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李闲鱼

1082章 翻牌之苦

    林石山的宝库打开了,里面储存的仙金、灵材和宝物数量惊人。不过比起地藏尊者的宝库却又差了许多,毕竟葬仙城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仅人口一项就没法跟地藏城相比。

    宁涛当仁不让的将林石山的宝库收归国库,并拿出一部分奖励了葬仙团的仙人仙武。一如唐子娴预料的那样,在前的面前个个都忠心耿耿。那几个被毒杀的头领则被说成了携带钱财宝物逃走了,葬仙团更是掀起了一片骂潮。

    洛仙被接了过来,顺理成章的成了葬仙团的仙长。

    宋轻音也过来了,宁涛打算让她成为城主。他就这么一个女弟子,有时候想不疼爱都不行。不过这种疼爱是师傅对弟子的疼爱,而不是男人对女人的疼爱。

    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

    他自己也不知道。

    宋轻音一来便收到了一个大礼包,宁涛让她亲自宣布免税一年,同时给那些困难仙民发放“扶贫”钱粮。一时间整个葬仙城中奔走相告,仙民们喜气洋洋。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天说黑就黑。

    城主府。

    “凤郎,你下面好了没有?我肚子都饿了。”不死火凰问。

    “马上就好了。”宁涛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餐厅里,唐子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了一句:“火凰妹妹,你在蓬莱仙岛上都吃些什么?”

    不死火凰说道:“一般吃火精晶,偶尔也吃海里的鱼,不过我不喜欢下水,遇到有大鱼游过就抓住吃掉。”

    “是生吃还是烤熟了吃?”唐子娴打破砂锅问到底。

    南门寻仙笑着说道:“子娴妹妹,这还用问吗?被火凰妹妹抓在手里,那就是等于烤熟了。”

    唐子娴的脸上一片骇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小声地道:“火凰妹妹,你温度那么高,随时还有可能放火出来,那你和夫君……”

    不死火凰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唐子娴这话问得不明不白,她想了一下才说道:“你想问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

    唐子娴有些尴尬,却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那个我问的是,夫君怎么和你……下蛋。”

    “那夫君是怎么跟你下蛋的?”不死火凰反问道。

    唐子娴:“……”

    南门寻干渴仙干咳了一声,这话题太污,她这样的冰清玉洁的仙女听不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宁涛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只食盘,瓷盘上放了三碗面。

    这可不是普通的三碗面,而是宁涛用灵材拔丝出来再配以灵泉烹饪出来的仙面。用来煮面的锅自然还是那仙界第一锅,仙食锅。所以,即便是不是火锅,却也不会比火锅差。一端上来就芬芳扑鼻,汤色澄清,一根根细细的仙面在灵汤之中宛如金丝菊的花瓣一般灿烂。

    三个女人的心思顿时被吸引了过去,那尴尬的话题也别忘记了。

    宁涛将食盘放在了桌上,然后一人面前放了一碗面,笑着说道:“你们尝尝为夫的手艺。”

    最先提出要吃面的唐子娴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仅仅一口便露出了陶醉的笑容,赞不绝口:“夫君,你下面太棒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

    不死火凰也不吝啬她的赞美:“凤郎,你下面真好吃,以后我天天要你下面给我吃。”

    “你下面堪称一绝。”南门寻仙也赞了一句。

    面对三个美娇妻的赞美,宁涛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可心里却是一片风中缭乱的感觉,她们的赞美总会让他产生一些奇思妙想。

    唐子娴一边吃着仙面,一边说道:“夫君,你怎么不吃?”

    宁涛笑了笑:“拔面丝的时候我吃了一点瓜果灵材,我肚子不饿,你们吃吧。”

    三个女人吃了面。

    餐厅里的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又到了仙王翻牌子的时候了。

    上次是各有暗示,还都让宋轻音来跟他说,这次她们似乎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宁涛,而这却是他最头痛的地方。

    “那个……你们先回屋去休息,我把碗筷收了就回来。”宁涛说,一边收拾碗筷。

    唐子娴笑盈盈地道:“那你回哪个屋?”

    “这个……”宁涛顿时被难住了,他的视线扫过三个女人,三个女人也都看着他。

    唐子娴的眼神,你不来我屋里我跟你没玩。

    南门寻仙的眼神,你不来我屋里我会伤心的。

    不死火凰的眼神,你是不是变心了?

    宁涛心中一声叹息,看来又只有使用分身术了。

    乘以三的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也就让她们觉得他虚了而已。

    门外忽然传来貔貅金藏的声音:“主人,不日公主求见。”

    宁涛乘机将碗放了下来:“你们先回屋吧,我出去看看轻音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走就走。

    他出了门,南门寻仙才低低的说了一句:“子娴妹妹,我们这样逼他……是不是不好?”

    唐子娴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狡猾的笑意:“就是要让他知道女人越多他的头就会越疼,不然家里还会添女人的。”

    这话,宁涛并没有听见。

    门外,宁涛见到了站在一只灯笼下的宋轻音。昏黄的灯光洒落在不日公主的身上,化形蛇蛇蜕炼制的紧身皮衣微微有点肉色的变色反应,以至于他第一眼瞅见的时候都怀疑她竟然以最坦荡的一面来见他,弄得他的三观差点碎掉在地上。

    “拜见师尊。”宋轻音说着就要拜下去。

    宁涛慌忙伸手扶住了她:“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不用多礼,叫声师父就好了。”

    “嗯。”宋轻音轻轻应了一声,脸颊微红。

    宁涛松开了她的胳膊,化形蛇蛇蜕法衣冰凉,别有一番滑腻的感觉。这种感觉冒出心头的时候,他幡然自省,女弟子不怎么正经,我这个师尊怎么也越来越不正经了?

    貔貅金藏早就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嗯咳。”宁涛摆出了为人师者的正经样子,“轻音,你有什么事吗?”

    宋轻音说道:“洛仙抓到了一个间隙,他正在军营里审问,他让我来找师尊,说是让师尊去看看。”

    宁涛说道:“他抓到了一个天人?”

    宋轻音说道:“不是,是一个仙武,大概也就元婴出窍的境界。”

    这个世界搞情报工作的人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元婴出窍,因为元婴无形,普通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走吧,去军营看看。”宁涛宁愿去军营也不愿意面对家里的三个美娇妻,他心里也有意见,为什么她们就不能在一起呢,非要他翻什么牌子。再说了,牌子是什么样的他都没有见过,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主人,我是……”貔貅金藏的声音。

    宁涛说道:“你就守在这里吧,要是你哪个主母出来问你,你就说我有紧急军情要处理,我军营了,待会儿回来。”

    “好的,我的主人。”貔貅金藏又蹲在了门口,大眼炯炯有神。

    结果宁涛和宋轻音一走,它又趴在了地上。

    上班而已,何必那么认真?

    路上,宋轻音问了一句:“师尊,三个师娘都安歇了吗?”

    宁涛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瞅了她一眼,心想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过面上却一本正经的样子:“嗯,你三个师娘用过晚餐就去睡了。”

    “哦。”宋轻音没话了,加快了脚步。

    宁涛落在了她的后面,不过他也乐意,化形蛇蛇蜕法衣的后面好看度并不低于正面。

    葬仙团的军营就在石林西边的边沿,出山谷的隘口城墙下,一部分是石柱建筑,一部分修建在山体之中。人大多住在石柱建筑之中,山体里面是器械库和军团的粮仓。军团里的仙人仙武其实大多住在葬仙城里,只是需要训练和出战的时候才会在军营里集结,而现在面对天人的骷髅团,葬仙团的仙人仙武正处在集结的状态下,都在军营之中。

    宁涛一入军营,军人里的仙人仙武顿时拜倒一大片。

    白日里采领了一笔不少的钱,这些仙人仙武的士气正旺。而且,宁涛出手阔绰,远不是林石山所能比拟的,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谁给的钱多,自然就愿意跟谁。

    宁涛说了一句“众卿平身”,跟着宋轻音进了一座石柱营房。

    洛仙正在用皮鞭抽打一个仙武,那家伙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了,哀嚎不止:“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打了……”

    洛仙又是一皮鞭抽了过去:“我什么都没问,你就要说,你是不是早就想好骗我的话了?”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那人只顾求饶。

    宁涛看得都有些无语,人家要招你都打,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另外,他听这人的声音有点熟悉,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想了起来。昨日他潜入城主府的时候,林石山正在跟一个人交谈,他因为担心被林石山发现,直接就去了地牢,并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脸庞,现在想起来,这人就是那个被林石山派去与天人商谈投降事宜的心腹。

    宋轻音咳嗽了一声。

    洛仙这才收起皮鞭,回头一看,见是宁涛,慌忙拜倒在地:“臣拜见陛下。”

    这货其实早就知道宁涛来了,只是一直在演戏挣表现。

    宁涛也假装不知道:“起来吧,审出什么了吗?”

    洛仙起身说道:“暂时还没有,臣接着用刑。”

    那被绑在柱子上的仙武抢着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