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公子許

第三十九章 绝境

    夜色之中的山脉仿若蛰伏的巨兽,沉默而雄壮。

    倒得山脚之下,巍峨的山脉遮挡住北方吹来的寒风,使得地上的积雪更厚一些,气温也不似旷野之上那么刺骨。

    正是巍峨雄壮的银山山脉将寒冷挡在北方,孕育了敕勒川肥美的土地、充沛的河流,使其成为草原民族梦寐以求的牧场,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雄主,都将统治敕勒川视为至高无上的荣耀。

    广袤的敕勒川已然甩在身后,白道口就在眼前,只要穿越过去,便是薛延陀人祖祖辈辈繁衍的漠北。

    然而咫尺之遥,却让咄摩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太安静了!

    山口下,咄摩支骑在马上,耳中唯有周围战马蹄子踏在雪地上的声音,甚至连战马的喘息都听得清清楚楚,而前方山口之上的营地里,却是声息全无,一片静谧。

    这太不同寻常了。

    “没有斥候前来接应?”

    咄摩支压制着心中惶恐,扭头问身边的另一个渠帅。

    “没有,非但没有我们的斥候前来接应,就连咱们派出去的斥候,都一去不回,杳无音讯。”

    那渠帅皱着眉头,也意识到了不妙。

    咄摩支嘴角抽搐一下,看向山口的眼神很是阴郁。

    坏事了……

    难道是唐军迂回在自己前头看来白道口歼灭了薛延陀的驻军,意欲堵住自己的退路?

    若是这般,那麻烦大了。

    回家之路被唐军堵住,让他们这些薛延陀骑兵插上翅膀飞跃雄壮的阴山吗?

    深深吸了口气,咄摩支下令:“派出一队骑兵,冲上去!”

    这是目前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也别做什么试探了,若是山口处薛延陀的驻军因为睡着了而没有派人前来接应,咄摩支会立即砍下他的脑袋,作为自己惊吓的补偿。

    若是山口已然被唐军占领……

    没什么说的,只能强攻。

    攻下来自然皆大欢喜,大家策马奔腾一路回家;攻不下来,那就完蛋了。

    敕勒川虽然水草肥美,但那是指在夏天的时候,如今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整个敕勒川一个牧人都看不见,几乎全都缩在定襄城里,没有牧人自然就无法去抢夺食物,让他这一支军队如何活下去?

    白道无法通行,想要返回漠北就只能绕过这一段叫做大青山的阴山山脉,而想要绕过横亘天地之间的阴山,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飘荡在荒无人烟的敕勒川上、阴山脚下,这些薛延陀战士都得被冻成人棍,无一生还……

    若是那样,还不如干脆死战白道口,起码干脆一点,不用遭罪。

    “诺!”

    身边的渠帅得令,当即策马而出,率领麾下兵马沿着一条山路,向着山口冲了上去。

    都是跟随夷男可汗东征西讨的将领,这些渠帅自然不是傻子,也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战马渐渐提速,马蹄踏着冰雪的声音在夜色之下格外清晰。

    同时,弓弦震响,箭矢穿过空气的声音也格外清晰……

    距离山口一箭之地,薛延陀骑兵便遭遇到了箭雨射击。

    暴雨一般的箭矢从山口腾空而起,倾泻而下,狠狠的扎进这一对薛延陀骑兵的阵中。虽然都小心翼翼防备着敌人的袭击,但是唐军的箭矢着实太过锋锐,缺少铁甲护具的薛延陀骑兵纷纷中箭,哀嚎坠马。

    其余人等赶紧调转马头,返回山口之下。

    事情已经清楚了,山口早已落入唐人手中……

    夜色之下,所有薛延陀战士都沉默着,紧紧握着手里的马鞭、兵刃,无比幽怨的看着咫尺之遥的白道口。

    回家的路,被唐人堵住了……

    咄摩支一口牙都快咬碎了,他实在是料不到,唐军居然舍弃了定襄城,悍然绕过行军缓慢的自己,事先突袭了白道口。

    若是早知如此,那还不如干脆攻占了定襄城,起码据城而守,等到大度设回来的时候合兵一处,早去琢磨是强行攻略白道口,还是死守定襄城,再派出使者跟唐军谈判。

    可是现在再回头……

    谁知道马邑城的唐军是不是已经赶往定襄,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自己在白道口铩羽而归,一头扎进他们的口袋里?

    临阵对敌,最忌犹豫不决,要当机立断。

    “诸位,跟我冲上去!”

    咄摩支很果敢,紧了紧披风,将长矛拎在手里,大声道。

    身旁的渠帅却有些犹豫:“唐军善守,此刻占据了白道口,有地势之利,若是强攻,怕是损兵折将。”

    咄摩支怒道:“唐军绕过我们赶在前头,必然轻装上阵,没有重装备支撑,何必怕他?眼下乃是生死之间,要么突破唐军攻占白道口,要么吾等便只能游荡在敕勒川上,绕过阴山才能回到漠北,如何取舍,何须争执?”

    大度设深入唐境追杀突厥人,无论唐军是否敢于同大度设开战,都必须调派重兵严加防范,谁知道大度设杀得狠了,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攻打马邑甚至是雁门关?

    马邑作为大唐边镇,是必定要留守驻军的。

    再加上为了防止他咄摩支回头,定襄城此刻想必也有唐军入驻……这么算下来,唐军两个卫加上边军总计不过十万出头的兵力,分别驻扎,已然捉襟见肘,那么眼前这一支突袭白道口的军队,顶了天也不过万八千人。

    若是被这万八千人吓得破了胆,不敢强攻最终导致全军覆灭,他咄摩支死都不甘心!

    无论如何,强攻是必须的。

    那渠帅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命令下达,全军都将携带的营帐辎重抛弃,轻装简从,迅速集合。

    “冲上去!杀光唐军,吾带领尔等回家!”

    咄摩支大吼一声,跃马横矛,当先向着山口冲去。

    身后的薛延陀骑兵亦是悍不畏死,追随着咄摩支的身影,潮水一般向着山口涌过去!

    *****

    唐军这边,所有兵将早已严阵以待。

    薛仁贵顶盔掼甲,端坐马上,鸟翅环得胜钩上挂着凤翅鎏金镗,一张方脸面色肃穆,双目炯炯,盯着扑面而来的薛延陀骑兵。

    马蹄轰鸣,敌人甫一抵达,便展开冲锋。

    薛仁贵暗暗颔首,这咄摩支倒是薛延陀少有的名将,且不论排兵布阵的水准如何,单单是这份顷刻之间便做出取舍的果决,便少有人及。

    只不过,想要以优势兵力打我一个立足未稳?

    想滴美……

    薛仁贵俊朗的面容露出一抹冷笑。

    今天得给你们见识见识新鲜玩意儿……

    在马上高高举起手:“弓弩手,放!”

    “蓬!”

    弓弦震动,自唐军阵中腾起一蓬箭雨,兜头盖脸的冲着薛延陀骑兵射去。

    “噗噗噗”

    尖锐的三棱箭簇轻易的撕碎薛延陀骑兵身上的革甲,狠狠的扎进肉里,中箭着悲呼惨嚎,纷纷坠马。

    连续三轮箭雨,薛延陀骑兵的阵势已然散乱,不复惊天动地之威势。

    古往今来,胡族骑兵固然占据着机动力的优势,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总是能够掌握战争的主动权。但是缺少铁甲无法抵御弓弩的攒射,祖祖辈辈吃够了汉人弓弩的苦头,使得他们一见到汉人的弓弩便头皮发麻,再是勇敢的战士也不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抵挡锋锐的箭簇,避之唯恐不及。

    此刻面对唐军杀伤力强大的弓弩,硬着头皮冒着漫天的箭矢发起冲锋,士气全无。

    不过弓弩的杀伤力固然强大,但缺点也很是明显,一欸两军接阵,那便全无用处。

    除非展开无差别的射击,无分敌我,一律射杀……

    面对漫天箭矢,薛延陀骑兵自发的散开队形,待到接近唐军阵地,再缓缓靠拢,排山倒海一般冲锋起来!

    “随吾迎战!”

    薛仁贵大喝一声,手里拎着一杆火枪,一夹马腹,胯下战马长嘶一声,向着冲锋而来的敌军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