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鲨鱼禅师

第十三章 无道

    北地客舍鲜有用棕绷大床,因为造价昂贵,而且北地棕丝产量极低,高产地无一例外都在南方。

    所以北地能够用得起棕绳的,大多都是有点余钱的人家,棕绷大床更是北地大族给女儿家的福利。至于客舍中的上房铺设棕绷大床,那就更是正宗豪门,因为豪门无所谓价钱不价钱。

    棕绷大床有个特点就是透气、耐潮,而且绝对不会发霉,千几百年都没有替代物,是唯一有这种特性的天然纤维。

    制作精良的棕绷大床,躺在上面不会觉得背脊难受,既有弹性,又给腰背支撑,铺设一床棉被,可以说相当舒服。

    张沧双眼无神地看着蚊帐顶,整个人久久无语,像一条死狗一样,就这样一动不动着,若非呼吸很有节奏,俨然跟死了一般。

    怎么都没想明白……邪火上来怎么就压不住。

    略微眼神下移,看着伏在自己身上已经入睡的温七娘,张沧内心闪过一个念头,想把她直接甩到一边去,可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干。

    内心微微一叹,心想着这要是传回武汉,亲爹的表情大概会很丰富。

    挂在不远处衣架上的怀表开合着,这光景,已经是早上四点多,张沧内心有些煎熬:这日娘的天怎么还不亮。

    “呼……”

    胸膛上睡得正好的温七娘大约是做了个好梦,竟是又露出了一个窃喜的笑容,旋即又平静下来,发丝乱糟糟地散开,时不时咂吧一下嘴,似是在回味什么。

    “嗯……”

    长长地一声鼻音,张沧以为她会醒来,结果只是左脸压麻了之后换成右脸,依然趴在他的胸口,睡得很是安逸。

    脑子里一团混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开始琢磨着利弊。

    “温氏女郎,还是嫡女……娶她有利有弊,只是既有雄心壮志,温室女郎还是差了些许。”

    并非是张沧狼心狗肺拔鸟无情,从太极宫出来,跟自己外祖父告别之后,他已经有了大概的规划。

    从亲爹那里借力,但这个力有多大,张沧可以预计。因为不管是他还是张沔,以及张鄂、张幽还是说张辽……只要他爹张德没死,没有谁可以特殊,没有谁可以独一无二。

    所以,抛开张德的力量,张沧判断自己绝对可以借用的力量,就是母亲和老阿公。

    尤其是老阿公,对他寄予厚望,这一点,他能感觉到,而且是强烈地感觉到。

    阿公对父亲相当的失望,于是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而阿公背后的力量,看似都是江湖儿,却也不是那么简单。前隋先登猛士,岂是寻常泛泛。

    “母亲大概更爱大人一些。”

    不由地念叨出了声,张沧的判断是深刻观察过的。在儿子和丈夫之间,李芷儿可以为了张沧发狂暴怒,但儿子和丈夫只能二选一,或许大多数的母亲会选择儿子,但李芷儿不会。

    有些念头,张沧掩埋起来,江阴老家的底蕴,他能借用母亲之手,略微调动些许出来,就已经很好。

    财侣法地……他唯一的短板,就是“侣”,在太极宫时,张沧就有了想法,而且他并非没有目标,长孙尉迟、房谋杜断,只这四家,才是他的择偶选择。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而自己的历练还是欠缺了许多,本该杀伐果决的时刻,竟然为良心节操所左右。

    至于身上趴着的这个“浪荡”少女,也不知道该说是意外还是活该。

    “唉……”

    屋子内外静谧幽暗,唯有张沧一声叹息,让整个幽寂的环境,带着一点诡异的人味。

    轻轻地将手掌拍在温柔的背上,软绵又带着弹性,和那些身体柴瘦的少女不同,营养丰富又养尊处优的温氏女郎更加丰腴一些。薄毯之下,手感好到炸裂,让张沧再度有了点迷乱,情不自禁地为欲望驱使。

    强行镇定下来,张沧这才暗暗想着:这小娘也不知是怎地,竟是个“花痴”,若她愿意,便偷偷带她去江阴算了。

    别看温七娘看着娇小,却也份量不轻,压在张沧身上许久,饶是他身体强壮,大半夜下来,也是吃不消。

    双手轻轻地扶着她的腰肢,美妙手感再度传来,张沧差点叫出声来,腰肢之下,温七娘是跨坐的姿态,就这么上半身全部压着张沧。

    “张郎……嗯……不睡么……”

    迷迷糊糊地,温柔睡眼惺忪,带着点呓语说话,脑子显然也不是清醒的。

    趴着睡久了,身上也会麻,双手略微支撑了一下,大概是没撑起来,索性又直接伏了下去,像一条毛虫,弓着身子向下一滑,接着整个人又是一趴,再一弓,再一趴……正要翻身躺着睡,却是一个激灵,似是清醒过来。

    “张郎……你醒啦。”

    “嗯。”

    黑暗中,互相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是身体的变化,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温柔轻轻地咬着嘴唇,有些羞涩,但是更多的是兴奋,她极为中意这个男人,内心迷乱到爱极了他。

    此时,察觉到身体的变化,她的腰肢便尝试地扭动了一下,轻微地接触,上半身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趴着,只是张沧片刻就身躯一颤,感觉到腹部似乎湿漉漉的。

    她在舔他的腹肌!

    舌尖儿小小却灵活,像是个古灵精怪的虫子,爬来爬去,扭来扭曲。腰肢轻轻一动,微微的声响响起,像是浓稠的米粥缓慢地倒了出来,黏连却又爽滑……

    “柔娘,你……”

    正要说话,一只小手摸上来,遮住了他的嘴。感觉到一条湿漉漉的灵巧舌头从腹部舔到了胸口,熟悉又好闻的气味再度传来,温热的娇躯贴合胸前。这一刻,张沧猛地坐了起来,背靠着床头,搂着温柔,而温柔跨坐在他的腰上。

    哪怕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张沧和温柔都清楚,他们正四目相对,互相就这么炽烈而持久地看着。

    看也看不清,但仿佛就能感受到对方灼热的目光。

    曼妙的腰肢又一次轻微耸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目标,感受到最直接的身体变化,终于缓缓地坐了下去。

    “呵……”

    紧紧地搂着张沧的脖颈,温柔一动也不想动,只是搂着,沉迷在这种甜蜜幸福之中,任由张沧作弄着她。

    嘎吱嘎吱嘎吱……

    天未亮,夜还深,棕绷大床特有的动静,再度在迷乱的庭院中响起。

    凌晨四点,自有一番韵味。

    也不知道在温七娘身上发泄了多久,云雨休歇,一睡再醒,已经是午后辰光。

    两人醒来之后,互相依偎,一言不发地就这么睁着眼睛发呆,只是神情都是恬然安逸,显然是在享受这种无人打扰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