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谋断九州 冰临神下

第四百一十二章 险招

    早在徐础改姓之前,他与楼家人就没有多少亲情可言,经历一连串的变故之后,更是受到诸兄弟的怨恨,楼碍也不会例外。

    降世军一心逃亡,带来的消息颇为混乱,汉州新牧守到底是谁,还不能确定,徐础请丘五爷派人前去打探详情。

    昌言之自告奋勇,愿意随行前往汉州,“待得太久了,得活动一下筋骨。从前不放心公子一个人,现在有老段陪着,我能做点更有用的事情。”

    “老段”并不老,只是吃过太多苦头,比较显老,他从来就不是一名好士兵,每次打战,总是最早丢掉兵器退却的人之一,但他是一名好仆人,这是他从小做到大的事情,轻车熟路,能将主人照顾得无微不至。

    昌言之比从前更轻闲了。

    他与十多名熟悉路径的士兵当天动身,约定十日之内返回。

    徐础的当务之急不是汉州形势,而是正逼上门来的诸天王联军。

    百目天王徐大世显然也没将徐础当成“本家”,派人送来一份措辞严厉的口信:“徐础小儿,凭口舌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罪该万死。巩老哥军中诸头目听着,咱们汉州降世军彼此之间有多大纷争,也是咱们汉州人的事务,与外人无关,更不准外人干涉。你们让一个外人当大头领,遭人耻笑,速速改正,砍下徐础的脑袋,来向诸天王、尊者、神丁请罪,要不然,体怪兄弟们翻脸不认人。”

    徐础没怎么,丘五爷等人却是大怒,“丘老哥遇害,反倒是我们错了?什么狗屁兄弟,还不是看中丘老哥辛苦积攒的这些粮食?回去告诉徐瘸子,有本事来抢,没本事就滚远一点!”

    见众人动怒,传口信的人笑道:“诸位哥哥,别对我发火呀,我就是一个传信的,背了好几遍,错一个字也要挨罚。其实要我说,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粮食大家都存了一些,不是非要你们的。可是不管怎样,你们得先将徐础收拾了,然后将伏魔、苦灭两位天王礼送出城,大家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

    “谈什么?”丘五爷冷冷地问,旧天王已死,新头领不怎么管事,他就是军中地位最高的头目。

    “可谈的事情很多啊,比如推举一位新的神行天王,比如诸位的去处,比如……”

    “呸,我们自有去处,不用你们操心,少说漂亮话,想打就打,我们守得住。”

    信使告辞,头目们立刻争吵起来。

    事关重大,一些小头目也被叫来参加议事,五六十人聚在一起,没说几句就吵得不可开交。

    徐础坐在一边,一直没怎么开口,静静地旁听,好像一切与己无关。

    一名大头目看他不顺眼,大步走来,站在徐础身边,指着他说:“瞧瞧,你们都睁眼瞧瞧,这么一个小白脸,能当咱们的大头领吗?听到百目天王的狠话,他连个屁都不敢放。而且瞧他将咱们带到什么鬼地方?散关比我家从前的猪圈还破,根本就守不住,说什么要回汉州,百目天王一来,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徐础仍不开口,自然有人支持他,丘五爷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要你说应该怎么办?留在那座鬼城里等死?还是乖乖将粮草全交出去,慢慢饿死?”

    “鬼城肯定不待,但是我觉得百目天王未必就要夺咱们的粮食,他手下兵多将广,诸路新军当中,数他最强,想必已经抢到不少粮草……”

    丘五爷冷笑一声,“咱们没抢过吗?秦州什么模样,大家都看到了,一路上村庄没有几座,市镇全都荒废,城里搜刮出来的粮食,不过全军几日用度,百目天王便有通天本事,能从石头缝里刨出食来?何况西京已被贺荣人占据,百目天王根本不敢往那边去,只敢拣些小城、破城攻打。诸位不必多想,杜勾三杀巩老哥是为了粮食,徐瘸子此来,也必是同样原因。”

    这番话说到许多人心坎里,有人砸桌子道:“没粮就是个死,这些粮可是巩老哥带着咱们省吃俭用攒出来的,一粒也不能交出去。让徐瘸子来吧,决一死战,宁可战死,不能饿死,大头领,你发话吧!”

    所有人都看过来,徐础清清嗓子,开口道:“粮食要留下。”

    众人纷纷点头,好像问题已经解决。

    徐础补充道:“但是最好不要打仗,四面强乱环绕,降世军自己先打起来,得不偿失。”

    众人又糊涂了,丘五爷道:“徐先生,你是不知道徐瘸子的为人,他叫百目天王,本来是说他看人看事通透,什么事情都不瞒不过他的眼睛,他为了更符合自己的名头,真的挖了一百个人的眼睛,一半左眼,一半右眼,缝在一面旗上,说是能够驱邪避鬼。他要打谁,肯定会打,绝不会轻易放弃。”

    头目们刚才只想着如何保住粮食,经此提醒,才记起百目天王的凶狠毒辣,不由得全露出惧色,在战死和饿死之间摇摆不定。

    “他有多少人?”徐础问。

    丘五爷看看其他头目,见无人回答,他开口道:“当初在汉州的时候,他至少有两万人,现在只会多不会少,加上杜勾三等人的兵卒,怎么也得有……五万人吧。”

    众头目的神情更加暗淡,敌人数量是己方的七八倍,城池又是破败不堪,这一战怎么算都没有获胜之理。

    徐础是唯一面不改色的人,扫视众人,道:“我有一个主意,乃是险招,非得诸位全力配合,才能有效。”

    “配合,我们全力配合。”头目们七嘴八舌地应道。

    “谁有不同想法,请这就说出来,不要半途改变主意,置我于死地,也会害了全军老小。”

    “谁有?你吗?”丘五爷替徐础挨个瞪视,被看到的人全都摇头。

    徐础还在沉吟,丘五爷道:“大家跪下,向弥勒佛祖、降世王在天之灵和巩老哥的头颅发誓,对徐先生惟命是从,敢有异心者,遭千刀万剐而死。”

    巩凡的躯体被埋在了桑城,头颅装在匣子里,铺满石灰,由他的一个侄子随身携带,每到议事时,必然放在桌子上,用来监督旧部。

    众人面朝木匣下跪,七嘴八舌地发毒誓,徐础让到一边,等所有人都发过誓,他拱手道:“既得诸位如此信任,我再无犹疑。”

    这一次,他不再借助丘五爷传令,直接道:“第一件事,将苦灭天王穆天子放回去。”

    众人一愣,丘五爷道:“这个……为什么啊?留他在手里,还能用来要挟穆天子的部下。”

    “这叫先礼后兵,反正敌兵众多,不在乎再多穆天子一部。”徐础笑道,心里另有打算,但是不想说出来。

    “好……吧。”丘五爷勉强点头同意,众人都发过毒誓,也只能点头。

    “第二件,留够五日之粮,剩下的粮食运进栈道,停在面临深谷的险要之处。”

    第一件虽然意外,至少可以理解,第二件却让所有人难以接受,尤其是事关珍贵无比的存粮。

    “这又是为何?栈道本来就难走,当初将粮食运过来就费了不少事,如今又要运回去,还要停在险要之处万一掉下去呢?哪怕只掉下去一袋,也是损失啊。”丘五爷痛心地说,与巩凡一样,他舍不得浪费粮食。

    这第二件正是徐础计划中的核心,起身正色道:“如诸位所言,百目天王心狠手辣,又联合诸路新军,人多势众,锋不可当,正面交战,咱们必败无疑。”

    众人点头,有人道:“所以才要徐先生想个主意。”

    “我的主意就是存则同存,亡则同亡。”

    众人还是不解,徐础继续道:“百目天王所觊觎者,无非是巩老哥积攒下的粮食,咱们将粮食置于险地,然后派人去与百目天王谈判:他若攻城,咱们就毁掉所有粮食,让他白打一仗,颗粒无收,他若退兵,咱们可以送他一点……”

    头目们齐声表达不满。

    等嘈杂声稍歇,徐础道:“只是一点,比如一车,让百目天王面上好看,也不影响咱们过冬,总好过刀兵相见,两败俱伤。”

    头目们互相看看,还是丘五爷咬牙道:“最多一车,绝不能再多,不给最好。”

    “所以我这一招大家同意?”

    徐础的主意初听时过于冒险,仔细想过之后,头目们觉得这或许是唯一的出路,于是先后点头,有人道:“何必将粮食运到险地?留在城中,就说是要一把火烧掉,也能吓住百目天王,岂不省事些?”

    徐础摇头,“粮食置于城中,放火只是空言恫吓,百目天王未必肯信,将粮食运走,才能显出咱们的决心。”

    “万一百目天王就是不信……”

    “百目天王兵多粮少,绝不肯再添人口,他若不信,咱们必死无疑,诸位是愿意将粮食留给外人呢?还是愿意推入深谷,给咱们陪葬?”

    “陪葬,死后也能做饱鬼。”众人立刻道。

    “守粮之人需有决绝之心,得到命令,说弃粮就弃粮,绝不可有半分犹豫,这个人还要大家推荐。”徐础道。

    头目们很快推出三人,由他们带兵运粮、守粮,等候城里的命令。

    “还得有人去谈判,既要吓住百目天王,令其不敢轻易动武,又不能过分得罪,以免他真要鱼死网破。”

    说来说去,这件事最难,头目互相看看,觉得谁都不合适。

    徐础笑道:“这是我的主意,没人能去的话,就让我去。唯有一条,请诸位牢记刚刚发过的毒誓,若是有人露出一丁点的软弱,甚至与百目天王暗中勾结,我第一个死,诸位随后,那位背叛者也不会有好结果,百目天王必然挖他的眼珠,以警示自己的部下。”

    没人与徐础争抢,头目们再度发出毒誓,将全军安危托付在他一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