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第七二零章 太上观想篇!店小二杨真!(一更)

    茶楼内,一群人脸色苍白的看着大胡子,神色骇然的问道:“道友,刚才那个和尚,他……难道真的是云喇?”

    大胡子抹了一把汗,摇头说道:“哔其娘之,老子哪里知道,不过据说那云喇和尚生的面目狰狞,比妖族众人还要恐怖,刚才那个和尚面目清秀,显然不太可能是一个人。”

    “那他为什么对杨真感兴趣?”旁边一个老者好奇的问道。

    大胡子嘿嘿一笑,说道:“这位前辈,现在整个北屿对杨真不感兴趣的人还有吗?”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点头说道:“如此说来,倒也是,杨真已经成了北屿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云喇见面。”

    “哈哈,真要是见了面,那肯定有热闹可看了。”

    ……

    众人议论纷纷,大胡子忽然一拍桌子,哈哈大笑,说道:“不管如何,如果杨真和那云喇遇上,以杨真的性格,定然不会让那云喇在我北屿太过放肆的……小二,上茶,上好茶!”

    一个茶楼伙计急忙走了上来,笑呵呵的问道:“这位客官,这是本茶楼最好的灵茶了,采自北芪山三花圣殿旁边的一株万年领茶树上,是整个北屿独一无二的选择。”

    茶楼众人听到这话,全都大吃一惊,继而全都大笑不止,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这个胡说八道的茶楼伙计。

    大胡子咧嘴一笑,哈哈一声,拍着茶楼伙计的肩膀说道:“你这小二满嘴胡言,先不说三花圣殿已经被花圣女收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便是真的还存在于北芪山,以你们茶楼的实力,能安然无恙的在那里采茶?你们这些黑心的商……咦,杨杨杨……”

    说到最后,大胡子怪叫一声,脸色狂变之下,下意识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这一声怪叫,吓了所有人一跳,全都一脸诧异懵逼的看着大胡子。

    茶楼伙计笑呵呵的对大胡子说道:“这位客官刚才想说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大胡子脸色一变,急忙转了话头,哈哈干笑一声,说道:“样子不错,这茶壶样子不错。”

    杨真笑呵呵的将茶水放在桌上,倒满之后拍了拍大胡子的肩膀,说道:“客官慢用!”

    大胡子哪里还敢喝这茶水,别说是三花圣殿旁边茶叶树上采摘下来的,就是九天瑶池附近采摘下来的,也不敢当着杨真的面喝啊。

    只是大胡子一万个没想到,整个北屿都在寻找的杨真,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成了茶楼的一个伙计。

    这……大胡子看着杨真离开的背影,急忙抹了一把汗,喃喃自语:“这还真是杨真啊,行事诡异莫测,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如果让人知道,整个北屿翻了天都找不到的杨真,居然跑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茶楼里面来做伙计,肯定会掉落一地的眼珠子。

    大胡子不敢将杨真的踪迹泄露出来,匆匆喝了一杯茶之后,便离开了茶楼。

    茶楼的一个角落,贱猫懒洋洋的趴在窗户上,撇嘴对着杨真说道:“小子,本尊让你感悟生命,你不好好感悟,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杨真甩掉肩膀上的毛巾,没好气的瞪着贱猫说道:“妈的,你还有脸说,生命是这个天地间最为神奇的所在,如果本骚圣轻松就能够感悟的话,那岂不是直接长生不老了?”

    贱猫嘎嘎一笑,说道:“你不好好感悟生命,将来如何帮骚鸡涅槃?”

    杨真一脸疑惑的看着贱猫说道:“贱猫,现在我越来越好奇,生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看这芸芸众生,都在忙忙碌碌,所追求的东西却大多都是虚无缥缈,长生之说更是无稽之谈,成为天地间至高存在?挖草,就算是成为了天地间的至高,还不是要受到天地的桎梏?”

    贱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道:“这个你别问本尊,本尊若是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杨真深吸一口气,看着酒楼外大街上人来人往,没好气的说道:“涅槃而已,要不要弄这么麻烦啊。”

    贱猫看了杨真一眼,干脆不说话了,良久之后,才好奇的问道:“小子,你已经入道,这些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感悟,既然人人都在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那这种行为就没有错,只是人各有志不尽相同罢了。”

    杨真一愣,点了点头说道:“说起这个来,本骚圣倒是觉得凡人这一生倒也不错,你看看酒楼里的这些伙计,他们终生追求的东西都很简单,给他们一点晶石,他们就很是满足,可不像修士这般复杂。”

    贱猫闻言吓了一跳,惊疑不定的看着杨真说道:“挖草,小子你现在的想法很危险啊。”

    “为什么?”杨真一脸好奇的问道。

    贱猫啧啧称奇,看着杨真说道:“如果你继续观察凡人,很有可能一不小心便化凡,虽然化凡是无数修士都在追求的一种至高境界,可是如果你这个时候化凡的话,别说五族的人能够轻易杀死你几百回,便是现成的条件都摆在你面前,你也无法帮骚鸡涅槃了。”

    听到贱猫的话,杨真眼神一呆,喃喃自语:“妈的,有没有这么邪乎啊,这天地间还真有突然化凡这种事情?”

    一个牛逼哄哄的修士,突然间化凡,变成了凡人?

    这事儿怎么听都觉得有些扯淡。

    “天地变数不知凡几,鬼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果化凡这种事情也有判断依据的话,那天底下不知道多少人能够轻松化凡,化凡也就没有这般神秘和至高了。”

    杨真深吸一口气,将目光看向了茶楼诸多茶客上。

    “小二,上茶,哔其娘之,今日的茶水为何上的如此之慢?”

    听到客人怒吼,杨真急忙将毛巾搭在肩膀上,乐呵呵的说道:“来了,来了,客官稍等,这就给您上最好的茶,这茶可不得了啊,据说曾经是西王母后花园一颗大梨树曾经种过的地方,长出来的茶树,香的很。”

    ……

    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这半个多月的时间,杨真一点头绪都没有,贱猫这个混蛋更是将一本太上观想篇扔在他面前,便再也不管不顾了。

    对生命理解的越是深刻,杨真帮骚鸡涅槃的时候,骚鸡得到的好处便越多,这是贱猫所说,最有可能让骚鸡这混蛋直接涅槃成大圣金乌的途径。

    事关骚鸡涅槃的事情,杨真自然不敢怠慢,只是生命的意义这种事情,便是让蔚蓝星球上最牛逼的砖家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杨真这只知道莽的家伙,何尝能够感悟出来?

    这东西和数学一样,简直不是悟性高就能够理解的东西,十几天的时间,着实让杨真有点挠头。

    杨真将茶壶放在客人桌子上的时候,猛地想起了方才那个年轻和尚的话,一时间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天下浮屠分究竟,不枉浮生一杯土。

    茶楼里面的人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杨真却忽然反应过来,这便是人生啊,刚才那个年轻和尚的人生。

    在浮屠中追求真谛,不让自己百年变成一杯土之后才去后悔,念及此处,杨真不由的有些感慨,西域这群和尚在佛偈的感悟上,还真是有点东西,在这方面,恐怕整个茶楼里的所有修士加起来,也比不上方才那个和尚。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杨真身上,见杨真呆立当场,好像傻掉了,全都一脸的错愕,接着全都取笑起来。

    尤其是杨真面前一桌客人之中,那个怒吼之人,砰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瞪着杨真吼道:“哔其娘之,赶紧倒茶啊,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把你脑袋拍碎?”

    杨真猛地从顿悟中清醒过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一个化神期修士,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客官,您说话能不能客气一点?”

    “哔其娘之!”

    咣当一声,茶具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整张桌子都被这脾气暴躁的化神期强者掀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