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黎明C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失落的试炼

    询问别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特别是询问一个语无伦次的疯子更让人头疼,因为你根本就没法知道一个疯子的脑回路和逻辑都会想些什么,所以询问者往往不得不依靠主观的判断去拼凑一个疯狂者的碎片化语言叙述,然后半猜半验证的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而现在朋克对肯提安努的询问就是如此。

    “我?我的工作?哦,对了,我当然有着自己的工作,你看的出来不是吗?我是一个不擅长战斗的法师,所以我在这座不眠瞩目者之城上的工作是整理能量法阵运转数据并定期汇报,然后……然后……对了,这不是我最重要的工作,我还有更需要上心的事情,我还得完成多劳什阁下的“试炼”策划宣传呢?我们需要让足够多的强者知道并主动参加试炼对不对?这样大奥师阁下才会满意,是的,我需要策划好这些,克劳斯先生曾经和我说过…………”

    “好了,停下停下,现在说说你口中的“试炼”是怎么回事儿?这件事情是大奥师多劳什的命令吗”?

    听着肯提安努语无伦次的混乱话语,喜欢逻辑思考的朋克只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头疼。

    先不说疯癫法师这种说话方式上言不接下语,单单是他说出来的事情就十分模棱两可。

    什么叫做“更重要的工作”?什么是“大奥师的试炼宣传”?难道在多劳什带军出征的那段时间里半机械之月上还在举行什么奇奇怪怪的活动吗?

    还好,也许是因为这份工作确实重要,也许是因为急于知道妻子情况的信念正在驱使,所以猛然摇了摇头的肯提安努并没有继续胡言乱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见他在听到辉月法师的疑问后便很自然的张口解释道:

    “哈,你一定是从比伦罗那边过来的人,你还不知道我们的神座大奥师先生正在公开招收学徒的事情吧?在带领第三集团军出征之前,多劳什阁下曾经说过他打算胜利归来之后就开始教导自己的第三百六十一批次学徒,为了招收到真正有天赋、有资质的传奇职业者成为学徒,多劳什先生在十六个作为主体交通要塞的不眠瞩目者之城中都投放了他亲手制作的试炼工具,任何传奇职业者都可以免费参加这次安全但有难度的试炼,只要通过试炼,克塔罗兰女士就会亲自出面带领通过者去面见伟大的神座大奥师阁下…………当然,每个人的试炼机会只有一次,像我这种没有通过的就不需要胡思乱想了”。

    “…………”

    果不其然呀!半机械之月上果不其然还有着更加奇特的秘密,比如这个古老无比的“试炼”就是其中之一。

    耐瑟瑞尔的时代的神座大奥师会收学徒吗?

    实际上在以前是不会的,在耐瑟瑞尔的巅峰时期一个个生活随心所欲的大奥师怎么可能抽出时间去教导什么学徒?人家都在忙着想方设法步入虚空呢?

    但是正所谓形势比人强,随着耐瑟瑞尔文明的战争愈演愈烈,随着费伦魔葵这种可怕生灵的强势入侵,即使是再如何自信满满的神座强者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终究有限的力量够不够用于危险的战争了,事实上一场非常宏大的“学徒浪潮”也就是在耐瑟瑞尔主力军团全军覆没之前开始兴起的。

    当然,虽然投入了巨大精力并发动了非常大量的宣传,但是实际上这个一度人尽皆知的“招收传奇学徒”行动根本就没来得及真正实行,因为随着耐瑟瑞尔文明的荣光渐渐熄灭,所谓的“后继有人”很快就成了无稽之谈,最后一位神座大奥师直到陨落战场也没有来得及教导成功哪怕一个学徒,跟随在数位大奥师身边的几百个批次精英人才更是无一例外全都沉没在了战争的汪洋之中…………

    在韦德拉夏的记忆中这一次虎头蛇尾的历史事件只不过是许许多多令人唏嘘和遗憾的“大事件”之一,除了稍作感慨以外说到底也没什么用处。

    不过朋克倒是确实没有想到大奥师们招收学徒的试炼居然是在一座座不眠瞩目者之城中展开的,而且………对于如今的两位辉月职业者而言,神座强者的学徒什么的根本一文不值,只有肯提安努所说的最后一两句话才最值得他们进行重视。

    没错,就是那句话“只要通过了招收学徒的试炼,克塔罗兰就会亲自出面带领试炼者去面见神座大奥师”?

    注意!是“亲自出面”!

    这岂不是说一直待在全封闭的中央大厅深处不出来的克塔罗兰现在有了必须离开安全居所自己走到敌人面前的可能了吗?这样的信息真可谓是给两个正烦恼于接近敌对目标的“不速之客”雪中送炭了。

    当然,仅凭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和韦德拉夏严重过时的记忆,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还不足为信,甚至就连肯提安努的出现本身都有可能是构装女皇精心策划的毒辣阴谋,所以即使意识到了某些至关重要的“要点”,但是谨慎的“毁灭低语”还是没有表露出任何喜悦的眼神,他只是继续面无表情的对肯提安努严肃说道:

    “既然你的工作是记录和策划,那么你一定有着查阅数据库和编辑资料的权限才对,现在我希望你可以带我们去亲自检阅那些信息…………你知道的,现在是战争状态,“卡特拉伦特议事厅的作风也总是那个样子,这都是工作的需要”。

    “哦,我知道我知道,就算实际上完全没有人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但是还是要做做样子对不对?我们这些搞后勤的施法者总是免不了遇到那些烦人的审查和检阅……当然我不是在说您,尊敬的先生,您和那些古板又守旧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咳咳,您是需要查询我的工作记录吗?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的办公地点就在这座邮寄中枢附近,我们这就乘坐“速能车”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