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城头舌战呛慕容

    城中的战士们,无论是北府兵还是天师道弟子,全都热血上涌,忘乎所以地举起兵刃,齐声大吼:“杀贼,战,战,战!”

    两千多个嗓子齐齐吼出来的声音,伴随着他们有节奏地军靴踏地,以剑槊击盾击甲的声音,响彻云宵,声势甚至压过了刚才燕军投石时的呼啸之声,而这些怒吼声中伴随的强烈杀气,更是让身经百战的那些西燕军士人为之色变。

    慕容永的声音冷冷地从城外响起:“刘裕,不用在这里鼓动人心,让你的手下卖命了,在长安,你就夹着尾巴逃走了,难道这次还想故技重演吗?”

    刘裕回过了头,只见慕容永一身重甲,把全身上下护了个严严实实,在二十多个持着大盾的护卫们的簇拥之下,从军阵之中,缓步而出,刚才有些为之气夺的燕军将士,一看本方的主帅敢于出阵,又多少恢复了士气,慕容永所过之处,一片山呼海啸的鲜卑语声的“万岁,万岁”,不绝于耳。

    刘裕也以鲜卑语回话,中气十足,让两军阵前每个西燕军士都听得清清楚楚:“慕容永,你休要在这里造谣生事,我离开长安是因为我取得了苻坚的玉玺,完成了任务,自然要回去复命,我是晋将,并非秦军将领,守长安并不是我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怎么能说得上是临阵脱逃?倒是你,在大宁城连夜扔下五千精锐的手下,包括你几十年的老弟兄韩延,要说夹着尾巴逃跑,你慕容永才是世上的长跑冠军哪。”

    慕容永本想逞口舌之利,却是一下给刘裕反压了下去,他眼珠子一道,冷笑道:“你也好意思。大宁城不敢出来应战,当缩头乌龟,把拓跋部的女人拿出来让我军将士享用,然后再趁夜偷袭,如此不要脸的事情,只有你刘裕才做得出来,不过我的兄弟们做鬼也风流,倒是你们,在这小城之中,连女人也没有,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个死法!”

    刘裕冷冷地说道:“大宁城之战,是魏主拓跋珪的设计,与我无关,但不管他用什么手段,你都是扔下将士连夜逃跑了,这才让你留得一命,慕容永,你素无信义,只崇尚暴力,多次弑君背主,又纵兵屠掠百姓,罪大恶极,天理难容,这一回,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

    慕容永哈哈一笑:“你既然这么硬气,这么有本事,缩城里做什么,敢出来与我一战吗?刘裕,现在你也就剩下一张嘴了,本以为你还算条好汉,敢堂堂正正地打个痛快,没想到除了阴谋诡计,也不剩下什么。”

    刘裕微微一笑:“慕容永,在淝水的时候,我的兄弟们也不过数千人,连百万秦军也不怕,今天又怎么会怕你?只不过你的人马还没到齐,还有援军在路上,我在这里把你们一锅端了,也省得到并州千里迢迢地再找你算账,等你的手下全到齐了,你看我会不会跟你决战。”

    慕容永的脸色一变,讶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调援军?”他一时惊异,脱口而出,刚说出去,就发觉自己犯了个错,马上收声,却哪还来得及。

    刘裕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过,作为领兵之人,如果敌军的心思都猜不到,那还打什么仗,你大军前来,却连折两阵,损失高达七千精兵,现在士气低落,若不是调援军前来,岂敢再战?慕容永,你今天前来示威,就是想激我军群情激愤,出城与你决战,在这平原之上,你可以发挥你的甲骑俱装的优势,一口把我们吃掉,如果将士因愠攻战,就会上了你的贼当,这点心思,在我面前就别耍了吧。”

    慕容永给刘裕一语说中了心中的盘算,咬牙切齿地骂道:“刘裕,你嘴上逞能又有何用,不过是给你不敢出城决战找借口罢了,你在这小小的金墉城里,兵马不过两千,我这数万大军,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一人扔块石头,都能砸死你一群人,反正你有本事最后能逃命,只是你的这些手下,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刘裕哈哈一笑:“慕容永,我的兄弟们不是北府老兄弟,就是天师道友,个个都是视死如归的好汉,明知入城危险,仍然义无反顾,这种同生共死的兄弟之谊,岂是你能挑拨的了?”

    慕容永“嘿嘿”一笑,突然改用汉语大声道:“城里的人听着,刘裕是在利用你们,想拖到援军前来,给自己捞取军功罢了,这种事情他这几年一直在做,你们若是识相,就不应该为他而冒险,你们千里而来,甚至不被你们晋国朝廷所承认,打胜了也没有封赏,何苦卖命?若有人能迷途知返,持刘裕的首级来归降,大燕必然会封候拜相,赏金万两,就算封王,也不在话下!”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慕容永,你有在这里吹大气的功夫,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我的兄弟跟我是过命的交情,我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会起异心,因为我们很团结,打仗也不为富贵前程,纯粹就是要重新为我们北府战士正名而已,至于天师道的兄弟,是为了给这些你们所屠杀的百姓复仇,他们本就是中原人士,你们杀害的,就是他们的父母亲人,又有谁会去做亲痛仇快的事?!”

    “倒是你的部下,一半多都是被你打败收编的前秦降军,只怕你才是晚上睡不着觉,时刻担心降兵们要刺杀你的人吧。”

    说到这里,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大声道:“城外的西燕军士们听好了,有得慕容永首级者,大晋必然会封爵赐田,给你们富贵的。”

    慕容永冷笑道:“你这开价太低,没人愿意听你的。”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没办法,谁叫你只值这个价呢?不能再多了。这个价,可比跟着你成了死鬼,最后成为别人的军功要来的好。”

    手机端м.ōm无广告xīn81zhōngwénxiǎoshuō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