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纠结于名

24,一个弱点

    霍法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的某些身份就像附骨之蛆一样,完全无法摆脱。

    他是认识这个家伙的,伊森.多米尼克。

    法国的巫师,半巨人,巫师杀手。

    最早投靠德国并成为格林德沃曾经的学生之一,在半年前他刚踏上法国土地的时候,曾经被这个男人追杀过一次,不过那一次战斗被老奸巨猾的诺伯避开了。而现在,他独自一人面对这个所谓的师兄,未知的冲突似乎避无可避。

    “这事和你无关,多米尼克,我不想和你作对。”他低声说道。

    扛着巨剑的男人仰头哈哈笑了两声:“我想,备受宠爱这件事,也可以习以为常。难道你以为我会像老师一样疼爱你么,巴赫。”

    “**的狂热污染了你的思维,格林德沃谁也不爱。”

    “是么?当他把破碎之握教给你的时候,我却只能在他的巫师塔里打扫卫生。当他亲自去英国见你的时候,我却被安排在巴黎围捕犹太麻瓜。当他在你体内种下虚无之龙的力量的时候,我却被派来看管这片枯燥无趣的海域,猎杀那些毫无存在价值的垃圾走私商贩。”

    多米尼克绕霍法而行:“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是必备的代价。我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获取了他的关注,而你,只用了三年不到。”

    “如果你把这些称作是宠爱,我无话可说。”

    “不是宠爱是什么?告诉我,他赐予你不死的力量了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多米尼克。”

    地面的寒冰缓缓生长,化成一把冰刀出现在霍法手边,他拿起冰刀,缓缓后退和多米尼克拉开了距离。

    三米多高的巨人松了口气:“真可惜,看来他还不够宠爱你。”

    他后退一步,用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异常谨慎的看着他。

    “你想要成为他的宠儿,但是他的统治不会长久,未来不会站在他那一边。”

    “一个个说的都好像知道未来的发展一样,真是可笑。”多米尼克从肩膀上取下他那把巨大的十字剑,“不过既然是学弟你,我倒是可以和你聊聊我对于未来的看法。”

    半巨人轻松的晃了晃手中的大剑:“我最近一直在思考某种可能性。你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比如我杀了你,证明自己的力量,老师从此对我另眼相看,然后赐予我永恒不死的生命。”

    霍法谨慎的表情松动,他差点笑出声:“你可以试试。”

    “说得好,那就拭目以待吧。”

    半巨人戴上了头盔。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

    霍法眼珠一转,立刻举手格挡。

    当啷!

    随着一声巨响。

    两人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冰刀片片粉碎,

    霍法握刀的虎口被崩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他的拇指整个的弯折过来。

    全身甲胄的多米尼克爆发出了完全不逊色于他幽灵漫步时的速度,如同狂奔的魔暴龙一样冲撞在他的身上。直接把他砸退了近二十米。

    他连续几个翻滚爬了起来,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手掌,用力一掰,鲜血淋漓拇指恢复了正常。

    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肉体力量,即便是巨龙也比不上对面这个家伙。

    “名不副实。”

    冰面上的多米尼克轻巧的挽了个剑花。

    那把无匹的重剑被他像武士刀一般晃出了幻影。

    他再度消失在原地,这一次霍法不敢硬接。魔力转化为生命,他在冰面上狂奔起来。

    而他的对手则直接幻影移形,再幻影显形,现身的瞬间一记侧砍,速度快逾闪电。

    眼见自己被腰斩在即。

    霍法腰肢发力,强行利用腿部肌肉一个侧身空翻高高跃起,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在空中还没有落地,他从口袋取出一把炼金手枪,瞄准了多米尼克的头盔,扣动扳机。火光熊熊照亮盔甲,却在击中之前被透明的护盾咒完全挡了下来。

    “你的魔法呢,巴赫!”

    撤去护盾,多米尼克大声嘲笑:“还是说,你并不擅长使用魔法?”

    回答他的是反手又一颗隐蔽而灼热的子弹,这颗子弹击中头盔的螺栓,将他的头盔打的偏斜了过去。

    丝毫没有破防。

    兔起鹘落的瞬间,两人擦身而过,霍法一个翻身闪电般爬起来。

    多米尼克却站在原地不动了,他摸了摸自己被子弹击歪的头盔,轻笑出声,随后这轻笑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讥讽的狂笑。

    “霍法.巴赫,史上最年轻的变形大师!传奇护盾的释放者,格林德沃最看重的学生!?上一个这么说的家伙被我扔进了海里喂鲨鱼,要我说,应该叫你只会打手枪的小屁孩才是。”

    说完,他拖着巨剑,重重把巨剑往冰面上一插。

    “冰狱重重!”

    天空密集的冰针如同下雨一般落下,每一根都锐利的如同刀刃一般。而冻结的海面也成长出密集的针林,几乎无法落脚。

    霍法翻腾跳跃,再落地旋转。

    他总能在冰针触碰到自己之前精准的躲开,不过即便如此,他的衣服和脸庞上还是被划出了数道伤口。

    每次躲开冰棱,他就会抬起手,抽空拿出炼金枪械,对着多米尼克一枪崩去。

    子弹崩在盔甲上,擦出一长溜到火花。却总也不能突破防御,只能在他身上留下浅浅的白印。

    两人你追我赶的在冰面上狂奔。

    远处两个躲在救生船里偷看的女性都看呆了,在那绝对的危险之中不断腾挪闪避的少年,步伐竟如舞蹈一般优美,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化作死亡之舞。

    很快,多米尼克就不耐烦了。

    “喝!!”

    他咆哮着一剑横斩。

    震荡的魔力裹挟着锐利的空气在冰面上犁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冰屑横飞,霍法膝盖一弯,侧着身子倒挂金钟,抓住了一个空档,牢牢吸附多米尼克的后背上。

    又一把冰刀在他手中出现,这一次,冰刃变形成了钢铁。

    他狠狠的将钢刀砍向多米尼克头盔上被子弹打出来的缝隙。

    铛!一声巨响。

    金属相交,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多米尼克的头盔松动了一些。

    他高高抬起手臂,又是一次重击。

    咚!

    一声闷响,刀刃卡进了多米尼克头盔的缝隙之中。

    他踩在半巨人的肩膀上用尽十分力量,刀刃粉碎,多米尼克的头盔伴随着晶莹的金属碎片翻腾而起。

    “妄想!!”

    多米尼克咆哮着反手提起了霍法的脖子,重重把他往下一按,冰面被砸出了蛛网状的裂缝。

    按下之后拖行数十米,撞碎无数冰刺才停了下来,头破血流。

    咣当!

    头盔落在了霍法的手边。

    紧随其后的便是多米尼克大开大合的利刃。

    他一个翻滚,消失不见。

    利刃斩碎冰面。

    战斗进入了彻底的白热化。

    两人如同鬼魅一般,在冰面上四处闪烁。每次出现,都伴随着剧烈的金属撞击声。每次撞击,他手中的冰刀都会被砸的粉碎,但很快他就会重新凝结出一把。

    轰!!

    伴随着多米尼克狂暴到的一次攻击。

    铛啷!!

    变形成金属的冰刀再度被一砸两断。

    巨大的力量将单薄的少年如图秋风下的落叶一般扫起。他飘在空中,脚尖一点利刃,飞速向后闪烁。

    “面对我!!!”

    多米尼克暴躁的抡起大剑,旋转两周,竟直接将十字剑抛了出去。

    大剑在空中直接化作流星,贯穿了空中的人影。

    嚓!

    剑刃透体。

    远处的救生艇内,两个女人惊恐的尖叫起来,在她们的视角中,那把巨型十字剑直接穿透了跃起的灰发少年的身体,如同飞刀杂耍者击中脑袋上的苹果一样,牢牢的将他钉在了冰面上。

    “霍法!”

    救生船内。

    虚弱的克洛伊挣扎的站起身,向他遇害的方向冲了过去。

    多米尼克粗重的喘息着。他摸了摸脖子处的碎铁屑,有看了看远处那个一动不动被钉牢在地面的身影,忍不住露出开怀得意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施施然的迈步来到了十字剑落地的位置。

    只见那个灰发少年整个人半个身子都被砸进了冰面里。硬生生的被砸成了一个嵌在冰里的萝卜,动弹不得。

    他抱着插在胸口的巨剑,手掌处血肉模糊,出气多,近气少,一副濒死的模样。

    多米尼克居高临下的轻蔑说道:“跑,接着跑啊。这就是一个传奇的极限么?巴赫,打掉了我的头盔!?

    “不跑咳咳你会放过我么咳咳”

    “那倒不会,小朋友,你的脑袋会让我证明自己,我会拿它来盛酒递给格林德沃。”

    他理了理因为战斗而变得散乱的头发,满脸嫌弃的蹲下来,握住剑柄:“真不知道老师究竟看上了你什么?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半嵌在冰面的霍法抬起眼皮,重重喘息着:“你你这么疑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亲自问他?咳咳说起来,我并未对你做过什么你,你怨恨的不该是我,而是自己咳咳”

    他一边说话嘴里还一边喷血。

    多米尼克露出胜利者宽容的微笑,“说的不错,但那毫无意义。”

    他直起身,剑刃升腾起红色的火焰,“Salut。”

    然而,就在他手臂用力,打算终结敌人之际,那剑刃却像插进了石头里一样,动弹不得。

    他用力了两下,没有拔出来。

    这让他微微愣神了一秒。

    随后,半嵌于地的霍法突然松开了手掌,背后安了弹簧一样,以一种完全反重力的姿势从地面弹了起来。

    惊变让多米尼克面色一变。

    只见刚刚被击倒的少年鲜血淋漓下的伤口竟然泛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支撑他的,是背后两对未长羽毛的铁色骨翅。

    那骨手如同翼手龙一般,将他高高撑起,直面多米尼克那张难以置信的脸庞。

    “只要你有一个弱点!”他狞笑道,丝毫不见刚刚的虚弱。

    该死,人体变形!?

    多米尼克意识到了什么,生死一瞬间,他扭头向几米开外的头盔扑了过去。

    冰面变形蠕动,头盔沉了下去。

    多米尼克见势不妙,举剑格挡。

    仓促举起的剑刃被一下弹开,两人脸贴着脸,不到几厘米的距离。

    霍法左手捧住了多米尼克的脑袋。

    右手手指变形成了五只极长的金属利刃,闪电般从多米尼克的下巴插了进去,又从他的天灵盖刺了出来。

    呲啦!

    刀刃拔出!

    鲜血飙射。

    背后用于支撑的双翼消失,霍法一脚踹在多米尼克的胸口,一个后跳和被偷袭的男人拉开了距离。

    多米尼克手足无措的摸着自己的下巴,还有天灵盖,舌头被刺穿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手捂着伤口,摇头晃脑。

    他双眼急速充血,他跌跌撞撞的冲上前去,拔出了自己插在冰面上的巨剑。如醉酒的疯子一样,毫无章法的挥动着。

    海面凸起的冰刺被他一块块打碎,他自己绊倒了自己,又爬起来疯狂的挥击。

    霍法只是后退,捂着小腹的伤口,冷漠的看着他。

    血越流越多。

    剑越挥越慢。

    他找准破绽,直接冲进了剑弧之中。

    “去去死”

    多米尼克死死的盯着霍法,用破风箱般的声音说道。

    铛!!

    戴着黑色金属手套的手掌握住巨剑。

    他架住了多米尼克的垂死一击,“看来格林德沃的眼光的确不咋样!”

    说完,他一把夺过多米尼克燃火的巨剑,将它劈手夺了过来,高高挥起,随后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一剑斩下。

    咔嚓!

    鲜血喷涌而出。

    焦臭弥漫。

    无头男人重重砸倒在地。

    那个中年男人的脑袋就像皮球一样,咕噜噜的滚出老远。

    冰冻的海面上,寂静无声。

    看着无头尸体,霍法气喘吁吁,鼻子不断的呼出一股又一股白雾。黑色手套中,燃火的大剑在失去主人之后,逐渐熄灭。

    剧烈喘息之后。

    他扔掉了手里的巨剑。

    摸了摸小腹的伤口,黑色机械手套上,魔力刻度迅速下降,在活化状态下,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刚刚只差一点,他就被这家伙刺穿了心脏。好在他大脑足够清醒,用胳膊夹住了剑刃,避开了要害部位。

    稍事恢复,他扭头返回。

    半路上,他看见克洛伊瘫坐在冰面上,用呆滞的目光看着他。

    “我”她呆愣愣的看着全身浸透着红色的霍法捂着小腹站在自己面前,牙齿打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刚刚宽恕他,我自己就死了。”霍法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的命也是命,这次就算了吧。”

    “我不是不是因为这个来找你的”

    克洛伊指着身后,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她脸色苍白,嘴里说着一些意味不明的话。

    霍法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更不想弄懂,他拉起克洛伊的胳膊:“回去吧,趁其他巫师还没有追上来。”

    克洛伊表情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她指着远处的救生船,“她玛丽”

    霍法察觉到一丝不妙。

    太安静了。

    他挽着克洛伊,迅速冲回救生船,眼前的一幕让他知道了克洛伊颤抖惊恐的缘由。

    那个和自己相处了三天不到的小寡妇,此刻倒在了救生船的甲板上,手掌上握着自己交给她的手枪,惨白的脸上带着茫然和无助,和她平时的表情一般无二。

    只是她的额头上,却多了一个红点,鲜血从她的脑门缓缓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