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第七百三十章 北冥神剑 (月票补更)

    庙内正当央,段沧海与公孙小蝶两个紧紧相偎,目中警惕带有杀意的看向对面不远处一个笑眯眯持着铁胆的大胖子。

    胖子身后还有两男一女,是厉家老大,老二,以及大妹,每个人眼中燃着火焰,气势汹汹如猛虎,

    段沧海脸色青白,左手血筋暴起,点点寒霜在附着外衣,四指弯曲,小拇指笔直如剑,那寒霜在澎湃内力与剑气之下,化作水滴淅淅沥沥的流下,头顶更有袅袅白烟腾起。

    其内功火候,的确是骇人听闻,其现在逼出寒气的手法,应该就是六脉神剑当中的少泽剑法,变化精微。

    僧人手上的佛珠化作白色粉末飘了满地,两只红色的手掌负在身后,颤抖不停,手腕处各有一条赤红色的红芒线沿着手腕朝着整条胳膊蔓延。

    在僧人对面,小苏公子瞪着鼠眼,脸色晕红,气息急促,起伏不定,身旁两个少女一左一右的各抵着他的手心渡气。

    道人手上的拂尘断裂开来,乃是被好似铁锤一样的重物撞击,在他身侧,围着三个相貌相似,气息如一的男人,是王家兄弟。

    两个小厮瑟瑟之间被厉家五虎中的三虎和二妹围住,看模样不叛变已经是不错的了。

    落入项央眼中的就是这副画面,浓眉舒展,看来大势已定,有心算无心,段沧海这帮人怕是危险了。

    以他目力见识,刚刚黑暗之中,江思鸿应该是从先前藏好的地方突然出手,于黑暗之中袭击公孙小蝶。

    这一招乃是攻敌必救,真正目的则是段沧海,所以段沧海应该是吃了一个暗亏,高手相争,点点弱势可能都致命。

    那僧人和小苏公子应该是对了一掌,刚刚那声黑暗之中的肉掌交击就是两人发出,力道猛烈,湮碎佛珠,仿佛虚空炸过一道雷霆,项央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好掌力。

    至于那太明道人以及王氏兄弟也是如此,王氏兄弟突然从藏匿之处窜出,攻其不备,使得道人吃了暗亏,拂尘被断。

    “神沙上人,你的赤砂掌虽然至阴至邪,刚猛无比,但存在致命缺陷,现在受到我少阳玄功的反冲,毒掌掌力反噬,不必再苦撑了。”

    破庙内沉静的气氛被打破,小苏公子得到两个少女渡气相助,已经恢复几分状态,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满是得色。

    少阳玄功虽然难以抵挡北冥神功的吸功之法,却最善克制阴邪之气。

    刚刚他以自己苦修多年的少阳真气配合震天铁掌加以发挥,一连叠出三十二层柔劲,积柔成刚,运劲成方,横推而去,掌力强绝。

    神沙上人听到此言,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红艳中带着一层热气,双手并指,互相连点自己双臂几处大穴,又从袈裟下取出一粒白色药丸吞服,感觉好受不少。

    诚如小苏所言,他的赤砂掌虽然威力无穷,但有缺陷,那就是赤砂之毒猛烈无比,伤人伤己,极容易反噬。

    刚刚小苏的少阳玄功和震天铁掌掌力配和无间,一掌之下掌力倒卷如瀑布冲击,裹挟赤砂之毒反入他自己身体。

    要不是他常年修行此掌,知道缺陷,备有解毒之药,怕是直接死在反噬之下。

    “少阳玄功,震天铁掌,你是武城小苏公子?好一道强绝掌力。

    你们苏家也算是武林名门,向来与世无争,这次掺和到我朝天盟和七星楼之间,不怕就此灭门吗?”

    见到神沙上人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被小苏废掉大半战力,公孙小蝶秀眉一竖,清脆如风铃的声音传出,凤仪生威,毫无惊慌之感。

    “既然我七星楼能用人,就能保得住人,何况你朝天盟在江湖上也不过一流而已,何德何能敢放口狂言?”

    江思鸿缓进一步,两个铁胆在手中哗啦哗啦作响,依然笑眯眯的模样,眯如狭缝的眼睛却是寒光闪闪,掷地有声。

    “段沧海,你是一代奇才,中了我的冰蚕毒掌尚且能以北冥神功和六脉神剑化解,当真匪夷所思。

    本来今天我是必杀你的,但现在我改了主意,服下这枚断肠腐骨丸,臣服我七星楼,梁楼主胸襟如海,气度非常,必能让你发挥全力,建立一番功业。”

    江思鸿的确是心内惊叹,在后天境界能接下他全力一掌的,实在不多。

    他曾在一个高僧助力下练成半段易筋神功和半段寒冰真气,衍生出一门寒冰易筋功,真力无匹,凝如冰山,纵然北冥也难以撼动他的凝然真气。

    在投靠梁东竹后,更在对方的支持下,吸纳了两条天下至寒冰蚕,练出的冰蚕毒掌莫说赵国,就是放眼燕赵魏之地,在后天也是首屈一指。

    而刚刚段沧海为了保护公孙小蝶,尽数接下他一掌,只是脏腑微荡,简直是不可思议,他起了爱才之心。

    “宵小之辈,也配让我段沧海臣服?换了梁东竹亲来还差不多,况且你以为你赢定了吗?”

    段沧海英眉一挑,嘴角冷笑,长发飘飞之间,倏而举臂伸指。

    右手拇指猝然射出一道无形剑气,随着寒意散发,凛然生威,锋芒之气大盛,让人直起鸡皮疙瘩,恰如石破天惊,风雨大至。

    一击之下,隔着两丈距离直接将江思鸿身后的厉家老二削掉脑袋,血如泉涌,喷溅而出。

    这一剑乃是六脉神剑的少商剑,剑路最雄,劲力最猛,一击如阔剑横飞,直接枭首,锋芒犹胜过实体剑,剑气之威利于厮。

    这番变故实在太快,段沧海出招实在太快,太漫不经心,纵然江思鸿想要救助也赶不及,脸色阴沉,铁胆骤然一合,显然动了真怒。

    “二弟(二哥)”

    厉家五虎,二虎虽然不太显眼,但武功也是一流,最善拳法,岂料一击就被段沧海以六脉神剑毙杀,其余四兄妹齐齐悲呼一身,望着段沧海恨不得生啖其肉。

    段沧海则面色恢复红润,借着刚刚那道少商剑,将体内残余的冰蚕毒掌掌力尽数排开,气势大盛。

    在庙内众人瞠目之间,张口咆哮,在浑厚无比的真气加持下,恰如狮子狂吼,音浪滔滔,震得整个破庙都摇摇欲坠,头顶沙灰掉落,横梁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