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话之我是传奇 渡红尘

第488章 真正的天庭,卑微的人族

    李昊有些错愕,冥冥之中似乎受到了指引,向着远方望去。

    一个女人,面容清秀,身材单薄的女人。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身上的气息,与李昊手背上的女娲印记有了强烈的反应。

    女娲对这种奇妙的感应同样愕然,神情诧异地看向李昊。

    这种感觉?

    他身上怎么会有自己的气息?

    女娲心中疑惑,但看了眼李昊身旁的两人,不由黛眉紧蹙了起来。

    洞天圣者!

    哪怕是在天庭,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见到洞天圣者,更别说还关系如此紧密。

    女娲黛眉微蹙,顾不得思索李昊身上为什么会有自己的气息,转身消失在幽深的小巷内。

    李昊同样陷入了沉思。

    女娲印记的响应,让他不得不怀疑刚刚看到的人是否是女娲。

    只是李昊对女娲的了解仅限于孟婆薰,以及加百列等人的描述。

    在她们的描述中,女娲是人族上古时代的至强者,而且还是无限接近于证道的神迹强者。

    不,或许已经证道也说不定。

    而女娲补天的故事流传至数十万年后,李昊并不能确定女娲补得到底是哪片天。

    难道,刚刚那位真的是女娲?

    若是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女娲,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女娲补天,难道与幽冥世界降临有关,还是说?

    李昊沉思着,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对上古的了解太少,太少。

    尤其是关于这些上古时代的大人物,更是少之又少。

    “怎么了?”

    黛丽丝发现李昊的变化,疑惑道。

    李昊微微摇头,深深地看了眼女娲消失的地方,道:“刚刚看到一位熟悉的生灵,不知道是不是我认错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去那边看看。”

    黛丽丝有些意外,但并没有过多追问。

    她微微颔首,拉着不情愿地瑶瑶转身离去。

    李昊则转而向女娲的方向追去。

    “有人跟踪,你们先走。”女娲察觉到李昊的跟随,不动声色地对两人吩咐道。

    两人眉头紧锁,有些意外,还有些沉重。

    不过他们并没有多言,甚至没有做出更多的动作,转而自然地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女娲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走动。

    因为,她也想知道,李昊身上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印记。

    李昊凭借着印记,很快就找到了女娲的方位。

    两人立在拥挤的人群外围,仿若普通的陌生人,谁也没有多言。

    “你不该追来。”女娲瞥了眼走上行邢台的执法者,瞳孔微微眯了起来,声音宛若黄鹂般清脆,淡然道。

    李昊道:“只是有个小小的疑惑。”

    女娲深深地看了李昊一眼,并未言语。

    知道现在她都没有弄清楚,李昊身上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印记,对方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很像我一个朋友,或许能称作朋友吧。”李昊沉吟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其实他也有些后悔莽撞追来。

    因为他即便确认对方是女娲,未来的人族至强者,但对李昊而言其实也并没有意义。

    只是现在已经跟来,李昊自然也不好再直接退去。

    同时,他对于此时的女娲,也有着极大的好奇。

    未来的人族至强者!

    朋友?

    女娲嘴角微翘,神情有些怪异。其中有疑惑,还有些许的嘲讽。

    她固然不知道李昊的身份,但也能隐约感觉出其不凡。

    毕竟那位洞天境界的圣者,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而能与这样的人并肩而行,显然不会是普通存在。

    更别说李昊的衣着服饰,无不展现出不凡的出身。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贵族与贱民不存在友谊!

    所以在女娲看来,李昊的这句话纯属借口,而且还是非常可笑的借口。至于李昊的目的,她不知道,却也不妨以最恶毒的心思去猜测。

    女娲心中警惕,冷淡道:“这位君上可能误会了,贱族生灵怎么敢认识您这样高贵的存在。”

    李昊眉头微皱,对女娲的态度有些不舒服。

    同时,他心中有些疑惑。

    从女娲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似乎对所谓的贵族非常不友好。

    女娲似是感受到李昊的疑惑,嘲笑道:“君上可曾看到上面的那人,你可知他因为什么被判处极刑?”

    李昊顺着女娲的目光望去。

    那人约莫三、四十许的模样,算不得英俊,但气度颇为儒雅,看起来有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他身着青色的粗布衣衫,上面斑斑驳驳满是鲜血,显然在关押期间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女娲神色冷漠,平淡道:“他就因为在行走时不小心蹭了贵人们的车辇,就被城中的守卫抓住处以极刑。”

    李昊眉头紧皱,心中感觉有些荒谬,有些不可思议,错愕道:“就因为这个?”

    “嗤。”

    女娲闻言,嗤笑出声:“就因为这个,难道还不够吗?黄级贱族,什么时候如果贵人们的眼睛。”

    李昊面皮微微抽搐,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他早已经知道这个时代规矩森严,也知道血脉等级制让低级血脉的生灵备受压迫。但当他真的来到这个时代,亲眼看到这荒唐至极的一幕,心中不免生出些许的凄凉,些许的悲愤。

    堂堂人族,就因为不小心蹭了下贵族的车辇,就要被处以极刑!

    这,难道就是天庭的法!

    这,难道就是天庭的道!

    李昊在天使族的时候,只感受到高贵血统带来的权利。但还是第一次,也是首次,真切感受到血统制度对低等级血脉的压迫。

    李昊沉默片刻,道:“你似乎已经习惯了。”

    女娲冷漠道:“看的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这就是贱族的命,与生俱来的命运。他们生而卑贱,生而注定了要承受压迫。”

    女娲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但就是这平静的话,却宛若一柄柄钢刀,宛若一把把利刃插入李昊的心脏。

    人族,生而卑贱!

    人族,生来注定了要接受压迫!

    这,就是天庭的法。

    这,就是天庭立下的道!

    李昊突然陷入了沉默,陷入了沉思。

    他回想起田覆的话。

    这是个病态的世界,是个已经扭曲的世界。

    强者,得不到应有的尊敬。血脉者,生而窃取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