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寻宝全世界 行走的驴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疯狂的开价

    “嚯!“

    叶天表情夸张地惊呼了一声,随即开着玩笑说道:

    “条件随便我开,我没听错吧?马丁内兹,你们卢浮宫可真够下本的,如果我选择与你们进行交易,卢浮宫真能接受我开出的条件吗?“

    听到这话,马丁内兹脸上立刻闪过一片狂喜之色,直播端的卢浮宫其他人也都一样,一个个都喜形于色,满怀期待!

    与他们相反,梵蒂冈一众人等却脸色大变,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充满担忧之色,也非常愤怒!

    “说说你的条件吧,斯蒂文,我洗耳恭听,如果你开出的条件不是太离谱,我们卢浮宫非常乐意跟你交易,留下这幅《哀悼基督》。

    众所周知,米开朗基罗留存于世的作品,主要是雕塑作品和大型壁画、还有一些手稿草图,油画类作品少之又少,一共也没几幅。

    他的每一幅油画都堪称无价之宝,可遇而不可求,而这又是一幅米开朗基罗在艺术生涯巅峰期创作的《哀悼基督》,意义极为特殊。

    今天既然让我碰上了这幅米开朗基罗的杰出作品,那就不能错过,否则我就不配做卢浮宫的馆长,我们卢浮宫需要这幅旷世之作!“

    马丁内兹激动不已地说道,语气无比坚定,眼神炙热的都快燃烧起来了。

    他这边话音刚落,远在梵蒂冈的一个办公室里,立刻爆出了一阵愤怒的嘶吼声。

    “去死吧!你这个法国混蛋,我们更需要这幅《哀悼基督》,那是属于我们梵蒂冈的艺术珍品,谁他么也别想夺走!“

    叶天假作沉吟思考了一番,然后微笑着说道:

    “你说的没错,马丁内兹,在文艺复兴美术三杰里,米开朗基罗流传于世的油画作品最少,只有寥寥几幅,每一幅都堪称无价之宝!

    既然你们卢浮宫有意与我进行交易,那咱们就讨论一下这幅《哀悼基督》的价值,然后你们再听听我开出的条件,看是否能达成一致。

    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米开朗基罗的油画几十上百年才能出现一次,可供参考的样本不多,而且由于年代原因,参考的意义也不大!

    最近的一次,就是2010年在纽约布鲁克林发现的那幅《圣母怜子图》,那幅画作同样是米开朗基罗的巅峰期作品,创作于1545年。

    众所周知,《圣母怜子图》和《哀悼基督》取材于同一主题,都是基督耶稣被钉死之后,圣母玛利亚怀抱他的尸体痛苦不已的情景。

    但是,这两幅画作的表述方式却有所不同,准确点说,纽约布鲁克林发现的《圣母怜子图》,更应该被称作是《科隆纳圣母怜子图》。

    那幅《圣母怜子图》先后更换了很多位主人,其中有两位罗马红衣主教、德国的世袭贵族,最后又辗转流落到了美国,差点就此消失。

    2010年,《圣母怜子图》被发现、并确定是米开朗基罗的真迹之后,立刻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当时艺术界给出保守估值是三亿美元!

    那可是2010年,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以及这些年来古董艺术品市场持续火爆的行情,三亿美元这个估值肯定早就被突破了。

    你我都很清楚,《圣母怜子图》的三亿美元估值非常保守,如果将那幅油画送上拍卖会,拍出五亿美元天价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考虑到圣彼得大教堂那尊同名雕塑的存在,《哀悼基督》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显然要比《圣母怜子图》大很多,顺理成章,价值也高出不少。

    我可以退让一步,咱们就以五亿美元的估值为基础,来谈这笔艺术品交易,你们卢浮宫可以出资五亿美元,收购这幅米开朗基罗的杰作。

    如果卢浮宫采购顶级艺术品的资金不足,拿不出这么多钱来,那么也可以用馆藏古董艺术品达进行交易,那就要看我喜欢什么了!“

    听着叶天这番话,马丁内兹的脸色黑一阵白一阵的、急剧发生着变化,别提多难看了,眼神里充满了愤怒,都快往外喷火了!

    而此时的直播端,已经彻底沸腾了。

    “天呐!五亿美元,我没听错吧?斯蒂文这混蛋真是贪婪到了极点,说他是狮子大开口都客气了,这简直就是鲸吞啊!“

    “我发誓!斯蒂文绝对是老子这辈子所见过最贪婪的一个混蛋,他的胃口实在太恐怖了,这是摆明车马要狠宰卢浮宫一刀啊!”

    一片惊呼声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天、满眼的不可思议、同时也羡慕的几近疯狂!

    米开朗基罗那幅《哀悼基督》为什么不是我的?如果那幅画属于我,老子就发了,一辈子混吃等死都够了!

    马丁内兹强行压下了胸中沸腾的怒火、以及冲上去暴揍叶天一顿的冲动,面沉似水地说道:

    “五亿美元!你也真敢开口,斯蒂文,不得不说,你这混蛋再一次刷新了我对贪婪的认知,我真没见过比你更加贪婪的家伙!”

    “哈哈哈,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叶天大笑着说道,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表现。

    旁边的沃克和米勒、以及上面客厅里的贝蒂她们,也全都笑了起来。

    其余那些家伙,比如美国驻法大使佩里、法国律师安托万等人,以及直播端无数观众,则都无奈地苦笑不已!

    斯蒂文这货真是没治了,不但无比贪婪,而且脸皮极厚,子弹恐怕都打不穿!

    马丁内兹能怎么办?他只能苦笑着摇头,然后继续接着说道:

    “我们卢浮宫没有那么多购置顶级艺术品的资金,如果我们拿出五亿美元收购这幅《哀悼基督》,接下来几年就揭不开锅了!

    出资购买看来是没戏了,只能用馆藏艺术品进行交换了,说说看吧,你都看上那些古董艺术品了,看看是否有进行交易的可能!“

    “这就对了,马丁内兹,这才是做生意的正确态度,不能因为一笔艺术品交易,就破坏了咱们之间的朋友情谊不是!”

    叶天开着玩笑说道,表情非常轻松,也非常欠揍。

    “朋友情谊?少他么扯淡了,谁跟你这贪婪至极的混蛋是朋友“

    马丁内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暗自吐槽不已!

    稍顿一下,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你也知道,马丁内兹,我是一名无神论者,不是很喜欢涉及各种宗教题材的艺术品,比如大多数古典主义油画和雕塑。

    相比而言,我更加喜欢十九世纪以后的浪漫主义、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写实主义等艺术流派,喜欢这些类型的艺术品。

    如果咱们进行交易,我希望得到以下这些画作,莫奈的《睡莲》、米勒的《晚钟》、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女神引导人民》,……“

    叶天正准备继续往下罗列,却被马丁内兹粗暴地打断了。

    “想都别想!斯蒂文,这些顶级艺术品你一件都别想得到,你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纯属白日做梦!“

    很显然,马丁内兹已经有点气急败坏了。

    直播端几乎所有人都被再次惊着,一个个双眼瞪得溜圆,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尤其卢浮宫那些家伙、以及法国古董艺术品收藏领域的很多专业人士,更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鼻孔里直往外冒烟!

    与他们不同,叶天脸上却始终洋溢着灿烂的微笑。

    “稍安勿躁,马丁内兹,没必要这么生气,你们想要米开朗基罗的《哀悼基督》,却又不想付出代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看来这笔艺术品交易是不可能达成了,咱们也没必要继续往下谈了,免得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那就得不偿失了,又何必呢!

    这里还有很多密封的木板箱,里面很可能还有大批顶级古董艺术品,说不定就会出现让你心动的宝贝,那时咱们再谈交易!“

    说着,叶天就伸手指了指摆放在地板上的那些箱子。

    马丁内兹把涌到嗓子眼的那口老血强行咽了回去,然后点头苦笑着说道:

    “好吧,咱们继续探索,希望能有所发现,我真替拿破仑感到不值,他费尽心思隐藏了这么多宝贝,却白白便宜了你这混蛋!”

    “哈哈哈,谁让我幸运呢!”

    大笑声中,叶天已迈步走向了那些密封着的木板箱。

    走到距离最近的木板箱前站定,叶天快速扫视了一下这些尘封二百多年的箱子,然后开着玩笑说道:

    “咱们已经看到了拉斐尔、看到了米开朗基罗,文艺复兴美术三杰就剩达芬奇没有出现了,如果再能发现一幅达芬奇的作品,那就太完美了!

    拿破仑当年君临意大利,带领大军洗劫米兰时,为什么只带走了达芬奇的《岩间圣母》和其它几幅著名画作,却没有把《最后的晚餐》抢来?

    如果他当初将《最后的晚餐》也从米兰圣玛利亚感恩教堂抢走,那么时至今日,《最后的晚餐》说不定就隐藏在这个地下密室里,……“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米兰整座城市已经彻底沸腾了,疯狂的咒骂声响彻了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