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代名师 相思洗红豆

第393章 孙老师的学生都是妖怪吗?

    “冲鸭!冲鸭!”

    贾文东通过一发入魂,得到了孙默的临战心态、战斗智慧以及丰富的经验后,一路所向披靡。

    什么黑暗幻象,统统打爆。

    贾文东作为明韶的天才学生,其实身体资质很棒,但是不可能完全发挥不出来。

    就像某些球员,被球迷戏称为脖子以下,世界级,但是带上那个脑袋后,瞬间沦为三流球员。

    贾文东虽然没这么惨,但是那个脑子和这具身体是不配的,但是现在换成‘孙默的内核’,战斗力立刻飙升。

    这感觉,简直爽炸!

    “我感觉自己可以打十个!”

    在击败了幻象后,贾文东双手叉腰,神态傲然的朝着四周张望,然后不等孙默,直接就往楼上窜去。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干掉下一个对手。

    顾秀珣很好奇贾文东为什么有这么巨大的变化,但是考虑到这是孙默的秘密,就没问。

    孙默注意到了抖M的小表情,忍不住一笑:“咱们都是这种关系了,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呀!”

    孙默觉得自己和顾秀珣已经是好朋友了。

    “什……什么关系?”

    顾秀珣一惊,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两个人一起泡过澡,自己还被他摸遍了全身,这算是很亲密的关系了吧?

    肯定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呀!

    “啊?不是朋友吗?”

    孙默一愣,难不成是我多想了?人家顾秀珣瞧不上自己?

    “……”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朋友两个字,顾秀珣黛眉一蹙,突然很不舒服,你们家朋友会被你看光光,被你摸光光吗?

    等等!

    顾秀珣,赶紧忘掉这件事,你现在很对不起你未来的老公你知道吗?

    这就像老和尚背着漂亮的女施主过河,小和尚一直回头,问老和尚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

    老和尚却说,我只是背了她过河,早放下了,而你呢,虽然没有背她,但是你的心中,已经放不下她了。

    这就叫执念!

    想到这里,抖M深吸了一口气,露齿一笑:“当然是朋友啦!”

    说着话,顾秀珣还用力捶了孙默的胸口一拳,然后便闭口不言,还是没问有关刚才那道名师光环的事。

    “呵呵,那是一道全新的名师光环!”

    看着抖M想知道又不好意思问的神态,孙默主动告知,反正亲传学生们都知道了,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还真是呀!”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顾秀珣有些失落。

    自己和人家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想要晋升八星名师的硬性标准,就是领悟一道全新的名师光环。

    这有多难?

    比如七星名师李万君,迄今为止,已经活了九百岁,被誉为五极大宗师。

    因为他在炼丹、炼器、御兽通灵、傀儡学,以及灵纹学方面,有着大宗师级的造诣,门下学子无数,遍及九州。

    可即便有如此辉煌的成就,因为没有顿悟新的名师光环,李万君依旧是七星名师。

    孙默才多大?

    二十岁而已!

    “你这是什么狗屎运?”

    顾秀珣感慨了一句,突然伸手,勒住了孙默的脖子:“不行,我太嫉妒了,你要给我按摩十次,不,二十次,我才会原谅你,不然朋友没得做。”

    叮!

    来自顾秀珣的好感度+1000,尊敬(6500/10000)。

    孙默轻笑,看着抖M贡献了如此多的好感度,他琢磨着是不是用古法按摩术帮她丰一下胸呢,以后再‘勒’自己,触感也能好一些。

    “怎么办?老师要出轨了,在场等,挺急的!”

    李子柒瞅瞅孙默,再看看顾秀珣,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好好呀,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大型的出轨现场。

    不行,看来只能牺牲够自己了。

    “老师!”

    李子柒哎吆一声,坐在了地上:“我腿疼!”

    “是刚才被踢伤了吧?”

    澹台语堂蹲在了旁边:“小事,我帮你上点药!”

    “你能不能滚远点?”

    李子柒都要气死了,好在老师很关心自己,赶紧蹲了过来,检查伤势。

    这一幕,让小荷包很感动,突然觉得自己不该打扰老师。

    一个大男人,三妻六妾,有几个红颜知己怎么了?

    喜欢老师的女人越多,说明老师越厉害呀!

    我应该为老师开心才对!

    一时间小荷包陷入了纠结中。

    ……

    “老师,你们快上来!”

    楼上,突然传来了贾文东的叫喊。

    孙默四人立刻冲了上来。

    “老师,是你们中州学府的学生!”

    贾文东指着东边的墙壁,有一个男生四肢大张的躺在那里,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轩辕破?”

    孙默快步冲了过去,同时激活了神之洞察术,观察轩辕破。

    警告!

    左小腿、左腰、右肋、左肩胛骨、双手手腕、有骨裂迹象,其他部位有总共数十处肌肉撕裂,同时内脏轻微出血。

    孙默没有耽搁,双手放在了战斗鬼的身上。

    轰!

    灵气喷涌,形成了一尊神灯鬼,它看到轩辕破的惨样,依旧秀了一下肌肉后,才开始治疗。

    先是正骨术弥补骨头上裂纹,随即是锻肌术糅合肌肉,然后在活血化瘀。

    这一番折腾,就是十分钟。

    孙默累的满头大汗,因为他的双手也没有停下。

    “轩辕破这小子,肯定是一路打上来的!”

    澹台语堂撇嘴,顺便取出一些草药,敷在了战斗鬼的身上。

    “你觉得他的脑袋除了战斗,会思考其他东西?”

    李子柒反问。

    “不会!”

    病秧子说完,忍不住笑了,他其实挺喜欢和这种单纯的人交朋友。

    贾文东看着轩辕破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势,都觉得牙疼。

    “受了这么多伤,他为什么不停下?”

    贾文东不解。

    他也是一路‘打’上来的,所以知道那些黑暗幻象有多么厉害,如果没有孙默的帮助,自己早跪了。

    澹台语堂?

    靠的是各种药物毒杀,毕竟幻象就算复制了病秧子的药学知识,也没有毒药可以用。

    而李子柒,已经不战斗了。

    用她的话来说,我是智者,战斗是糙活儿,不屑干。

    事实上,明智的放弃,也是一种成长。

    小荷包的愿望,是建造一座九州最大的图书馆,永远有书看,可以弄清楚天有多高,地有多大这些没人知道的问题。

    至于成为战神?

    她不感兴趣!

    “他如果停下,就不是轩辕破了。”

    李子柒感慨。

    贾文东惊疑不定的看着轩辕破,有些佩服了,说实话,就这种伤势,他有三分之一,就绝对缩卵了。

    “轩辕?”

    孙默喊了几声,没效果。

    “这家伙和南宫一样,被打击了吧?”

    贾文东说完,愣住了,这岂不是代表着,这个轩辕破比南宫道更厉害?因为他走到这里,才精神崩溃!

    孙默凝神静气,调集情绪后,用一发入魂,直接轰进了战斗鬼的脑袋中。

    轰!

    轩辕破身体一震,双眼迷茫地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孙默的脸上。

    “老师?”

    轩辕破逐渐回过了神。

    “休息一下吧!”

    孙默安抚。

    “呵呵!”

    轩辕破自嘲一笑,挣扎着站了起来,去捡起了掉落在远处的丈二银枪,然后抚摸着。

    “银酱,我居然灰心丧气了,这怎么可以呢?”

    轩辕破呢喃着,突然右手握拳,朝着脸颊就轰了过去。

    砰!

    轩辕破身体一晃,随即咆哮出声。

    “滚出来,和我再战!”

    唰!

    黑暗幻象成型。

    “这家伙果然疯了!”

    贾文东疑惑:“你们怎么不阻止他呀?”

    就算南宫道回过神,也没有立刻上楼,挑战黑暗幻象呀!最起码,喘口气休息几分钟也行吧?

    “孙师,你这学生太霸气了,要是不死,一定会有巨大的成就!”

    顾秀珣羡慕。

    “啊?这个也是孙老师的亲传?”

    贾文东目瞪口呆。

    “轩辕好像是一个人,你们说,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澹台语堂好奇。

    “靠着战斗嗅觉?”

    李子柒推测。

    “对呀,这个家伙居然找到了这里耶!”

    贾文东可没忘了他在下面迷路时的焦躁,如果不是遇到孙默,自己根本来不了这里。

    战斗毫无悬念,拥有了孙默内核的轩辕破,直接秒杀了他的幻象,然后他的长枪一横,指向了孙默的幻象。

    “来战!”

    “……”

    贾文东无语,孙老师连疯子都收的吗?他承认这个家伙很厉害,但是这智商很有问题呀!

    “孙师,我收回刚才的话,我觉得这小子活不过二十岁!”

    顾秀珣改口。

    “我觉得是十五!”

    澹台语堂更不乐观。

    孙默当然不会让轩辕破和他的幻象战斗,让他休息后,孙默和顾秀珣练手,打爆了这些幻象,然后上楼。

    “这里就是顶层了吧?”

    看着一条走廊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李子柒兴奋了,而轩辕破已经冲了出去。

    ……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圆形的大殿,地板、天花板、还有墙壁的材质都是某种白色的晶石,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画面一闪而过。

    在大殿的中心位置,有一枚核桃大小的宝钻,悬浮在了半空中。

    明羡看了一眼,目光便落在了宝钻旁边的那个女孩身上。

    她穿着中州学府的学生制服,坐在地上,双手托着腮,一脸无聊的居然在打瞌睡,连自己走上来都不知道。

    “这个应该不是幻象了吧?可是这也太放松了吧?”

    明羡无语,然后一个更大的疑惑闯进了脑海。

    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吧?

    可是一路打上来,依旧受了一些轻伤,可为什么这个女学生完全是一副没战斗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