过大罗,比起大罗来,我们这点小小图谋,甚至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大罗之中一定会有人勾结罗睺!”元育施施然从混沌中走出:“但我不知道是谁!”

    “可能是我那位师兄……也可能是尸魔道主,尸魔道主快疯了!当然也可能是舍摩黎,说不定他根本没有背叛罗睺!”元育装模作样的走过一遭,恢复了一丝大罗的特征。

    “师兄?”血屠魔君眼神一凝:“老乌龟……三毒,谁是你师兄!”

    元育微微稽首道:“两位道友,在下正阳子,是正道一气宗卧底!”

    血屠魔君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凝,脸色十分难看:“难怪正道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难怪你们能从尸魔道主手上翻盘!正阳子……好,好得很!”血屠魔君一脸杀气,死死盯着元育,无生教主非但没有杀气,反而按住血屠魔君的肩膀,笑得很温柔。

    这绝不是说这位修行杀戮魔道的教主心情很平静,性格很开朗。

    相反看起来很平静的无生教主比起一身戾气的血屠魔君还要可怕。

    “老朋友……你藏得很深啊!”

    “如今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元育叹息道:“我并非你们的敌人……事实上我到魔道做卧底,并非我所愿,而是为了避开一个人,避开一个我十分恐惧的人……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在我那位师兄旁边,比在潜伏在魔道更加压抑和可怕。”

    “那时候他是一气宗的掌教,诸天万界享有盛名的正道领袖……但只有我能看清他儒雅的外表下面……那非人的本质,所以我害怕的逃走了!借口卧底魔道,进入了姹女宗。或许你们不信……虽然我是正道卧底,但我并没有损害过姹女宗一丝一毫的利益。”

    元育感叹道:“姹女宗都是一群可怜的女人……”

    “这就是你变态的理由吗?”梵无劫无语道:“因为在一个披着人皮,内在非人的师兄旁边,长期受到压抑,所以一旦海阔天空,就放纵自我了?”

    “小心一点……”元育提醒道:“我那师兄不简单……我怀疑紫阳真人并非他真正的跟脚,一气宗的那些底蕴,对他的态度太奇怪了!”

    “无论是先天灵宝,还是镇压宗门的底蕴。”

    “他们在紫阳面前太过卑微……卑微的就像是紫阳养的一条狗!”元育心里补充一句:“而且一气宗居然能引起冥河老祖的兴趣,能让冥河老祖命令我混进其中,暗中潜伏……”

    “尸魔道主快要变态了!”血屠魔君也感慨道:“他跨入了禁忌中!”

    “涉及幽冥九问,变态了也很正常!”无生教主道:“他在倾覆地府的那一战中的角色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无明老僧或许从地藏王菩萨那里知道了什么。他进入归墟最深处的其中一个任务,绝对是盯着尸魔道主。”

    “能让地藏王菩萨注意的人物,或许是地府轮回大秘的一个关键。”

    “那位龙族大罗想要找到祖龙……”血屠魔君道:“目前看来是可信的……在关键时候,我可以用祖龙的线索,交换他出手!”

    “你们血海有祖龙的线索?”元育惊诧道:“难道祖龙失踪,真的和冥河老祖有关?”

    “祖龙不是被失踪的,他是主动离开了洪荒四海,我知道他最后去了血海中……没有人强迫他,祖龙是自愿进入血海的……他面见了冥河老祖,然后离开了血海!”

    “老僧无明也很诡异,他对那几位大罗同道的兴趣比对归墟的兴趣更浓厚!”元育补充道:“但我不知道他是为了谁来的,从表面上的线索来看是尸魔道主,但大罗的算计岂会如此浅薄……说不定他对所有人都有兴趣。”

    “尸魔道主身上有轮回和地府的秘密!”

    “龙族大罗或许关系一个玄冥祖巫,共工祖巫,鲲鹏老祖以及祖龙都因此失踪,和冥河老祖有关的秘密!”

    “紫阳真人可能是更为古老的大罗……如果一气宗是他养的狗。一气宗的起源是上古天庭,他们是天庭的残余势力组建的顶级大教之一,如果紫阳真人是他们的主人。那么他岂不是天庭的大人物?”

    “舍摩黎背叛罗睺,转投冥河老祖也有大图谋!”

    “无明老僧不知道在监视哪一位,也可能是所有大罗,甚至所有人!”

    血屠魔君掀开了这五位大罗身上谜团的一角,道:“这里面涉及到后土娘娘、地藏王菩萨、娲皇圣母、玄冥祖巫、共工祖巫、鲲鹏祖师、冥河老祖、上古天帝、太古妖皇、罗睺魔祖这些大神通者……涉及到天庭毁灭,地府崩溃,祖巫失踪,洪荒破碎,巫妖大战,封印罗睺,宇宙末日的秘密……我感觉我们这不是在解密。”

    “我们是在玩火啊!”

    “作死!”无生教主冷静的评价道。

    “走回头路,死的更惨!”元育面无表情道:“而且没有这些棋手相互博弈落子,我们面对大罗怎么有破局而出的机会呢?”

    “目前疑似已经落子的幕后黑手有,罗睺魔祖……五位大罗之中,绝对有人会和毁灭魔祖勾结,这是他的机会。”

    ……时光尽头,罗睺看着缓缓从混沌中走出了的一个身影,翻了一个白眼道:“又是一个,今天我这这么热闹吗?居然能见到许多故人……你还敢来见我!”

    ……

    “冥河老祖……他镇压婆雅稚,开辟血海劫眼,镇压阿修罗魔众,罗睺余孽,落子的痕迹太明显了!”

    元育在心里无声无息的翻了一个白眼冥河老祖的棋子在此,你们对老祖的棋法一无所知,你以为冥河只掺合了其中几件事,比如说祖龙失踪;轮回异变,地府遭劫;封印罗睺?但冥河老祖……他掺合了所有事情,所有!!!

    你们数的着的阴谋,他都有出手啊!

    看似五位大罗之中,就好像紫阳真人没有牵扯冥河,但派我卧底到一气宗的,就是冥河老祖啊!

    ……

    “后土娘娘……主持策划了屠灭地府,作为祖巫的领袖之一,尸魔道主身上应该有这位女神做下的手脚,起码把他逼疯的人,就有后土祖巫一个!”

    小子……你这么说,是不想活了吗?

    冥冥中有人如此想到……然后出手屏蔽了这一刻血屠魔君的存在。

    ……

    “还有地藏王菩萨,我总感觉我们一路上遇到的那些遗迹,是有人在暗示我们什么?”血屠魔君凝重道:“太古妖庭的通明殿,世尊说法的祇树给孤独园,血海侵入归墟所化的血海劫眼,冥河老祖的实验场大自在天,不断出现的幽冥九问,罗睺余孽,先天宙光道种,还有从神山禁地中莫名其妙飞出的不死药果实!”

    ……

    “如果这与落子的大神通者有关,太古妖皇,上古天帝,十二祖巫,世尊,两位魔祖。全部都卷入了其中。”

    血屠魔君忽然对三人道:“我们先往前走……一路上梳理线索。”

    “你不怕知道的太多,飞来横死吗?”元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血屠魔君微微笑道:“不怕……我上面有人!”

    梵无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蕴含着浓浓的羡慕上面有人就是好!

    “就从先天宙光道种开始好了!这应该是一切布局的起点,先天宙光道种莫名现世,这是前往大罗天唯一的钥匙,所以引得三教的共同关注,三毒你抢先落子,作为正道的卧底,在一万年前,那枚金色混沌碎片现世的时候,就提前和梵道友结下因果,掌握了先机。”

    “三毒以四海龙族的追杀布局!”

    “这里就是龙族入局的开始……四海龙族并不是单纯的角色,龙族大罗是在这时候盯上你们的,表面上的借口是逼你们进入归墟寻宝,实际上则是佛玄魔三教和龙族一起,算计梵道友前往大罗天。这里龙族和三毒,联手将梵道友逼进了归墟深处。”

    “目前大家的计划还是前往大罗天……无生教主因为和舍摩黎的阴谋,加入了计划,佛门法净代表的加入了计划,紫阳真人因为三毒这个内应,加入了计划,龙族大罗跟在梵道友后面。然后就是三毒带着梵道友来到罗恸罗城!”

    “现在问题来了!”血屠魔君边走边说道:“三毒是正道卧底,和舍摩黎根本没有关系,为什么会带着梵道友自投罗网。”

    “跟舍摩黎通风报信的是教主你!”

    无生教主微微一笑,颇有自得,并不尴尬。

    毕竟是魔门的老传统了!

    “那么为什么配合的是三毒?”血屠魔君看着无生教主和元育两人,道:“偏偏进入大罗天真正的办法那一群罗睺余孽,就藏在血海劫眼!”

    “罗睺余孽是谁镇压的?”元育反问道:

    血屠魔君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往下深究:“我明白了!”

    元育为自己解释了一句:“为什么我会带着梵道友前往舍摩黎那里?是因为归墟的毁灭风暴,把我们卷到了蚀元血海。我可操纵不了毁灭风暴的落点……”

    血屠魔君沉默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这是哪位大神通者插手落子了!血屠魔君尴尬的大笑道:“老祖他老人家神机妙算,我们定要为老祖的大计赴汤蹈火……”他狠狠盯了元育和梵无劫两眼,狠狠道:“大家都是老祖的人……对吧!”

    梵无劫看了一眼身上的八臂神魔纹身这是魔门血誓所化的印记。

    元育默默的露出自己脖子旁边,一个起舞的天魔女的纹身……

    瞬间大家达成了一致元育呵呵笑道:“魔祖他老人家算无遗策……”

    无生教主面露狂热之色道:“大家都是为了魔祖大业而团结到了一起!”

    梵无劫也只好干巴巴的附和了两句:“魔祖他老人家就是英明神武,就是好啊!就是好!”

    越过冥河老祖落子,将梵无劫他们送到舍摩黎王面前不提,血屠魔君继续分析道:“在血海劫眼中,梵道友初遇尸魔道主,潜伏无量量劫,就为了从罗睺余孽的手中,获得进入罗睺封印的关键所在。然后又有先天宙光道种送了进去,开始涉及婆雅稚的算计!”

    “婆雅稚算计着解救罗睺魔祖……但后来我们知道,这并不可能。”

    “所以,这并非婆雅稚的真正算计,婆雅莫措被一位大罗潜伏在身边无量量劫,什么秘密都保不住,所以……它是一个弃子!”

    “那么真正和婆雅稚合作的是谁?是潜伏在婆雅稚身边的尸魔道主,还是背叛婆雅稚,将罗睺余孽彻底葬送的舍摩黎?”

    血屠魔君冷静道:“谁是这个人,谁就是和罗睺魔祖合作的那个大罗!”

    ……

    罗睺表情复杂的注视着自己面前的那个人影,舍摩黎站在罗睺的面前,毫无惧色。

    “你还敢来见我!”罗睺漠然道。

    “为何不敢?”舍摩黎道:“我曾经是你的部下,你最忠诚的追随者,但你已经把我们出卖给了冥河老祖,是你先背弃了我们,将冥河之位,让给了他。是你先背叛了我们……你是抛弃了阿修罗。我这不是遵从你的意见吗?”

    罗睺叹息道:“是我对不起你们!”

    “但这不是你背叛毗摩质多他们的理由,舍摩黎……你将你的部下葬送,就是为了向冥河表忠心,寻找你口中阿修罗的出路吗?”罗睺言语中透露出一个极其震撼的消息,舍摩黎并非是婆雅稚的部下,恰恰相反,他是婆雅稚的领袖,是和毗摩质多齐名的阿修罗王,罗睺的左膀右臂之一。

    “曾经我最忠诚,最崇拜你,罗睺王!”舍摩黎道:“但在你放弃阿修罗,将我们交给冥河的时候,也是我最为失望。”

    “所以我放弃了你传下的大道,放弃了我之前的道果,让给了婆雅稚。我不再是阿修罗族罗睺王麾下最英勇的先锋。所以在你重新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回到你的麾下,我希望你能再次奋起,成为阿修罗的王!”

    “我们被我们的父亲,也就是你出卖过了一次,现在我们希望你再次成为我们的王,结果你又以王的身份,再次出卖了我们!”舍摩黎冷冷道。

    “你贪图冥河老祖给你画下的大饼,染指了毁灭大道,你更强了!但我们阿修罗失去了我们的根基血海大道,我们被冥河彻底放弃……那时候,我就回到了血海,向冥河老祖彻底的忏悔和认错……”

    罗睺脸上浮现了一丝复杂的神情,羞愧和愤怒混杂在一起。或者可以称之为羞愤!

    “冥河老祖实在是了不起,我终于意识到冥河根本不在乎我们阿修罗,他随时能创造替代我们阿修罗的种族,他随时可以创造一个新的阿修罗族,到时候离开了血海的根基,我们的根本被冥河创造的新种族替代……阿修罗将不复存在。”

    “那时候,我只想着我投靠冥河老祖,或许能保存我们阿修罗的根基。而你带领着其他族人,为我们打下新的根基,但你失败了!你一头钻入了冥河的陷阱……这时候,我别无选择!”

    “一切都是为了种族!”舍摩黎平静道。

    罗睺盯着舍摩黎送来的婆雅稚的尸体,巫魔老教主嘿嘿一笑,化为一团浓重的化不开的阴影,从婆雅稚的尸体上钻出来,来到舍摩黎的身后,笑道:“舍摩黎王,我的任务完成了!老祖他老人家这次十分看好你哦!嘿嘿……”

    舍摩黎面无表情,罗睺叹息道:“说得好,但则依旧是背叛!”

    “舍摩黎,你走吧!这次你想要的,我会给你的!但下一次你再出现在我面前,只有一个下场!”罗睺将婆雅稚抓在手里,潜入了黑暗中。

    罗睺拿着婆雅稚的尸体,却没有立即复活他,他本尊站在黑暗的中心,他面对另外一个方向的另一只头抬头看向混沌中,尸魔道主从那个方向走出,罗睺冷笑道:“你和婆稚有交易……但现在婆稚呢?”尸魔道主道:“被人劫走了!但应该也回到了你手里!”

    “所以你还敢跟我提条件?”

    “现在不是提条件……”尸魔道主淡淡道:“我失去了提条件的资格,所以我来这里,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血屠他们可能无法想象,和罗睺勾结在一起的,从来不止一个人!

    而是三个……

    而罗睺真正的布局落子也不是寄托在这三个二五仔身上,而是另一个知道很多,知道什么不能说,而且完全忠于罗睺的大罗。

    ……

    舍摩黎回到混沌中,婆雅稚很厉害,不愧是他曾经最看好的部下,后来他地位的继承人。在面对冥河老祖,完全绝望的环境下,居然能和冥河达成默契和交易,所以婆雅稚只能经过他或者尸魔道主的手来复活,他的复活进程必须掌握在冥河老祖的手中。

    但婆雅稚这种做法,瞒着自己的王和敌对势力的最高领袖达成交易,实际上已经是背叛了。

    虽然婆雅稚这种背叛是完全为了罗睺,但罗睺不可能接受。

    为了自己的王的利益却必须实质上背叛自己的王。

    “婆稚……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舍摩黎叹息道。

    “婆稚……你在归墟,究竟知道了什么秘密?为什么和尸魔道主合作?为什么最后找到了我?为什么向冥河屈服?”舍摩黎想起婆稚王最后被血海淹没时,联系其手中一系列线索,发现了惊天大秘,推翻原来的一切计划,向冥河屈服,获得复活的可能。

    最后和潜藏在自己部下中的尸魔道主达成合作协议。

    甚至留下遗言,托付了遗体给自己,然后制定了假计划,在血海中托起一片净土……现在自己依照遗言,将尸体交给罗睺,果然换来了婆稚生前许下的条件。

    婆雅莫错知道的那些东西,都是婆雅稚故意留下的线索。

    为什么尸魔道主能得手,为什么那个计划实际上是进入归墟最深处,进入时间尽头和大罗天的方法?

    因为婆雅稚真正的计划,真正的关键,是他留下的尸体。

    婆雅稚的尸体来到罗睺面前,就能被罗睺复活,这才是他计划的开始……而真正执行计划的人,却是两个明面上的‘死敌’,潜伏在阿修罗余孽无量量劫的尸魔道主,和阿修罗的叛徒舍摩黎王。

    这个计划,甚至得到了将罗睺封印起来的冥河的许可。

    这才是真正能骗得过大罗的计划,这才是真正能转移盯着罗睺余孽的大罗视线,瞒天过海的计谋。

    婆雅摸错和那群罗睺余孽才是转移视线的弃子……真正的关键,从来都是婆雅摸错的尸体,谁能想到在罗睺余孽完全失败,被擒的擒,杀的杀,罗睺余孽烟消云散之后,真正重要的关键,被婆雅稚的敌人亲手送到了罗睺面前?

    冥河的参与骗过了太多人。

    因为这个计划,必须有冥河帮助遮掩,才有成功的可能。

    但谁能想象,封印了罗睺,本应该是罗睺余孽最可怕的敌人的冥河,会帮助罗睺余孽骗过所有人的视线?

    婆雅稚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去做冥河的棋子。

    不要害怕被利用……应该害怕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婆稚

    ……………………

    老僧无明站在那片封锁了时间长河的剑光前,叹息道:“群魔乱舞,大家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啊!”龙族的大罗默然无语……九尾交缠,四臂遮天,无法形容的黑暗星中间,那无光的所在,婆雅稚突然睁开了眼睛!他面对着罗睺单膝跪下道:“我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