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差佬的故事 萌俊

511 李sir被抢劫了

    “各位同僚,各位同僚,八号干线青衣路段发生严重交通意外。“

    “西九龙附近的伙计全部前去支援,正在西九龙附近的伙计,请全部前去支援。”李少泽开将车行驶在山道上,按照习惯顺手打开了警车上的警车电台。

    看着后视镜内亮着警笛,快速穿过的交通骑警,李少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调转方向盘,在分叉路口驶向了西九龙。

    刘建明,庄子维等伙计开车跟在后面,发现长官突然调头,不假思索的便跟了上去。

    等到他们到达青衣路段后,才发现一辆大客车侧翻,从大桥上直接摔进谷底,现场情况极为惨烈。

    九龙警署的众多军装,交通警,以及医院的救护人员都已经到场,正在抓紧施救,将受伤的乘客从车内救出。

    李少泽直接将轿车停在路段旁,推开车门,快步从斜坡上冲了下去。

    刘建明,庄子维等人看见这一幕,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撩起袖子,全部都加入了救援队伍当中。

    “李sir,你怎么来了?”九龙警署的袁浩云正在现场组织救援,看见李少泽的身影颇为意外。

    李少泽从工具箱内拿出一个铁钳,语气匆匆的道:“正好路过,还有多少个人被困?”

    “救出伤者十四名,遇难者尸体六具,还有十一位市民困在车内。”袁浩云乖乖和长官报告详情。

    李少泽点点头道,将钱钳夹住变形的车门,双腿分开,双手用力,吱啦……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之前久久无法破开的车门,就被李少泽给硬生生的掰开了。

    “救人!”

    李少泽狠狠朝旁边呆立的伙计们一瞪,继续拿着铁钳走向下一个的门框。

    同时,八号干线新界路段。

    银色劳斯莱斯靠边停下,关友博站在后备箱处,快速打开了枪盒。

    一辆黑色的轿车,以及一辆解款车停在前方的阴影处。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胖子,与几名大富银行的解款组成员,都相继已经中枪倒地。正是名黑色西装胖子的死亡,彻底激怒了关友博。

    哒哒哒,他面色沉稳的将一粒粒子弹塞进弹匣。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猛然冲进大道当中,大吼一声:“别动!全部别动!”

    “我不想搞出人命的!”

    在银色的劳斯莱斯身旁,已经躺倒了一辆交通摩托车。

    一名戴着头盔,身穿制服的交通警腹部中枪,脸色煞白的昏厥在地。

    而在关友博举枪的那一刻,匪徒们都将配枪伸向了腰间。

    “彭!砰!砰!”三声清亮的枪声响起,三名匪徒瞬间中弹倒地。

    快快快,子弹如风。

    关友博的枪法快到了极致,射中三名匪徒的难度,就和打靶没有丝毫差别。不过当他打出三枪后,却陡然止住手中的动作。

    枪口,瞄准镜,隐隐都还在颤抖。

    最后一名匪徒环顾四周,惊慌失措的冲上轿车,在车内注视着后视镜,朝关友博竖起一个大拇指:“好!好!杀的好!”

    轰轰两声,黑色轿车迅速开走。关友博上前捡起地板上的一份文件夹,将薄薄的文件夹塞进了汽车门框的缝隙当中。

    那把赛枪也被他随手扔在地上。

    接着没有丝毫停顿,关友博面色紧张的拿起手机,拨通了报警中心的电话。

    等到电话刚一接通,他便语气迅速的讲道:“我姓关,我要报警!我看见解款车被打劫,位置在南湾隧道出口,左边的天桥下面。解款被三个劫匪打劫,打伤了三个解款员,还有一个男人。刚刚一个交通警赶到,也被劫匪开枪打中。”

    “因为我刚刚参加完比赛所以有枪”

    “为了救那个警察,我打中了三个劫匪。还有一个人男人逃走了,快叫救护车过来!”

    正当关友博说话的时候,一辆新界冲锋车已经赶到现场。看见现场的情况,脸色瞬间大变,将枪口对准了关友博:“别动,别动!转身,趴下了!”

    关友博高高举起双手道:“是我报警的!”

    “趴下!”两名警察一拥而上,毫不留情的将关友博扣倒在地。剩下的警员们则持枪上前,开始正式接管现场。

    趴在地上的关友博,双手被扣上了冰冷的手铐,眼睛直直看着前方的交通警。突然看见交通警眉头一动,脸色露出痛苦的表情。

    之前从未杀过人的关友博,这一刻心底除了恐惧感之外,身上终于染上了一分真正的杀气,当场大声吼道:“那个交通警没死!那个交通警没死!”

    这是一条从贯穿西九龙与新界,联通机场和填海区的快速公路。

    距离客车侧翻的路段不远,只有十几公里的距离,但是分属新界和九龙两个警区。等到新界警员到达现场后,一通电话立即打到了庄子维的电话上。

    这时候,庄子维刚刚和李少泽等人处理完翻车现场,看着受伤的市民们被一位位被送上救护车,庄子维拍了拍手道:“李sir,搞定了。”

    “多谢李sir。”袁浩云也凑到身前,口中道谢,眼神却瞄向啥了李少泽手中的大铁钳。

    李少泽随手将铁钳一扔,扭了扭手臂,舒展身子道:“你们忙着吧,我们先去吃饭了。”

    袁浩云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走不开的。

    他也没想着要继续留下来帮袁浩云当劳工,既然市民都救出来了,该吃饭还是要继续吃的。

    对此袁浩云点点头表示非常理解,不过庄子维却突然接起了一个电话,嗯嗯两声后,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凝重。

    看着庄子维将电话放下,李少泽无奈的耸耸肩道:“得了,这次下午茶肯定报销了。”

    果然,庄子维上前抱歉道:“李sir,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前方的南湾隧道出口处,发生了一起大劫案,是打劫的解款车。”

    “行啦行啦,得空再一起饮茶,都是洒洒水的小事情啦,如果有案子就去忙吧。”李少泽摆了摆手,打劫解款车的案子他见过多了,上个月才刚刚破掉一件,心里根本泛不起一丝波澜。

    不过这几年劫匪们都知道解款车都好下手,一但有人敢打劫解款车,绝对都不是冲着几百万,几千万的小金额去的。上次天养生那群人一动手就是一亿美金的现钞,这一回新界这起案子不知道是多少钱呢?

    庄子维犹豫了片刻,并没有离去,而是斟酌着语气道:“李sir,不好的消息我还没说。”

    “嗯?”李少泽察觉到一丝不妙。

    庄子维点点头道:“那辆解款车是天泽证劵送出来的,里面没有现金,只有一份价值四亿美金的不记名债券。”

    “这份证劵是天泽证劵的资产,正准备押送前往大富银行,没想到刚刚遭遇了打劫。”

    “有一名劫匪逃跑,不记名债券失踪了。”

    听完这段话,刘建明等人声色骤变,都将目光看向了李少泽。

    他们谁都知道天泽证劵是李少泽的资产,劫匪打劫了天泽证劵的四亿美金债券,说白了就是在打劫李sir啊!

    李少泽的脸色立即发青,沉凝良久嘴里才迸出一句话:“我在港岛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敢打劫到我头上!靠!你们几个回家吧,子维,带我去看看。”

    “好,现在现场已经处理完了,我们医院。”庄子维知道这件事情李sir肯定要过问,于是也不拒绝,当即带着李少泽前往新界医院。

    刘建明,袁浩云等警员泽面面相觑,叹了口气,干脆各回各家等新闻好了。

    李少泽和庄子维到达医院后,也彻底了解清楚了当前案件的所有情报。他敢肯定,这起大劫案绝对是关友博一手搞出来的。难怪刚刚在赛场上,关友博的敌对情绪这么严重。

    原来对他的敌意不在赛场当中,而在赛场之外啊……

    两人双双跨进医院大门,只见今天的新界医院极为忙碌,医护人员除了要救治车祸现场受伤的乘客们,还要抢救那位中枪的交通警,以及身上擦伤的关友博。

    “庄sir,庄sir……”新界的伙计们看见阿头到场,纷纷迎上前来。

    但是很快又看见了李少泽的身影,语气马上一滞,面色尴尬的问候道:“李sir。”

    “嗯。”李少泽点点头,仗着自己警衔更高,直接问话道:“关友博在哪里?”

    “正在急救区,医生在给他包扎……”一名警员马上回答。

    李少泽说了声谢谢,快步掠过警员身前,冲进了一层的急救区。目光扫了一圈,看见一名警员守在蓝色的床帘前,便非常干脆的直蹦那张病床,探手掀开了帘子。

    只见一名面容姣好的护士,刚刚细心体贴的帮关友博包好手臂擦伤,一幅温柔照顾的样子,傻子都能看出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关友博发现窗帘被人拉开啥,抬起头就看见了李少泽愠怒的面孔,短暂沉默后,他露出一个笑容:“李警官,你找我什么事?如果案子有需要配合的话,我一定尽力配合。”

    “不过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案子应该是归新界警署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