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极拳暴君 夜与雪

468章 苗头与初见成效

    转眼间,距离奥格列得到碎梦刀刀谱,开始如痴如醉、废寝忘食的修炼开始,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东十字星交流团和北部战区军事委员会关于新世界联合计划的商讨会议的推进十分顺利,初步的联合草案已经基本成形,正剩下一些利益相关的细枝末节还在试探扯皮。

    不过可以预见,距离双方真正敲定草案,已经没有多久了。

    这一天,办公室中。

    “这么说来,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奥格列除了出席会议以外,几乎推掉了其他所有的事务,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修炼场?”

    陈冲看着面前的吴清泉,玩味道:

    “那么其他人呢?尤其是我让你关注的奥格列的未婚妻,她怎么样了?”

    在半个月前奥格列从铁刹山回来后不久,陈冲就已经通过种种蛛丝马迹确认奥格列十有八九是没有抵挡住【碎梦刀】的诱惑,已经开始了修炼。因此他立刻吩咐吴清泉安排人手,时时刻刻关注奥格列、以及尤多拉这两个人的动向,想要以此判断【碎梦刀】所谓的诅咒是否会生效。

    自然不清楚【碎梦刀】的效果和陈冲的恶趣味,吴清泉的表情带着十分古怪的意味,回答道:

    “大人,奥格列还和以往一样,一直深居简出,天天都待在训练场。至于他的未婚妻尤多拉,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基本上独来独往,就是伊里奇发现这半个月尤多拉备受冷落,所以偶尔会主动去献献殷勤,感觉似乎是在挖奥格列的墙角,但也没有看到什么进展,其他的就没有了。”

    伊里奇在挖墙脚?

    这个小杂鱼倒是挺会见缝插针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陈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嘿然一笑:

    “那我清楚了。”

    【碎梦刀】的女眷皆尽出轨他人的诅咒的确是堪称诡异,不过陈冲却并不清楚刀谱的所谓诅咒到底是什么原理,也不清楚修炼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生效,他原本只是想做一个恶意的尝试,不过现在看上去奥格列的头上似乎已经出现了一丝绿色的苗头,这让他感到格外的有趣。

    想到这里,他把奥格列的事情抛开,问道:“那么楚天君呢?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

    吴清泉回答道:

    “楚委员这段时间也是深居简出,我打听到他每天都花费大量的时间待在训练场中,似乎也在刻苦修行,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刻苦修行么?

    这小子还真能忍啊。

    陈冲顿时眯起眼睛,心中思索起来。

    这段时间依旧没有什么聚集地遭受屠戮的消息传来,而他每天依旧照例每天外出独自前往雷击谷,为的就是主动给楚天君创造机会,只不过对方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动静。

    陈冲判断楚天君应该还是没有杀死自己的把握,所以依旧在积蓄着力量,或者是在谋划着别的对付自己的办法。可以预见对方一旦动手,那必然是有了万全的把握。

    这种情况下陈冲无疑相对被动,只可惜对方一直躲在战区之中不主动出手,他对此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想到这里,陈冲站起身来:

    “很好,那么继续保持对他们两方的关注,一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

    与此同时。

    开放给东十字星交流团使用的地下训练场中。

    锵锵锵!

    刀声狂啸,气劲奔涌,成百上千道的细碎锐利气刃宛如惊涛骇浪,在宽敞的训练场中纵横切割,四面的金属墙壁在气刃的切割下,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深深的斩击痕迹,看上去已经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这些气刃并不是原力所凝结,而是纯粹的空气被高速斩开所形成的锐利激波,怒涛奔涌般大片无形气刃瞬息闪烁,如梦似幻,无迹可寻,令得偌大的一个修炼场中的光线都扭曲起来。

    而在这样一派惊人的景象中,两道高大的身影正在训练场中心激烈交锋。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中,奥格列手持着一把普普通通的战刀,整个人好像鬼魅的幻影,每一个眨眼之间都出现在不同的方位,没有动用任何原力,仅仅是凭借着身体本身的素质,还有犀利绝伦的刀术,在对面前的门沙克尔展开攻杀。

    此刻门沙克尔的表情显得无比沉凝,他同样手持一柄战刀,抑制原力的爆发,和奥格列一样仅靠着身体本身的素质,还有历经生死拼杀锻炼出来的战斗技巧,应对着奥格列挥来的天马行空、犹如羚羊挂角般诡异难测的凄厉刀光。

    不过很明显的是,面对着在不可思议的时机以不可思议角度斩杀过来的刀光,门沙克尔额头青筋微跳,肩膀、胸膛、手臂上淡淡的刀痕遍布,整个人就好像是被卷入刀气风暴中的稻草,应对之间显得凶险异常,显然是落在了绝对的下风。

    而相比门沙克尔的步步后退,奥格列英俊的面容上却充满了兴奋的神采,他步步紧逼,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空灵、梦幻,他手中的刀光一跳,猛然游龙一般升腾而起,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和角度,直斩而至!

    这一拉刀,刀光所过之处空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扭曲,令人视线捉摸不到准确位置。而且奥格列的身形也在扭曲的空气中似乎飘渺,让人感觉自己的视线似乎出了错觉。但意境却好像是一颗撕裂黑暗的梦幻流星,带来了黑暗世界的第一缕光亮;又好像是至深的梦魇笼罩心灵,叫人连抵挡的念头都没有!

    当啷!

    一声更加剧烈的金铁交鸣声中,门沙克尔脸色急变,浑身汗毛倒竖,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判断出了刀光的轨迹,瞬间举刀招教,挡住了奥格列这非同凡响的一刀,身影好似鸿毛一般猛的向后飘飞。

    奥格列并没有追击,而挡住了这一刀的门沙克尔停下脚步,并没有因此感到什么喜悦,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战刀怔怔出神。

    此时此刻,他手中战刀的刀刃大半截已经不翼而飞,已然是在刚才奥格列的那一刀下断裂。不仅如此,他的胸膛之间,那套由东十字星顶尖科学家精心设计、防御力非同一般的荒神殖装上,一道不深不浅的刀痕赫然在列。

    “我输了”

    门沙克尔缓缓抬起头来,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原本无论生命修行境界还是战斗技艺都不如自己的奥格列:

    “奥格列冕下,你用的是什么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