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伏天氏 净无痕

第九百七十七章 姜圣的局

    鳌奉目光凝视下方北冥族强者的陨落,看了一眼许彻寒。

    九州平静多年,本以为会在证圣之战圣贤榜大变,但今日这场战斗,怕是要让其提前了,比他晚一些时代的人物,已经走上了崛起之路。

    许彻寒在九州书院地位特殊,其名声不如童鹤以及林书白,如今迈入上品贤君境界的他,将于此战一鸣惊人。

    除许彻寒之外,还有不少人表现出非常强横的战斗力。

    不过,许彻寒杀死的那位北冥族强者身份可不一般,北冥族,怕是不会放过他了。

    狂风呼啸而至,一道道北冥族强者身影腾空,看向下方那具尸骨,苍穹之上,北冥圣君脸色阴沉如水,身上隐隐弥漫着强烈的杀念,那位被许彻寒杀死的人,乃是他的子嗣,将来有希望继承他衣钵的人物,却被许彻寒一掌毒死,身上披着的圣器铠甲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而来,遮天蔽日,将许彻寒以及小蝶封死在里面,北冥族强者尽皆背生双翼,身上有着邪恶气流流动着,犹如末日一般。

    小蝶脸色微有些变了,怎么会这样?他们并非是主要人物,为何会遭到大军围剿?莫非是因为那死去的人?

    她和师兄许彻寒一直随师尊姜圣在药园修行,对于外界之事不是太了解,更不会认识无尽之海的一位强者是什么身份。

    有道宫之人朝着这边杀过来想要帮忙,却见鳌奉挥了挥手,顿时许多海王宫强者截杀,不让人靠近,他不去动姜圣的弟子,但是北冥族的人要动,那就和他无关了。

    虽然无尽之海三大圣地结成同盟,但这些人谁能没有自己的心思?

    鳌奉所为,可谓非常阴险了。

    “他擅毒,不要近身,法术攻击。”一位北冥族的强者开口道,他的身上,有可怕的黑色闪电弥漫而出,这片空间乌云盖日,似要毁灭般,那股威压强盛到了极点,不仅仅是他,诸多北冥族强者皆都在上空释放规则法术,毁灭之威将许彻寒和小蝶彻底笼罩。

    小蝶脸色微有些苍白,却见许彻寒站在她上面,黑衣长袍猎猎,漆黑的眼瞳透着冰冷的杀念。

    他不明白师尊为何让他和小蝶帮助叶伏天参加这一战,但既然师尊下了命令他便会做。

    许彻寒也是世家出身,从小天赋异禀,父亲为世家之主,有着极高的声望,他母亲则是天之骄女,美丽贤淑,他生来便注定有着辉煌的前程,直到有一天,他的父亲被同宗兄弟下毒,她母亲被羞辱自尽,父亲拼尽最后一口气带着他逃了出去,去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山上,他至今依旧记得父亲跪在一座山上的草屋前叩首,直至毒发身亡。

    之后,他第一次见到了师尊,后来他才知道,师尊便是极负盛名的药圣、毒君。

    师尊问他修行药道还是毒术,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毒术,师尊还告诉他,若修行毒术,将承受万劫不复之痛,他依旧坚持。

    于是,许彻寒走上了一条炼毒之路,以身炼毒,将仇家全部毒杀。

    他冷酷不近人情,许多人称其为许大先生,他沉默寡言。

    世人皆知他为姜圣大弟子,但只有他自己明白师尊对他有多严厉、多冷酷,也许师尊眼里只有小蝶才是他唯一的弟子吧。

    世人称其为许大先生,哪怕是九州书院的名门弟子,都对他敬畏有加,但在内心深处,许彻寒是自卑的,尤其是面对师尊和小蝶的时候,更是如此。

    他知道师尊虽然也有毒君的称号,但师尊后来更喜欢药道,听说是师娘改变了师尊,所以当初他坚持选择修毒术,恐怕师尊就对他很不喜吧,谁会喜欢一个浑身都是毒的家伙?

    许彻寒印象最深刻的是师尊曾告诫过他,无论在什么时候,他可以死,小蝶不能有事,他当然懂,在师尊心中他这大弟子的分量从来就无法和小蝶相提并论,师尊是将小蝶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也许在师尊眼里,小蝶像师娘吧,他当然也知道师尊不允许任何人走近的屋子后院,有师娘的雕像。

    但他并不恨师尊,因为他也同样有一样的想法,他可以死,小蝶不能有事。

    这世间若是有人值得他用生命去守护,那么只有两个人,一个师尊,另一人便是小蝶。

    “小蝶,你护好自己不用理会战场。”许彻寒轻声说道,小蝶身体周围出现了一片如金属般锋利的彩蝶,将她包裹在里面,隐隐有圣器光芒闪耀,而许彻寒则一步走到她上空,为她挡住从天而降的攻击。

    宛若末日般的黑暗闪电劈杀而下,朝着许彻寒的身体劈去,许彻寒将小蝶护在下面,那双漆黑的眼瞳充满了杀念,虚空中的强者尽皆感觉到了一股腐蚀规则之力。

    “轰……”一道道黑色闪电劈杀而下冲入许彻寒的体内,许彻寒身躯震荡,随后却依旧稳稳的矗立于虚空,没有任何感觉般。

    “噗呲。”

    可怕的寒光斩杀而下,化作黑暗风暴,撕裂空间,许彻寒没有躲避,甚至迎着这股力量往上,任由所有的力量轰在他一人身上。

    还有风暴绕过他轰向小蝶身体,使得彩蝶光幕不断被撕碎,小蝶娇躯震荡。

    他们诧异的看了许彻寒一眼,这位许大先生的肉身也这么强?

    这种级别的攻击,贤者巅峰人物也要死吧。

    虚空中,有人身体被毒雾侵蚀,肌肤竟一点点的腐蚀,这毒术无法清除,渗入五脏六腑,侵蚀体内的一切生机,修为非顶尖贤者的话,很快便陨灭。

    “小心。”许多人身周布置规则光幕,更加狂暴的攻击疯狂垂落而下,许彻寒口中咳出鲜血,他低头看了一眼下方,只见小蝶身体被击飞,哪怕有圣器保护,依旧吐出鲜血,脸色苍白。

    许彻寒身形一闪,将小蝶护住,强大的攻击再次降临,他身躯连续震荡,口中鲜血不断流淌而出。

    “师兄,你不要管我,自己杀出去。”小蝶对着许彻寒轻声道,她当然知道,师兄是有实力杀出去的。

    她知道,这世间除了叶伏天之外,还有一人承受住了师尊的试药,那便是师兄,不过师兄试的药和叶伏天不一样,为叶伏天试药,是要锻造一具完美的肉身。

    但师兄试药,却是锻造一具毒躯。

    “他们都该死。”许彻寒轻声说道,英俊的容颜闪过冰冷至极的寒意,然而看向小蝶眼睛时又变得格外的温柔:“小蝶,用师尊教你的护住自己,不要被我毒气所伤。”

    “师兄,不要。”小蝶摇头,似乎意识到师兄要做什么,她那双纯美的眼眸中隐有泪水流淌,道:“老师说过,你会死的。”

    “师兄的命,不值得小蝶流泪。”许彻寒伸出手,似乎想要抚摸小蝶的脸,但犹豫了下便又收了回去,转身站了起来望向虚空。

    许彻寒此刻在想,他死了?老师的心会有一丝波澜吗?

    应该,不会吧。

    只要小蝶活着,他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许彻寒身体继续往上,似乎刻意离下面的小蝶远一些,担心他会毒伤到小蝶,规则法术不断轰杀而至,鲜血不断流淌而出,但许彻寒像是没有在意般,他承受过千万次的毒药浴,生不如死,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漠然的扫了一眼虚空诸人,许彻寒像是在看死人般。

    “解封。”他闭上眼睛,体内血脉翻滚,一缕缕可怕的黑雾从体内蔓延而出,朝着虚空延伸而去,他的血液似乎也融入了里面,黑屋宛若无尽的触手般,恐怖的毒气彻底的从他身上爆发,像是封印被解除了般,这一刻许彻寒的身体就像是容器,将容纳了数十年的毒气彻底的释放出来。

    在他身后出现了一尊伟岸的黑暗身躯,宛若一尊毒神般,漠视一切。

    这片天地化作了黑暗的世界,毒雾锁天,哪怕是规则法术防御力量都被一点点腐蚀。

    他们的精神意志力量变得麻木,像是要停止思考,随后一缕缕毒气钻入体内,浑身开始发黑,体内生机一点点的被抹除,这一刻,这片空间中不断有人的身体从虚空坠落而下,没有狂暴的攻击,却不停的有人陨落。

    许彻寒自己的面孔也泛着黑暗色泽,他眼眸没有任何的情感,但他站在这,便无人能靠近小蝶。

    “师兄。”小蝶美眸中泪水不断滑落而下,听到她的声音许彻寒笑了,有一滴泪从眼角滑过。

    他浑身是毒,早就不该在小蝶身边了。

    远处,叶伏天的身影一路杀伐朝着许彻寒和小蝶所在的方向杀了过来,显然看到了这边的情形,姜圣让许彻寒和小蝶助他,他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死。

    这片战场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包括夏圣和黎圣。

    “姜圣是真狠啊。”黎圣摇头道。

    “究竟怎么回事,姜圣怎么会让他两个弟子陷入这境地?”夏圣问道。

    姜圣一直在九州书院修行,黎圣自然是最了解姜圣的人。

    “许彻寒心中怕是认为姜圣一直将小蝶当做亲生女儿,因为像师娘,但他并不知道他自己像谁,在姜圣心中又是什么地位。”黎圣开口道。

    夏圣露出一抹异色,隐隐猜到了答案。

    “姜圣?”夏圣道。

    黎圣点头:“是啊,许彻寒,不正是年轻时候的姜圣他自己吗,对许彻寒狠,何尝不是对自己的狠。”

    “姜圣他想做什么?”夏圣问道。

    黎圣苦笑着摇头:“这一战若是道宫度过此劫,我辛辛苦苦将姜圣请去了九州书院,怕是便为那小子做了嫁衣了!”

    到了他这层次,谁不是人精,姜圣的局,许彻寒看不明白,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