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五百五十六章 伊尔,起始的村庄

    浅金色的大眼睛有些呆呆的发愣,胳膊和双腿都相当瘦弱,身上黑色外套甚至可以把她裹住,

    她看着就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拿着串好烤鱼的树枝对着自己招手的青年,有些迷茫的不解。

    或许是因为生存的挣扎,举动和思考都远比她这个年纪同龄人应有的要成熟的很多,但即使这样,玲也实在不明白,

    为什么昨天只见了一面的人,不光好心的给了自己一整块可以吃饱的高档食物,这个时候还这么热情熟悉的和自己打着招呼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这个人今天的样子和昨天差距好大

    虽然这样或许很没礼貌,但是出于警惕,玲还是默默的站在原地没动。

    看到如同一只小动物一样没有接近的少女,方然看了看五六根插在地上的烤鱼,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

    于是他拿起一根烤的比较熟了的,缓缓的走到她身边蹲下,指了指这根又指了指那边还差在地上的,对着如同一只小野猫一样警惕的玲尽可能放慢语速的开口:

    “我拿这些和你换黑面包和果子好不好?”

    串在树枝上烤鱼的香气钻进鼻子里,刺激着胃里的食欲,浅金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方然手上的食物,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

    看了看他身后火堆旁剩下的,又看了看自己的家,没有说话,犹犹豫豫的弱弱点了一下头。

    “呐,给你。”

    方然把手上的那条塞到她手里,然后对着火堆的方向在背后轻轻的推了她一下,

    少女的身体纤细的不成样子,仿佛像棵柔弱的树苗一样。

    看着脚步仍旧有些犹豫的少女,方然微微出神,然后捡起了自己外套扔进黑匣,翻进了废墟,看着炉壁里那半块放了一晚上的黑面包和一小堆树果,

    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坐回火堆旁边,看着纤细的手指不敢直接抓,因为鱼肉的香味吃的有些急,但是因为太烫正小口小口哈着热气的玲,

    意大利秋季田野上的早晨,阳光温暖在她身上融化,让方然看的有些发呆。

    然后拿起自己手上的黑面包,哪怕是无论卖相还是触感都传来一股想和自己诺家手机一较高下的意思,方然还是用力的咬了一大口,

    然后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玲昨天吃着压缩饼干,会是一副美味的不得了的样子。

    我滴天,这真的是人吃的东西么!?

    呸,掺了木屑吧?

    心里翻着白眼想到,但是他还是一口一口的全部吃完,看到这时玲才小心翼翼的把鱼骨头缝隙之间的肉吃的干干净净,犹犹豫豫的正想把手伸向第二条,

    这会方然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下意识的开口:

    “哦,对了,等一下。”

    缠绕着布条伸出的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抿了抿嘴唇看向那一小堆树果,然后低垂下了眼眸,心情清楚按照正常情况,自己那点东西根本换不到一条鱼。

    飞快的站了起来,弯下身子的低头,用着生涩的汉语小声开口:

    “谢谢”

    然后就想转身跑掉。

    “不是等一下,女王大人,你去哪?啊!”

    结果换来的是一声懵逼着急的呼喊和脚踝被抓住的感觉,还有什么东西猛然拍在地上的声音

    啪!

    被吓了一跳,玲转身看到的是为了抓住她,那个穿着体面的青年直接扑在了地上,

    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和旁边被他带倒了的鱼有点莫名的相像。

    然后接下来的半分钟里,重新坐回火堆旁,玲看着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白色干净的衬衫沾上了不少泥土草屑的方然,

    不知道从哪摸出来各种瓶瓶罐罐,嘟嘟囔囔‘放多少好’之类有些复杂的句子,

    最后自己也记不住顺序,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只好尴尬的挨个往一条还没烤熟的鱼上撒了点。

    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熏烤出了少女从来没有闻到过的香气,在伊尔早晨的村庄边缘,照亮了她浅金色的大大眼眸。

    “这回再尝尝?”

    方然拿起那条他撒了些调味料的鱼递到了玲的手中,说起来,这其实还是方然头一次烤,说实话好不好吃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不过幸好,小时候的知识让他好歹还知道放旁边烤,没直接上火烧。

    而看到又一条递到自己手上的鱼,玲浅金色的大眼睛楞了楞,然后看了一眼似乎期待着自己尝尝的方然,小心的咬了一小口

    然后从没尝过的鲜明味道,除了咸味竟然还有其他各种丰富的味道让她一瞬间表情呆滞了一下,

    紧接着大口大口的咬了下去,甚至连烫都不管了!

    而看着自己第一次烧烤貌似还阔以的方然,给剩下的也撒好了咸盐胡椒、孜然辣椒面还有其他写上‘烧烤调味料’之后出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

    拿起一颗果子,仔细的端详了那干瘪的外形以后,微微颔首的得出结论

    嗯,我也不认识这是啥,

    总之应该能吃。

    然后方然咬了一口

    “呜噜噜噜噜!!!”

    正在咬着鱼肉的少女被他突然发出的奇怪声音吓了一跳,陡然抬头看到方然被酸的皱的和果子一模一样的脸。

    直到玲把所有的鱼吃完,方然也没能啃掉两个果子。

    额滴神啊,这果子是陈醋做的么!?

    方然仍旧嘴角抽抽快哭了的看着剩下的那些,偷偷的都塞到了黑匣里,决定有机会一定要骗老哥尝尝。

    然后这时他才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玲低着头,紧紧的抿着嘴唇。

    “嗯,怎么了,不好吃么?”

    该不会没烤熟,吃坏肚子了吧!?

    方然心一下子被提起,刚想再继续开口问清楚的时候,他看到幼年状态的少女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自己吃掉的那些烤鱼,

    然后低着头紧抿着嘴唇,缠绕着布条的双手非常用力的抓住粗破亚麻的衣角,咬着嘴唇低声开口:

    “我我没钱”

    喉咙发酸的那一刻,方然觉得自己可能树果吃的太多了

    蹲到她身前,手掌稍微犹豫然后还是摸了摸她的头,浅金色的发丝有种不可思议的柔顺触感,青年深吸了口气,然后努力温暖的对她轻声笑笑:

    “没事,我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