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停在这二天 二日天王

505、有种不谋而合的感觉

    “经过短暂的交火,巴颂他们当场击毙了两名歹徒,抓捕了三人后才进入了冷冻库深处。”

    “等到他们进入冷冻库后才发现,原来那里居然关押着十多个年轻的女孩以及儿童,最大的只有二十岁,小的只有七八岁,是个人贩窝藏点。”

    “如果这样也就罢了,毕竟单单只是贩卖人口的话,至少这些人还能活下去。可是更加残酷的是,里面正在进行着人体器官的交易,正在给一个女孩进行器官摘除手术。”

    说到这里,陈彦兵并没再说下去了,神情显得异常沉重,目光之中却带着一抹浓浓杀机。

    显然这些犯罪分子的恶毒手段让他异常憎恶,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虽然陈彦兵说得比较简单,但是冯志伟和雷克莱雅也能感到其中的凶险。

    如果当时陈彦兵没有听从查颂猜的劝阻,还是要进入冷冻库查看的话,那么迎接他们的可能会是死亡。

    尽管查颂猜身手不错,但是里面的歹徒也多,而且还带着不少火力凶猛的枪支武器。

    只要进去了,基本死定了。

    想到这里,冯志伟也不由为陈彦兵捏了一把汗,随后问道:“老陈,那你这个庇护所应该是给那些救回来的孩子住的吧?”

    陈彦兵点了点头:“是的!那些被救出来的孩子,有些已经回去了,还有些暂时还没联系上,所以一直住在哪里,让他们暂时有个栖身之所。”

    “另外这些人有的需要身体上的治疗,更多的是需要抚慰心理上的创伤。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我也安排保安力量负责守护,并安装了监控,警方也加大了巡查力度,用于保障他们的安全!”

    就在这时,车子停了下来,前面传来查颂猜的声音:“老板,我们到了!”

    陈彦兵点了点头,对周平等人说道:“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所谓的庇护所其实就是一栋三层楼,每层楼都有保安负责看守。

    看到陈彦兵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个皮肤微白,眼神很是犀利的白人男子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老板,你来了!”男子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周平等人,然后恭敬地对陈彦兵说道。

    “恩,莱特,最近这边有什么异常吗?”陈彦兵直接问道。

    “报告老板,没什么大动静,不过前天周边似乎多了几个陌生面孔,而且他们有意无意间观察或者打听我们这边情况。”被称为莱特的白人保镖如实禀告道。

    周平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个时间循环里,他们一行就是在这里再次遭受到了袭击。

    不仅陈彦兵和冯志伟受了很重的伤,而且就连雷克莱雅也失去了一条手臂。

    哪怕是明知道时间必然会重置,周迅当时也是十分痛心。

    他沉声说道:“陈老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估计这里已经被黑死病的人给当成了目标,后面要小心了。”

    “以他们丧心病狂的作风,到现在还没对楼里的人下手,估计是想先解决你,然后再对庇护所里的人下手!”

    听到周平和陈彦兵的对话,冯志伟感觉有点蹊跷,于是问道:“老陈,周老弟,你们这是在说什么?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对于冯志伟的疑问,陈彦兵也想对他隐瞒什么。

    毕竟,两人相交莫逆,本身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于是,陈彦兵组织了一下语言后,缓缓对冯志伟说出了从他破坏了黑死病组织的器官交易后,在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

    从公司员工遭到恐吓威胁,到自己遭遇杀手的袭击等等都一一说了出来。

    冯志伟虽然早就有了一些猜测,可是听完整件事后,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彦兵。

    “我说老陈,以你今时今日在泰国的身份和地位,居然还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对你下手?”

    陈彦兵苦笑着摊了摊手:“嗨,没办法,正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那帮家伙本来就是无恶不作,根本不讲什么规矩,我坏了他们财路,被如此疯狂报复也很正常!”

    “不过,就他们这样的罪恶行径,即便我再次见到,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绝对不会视而不见!”

    冯志伟点了点头,对于陈彦兵的性格,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他是赞同地说道:“不错,老陈你这事干得对!遇到这样的事,只要内心还有点点良知的人都会这样做的!”

    “不过老陈,至于这个黑死病组织,你放心。不管它们有多狡猾,我相信只要我和你联手,肯定会查出他们底细,将他们在这里一网打尽!”

    陈彦兵点头说道:“嗯,我和周老弟也是这么想的,如果真能够消灭这些该死的混蛋,将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周平也附和道:“冯老哥,陈老哥,黑死病组织虽然很神秘,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会揪出它们,而且现在也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

    听周平这么一说,冯志伟很感兴趣的问道:“哦,周老弟说的方法是什么?”

    于是周平对冯志伟说出了关于从监狱里的犯人入手调查黑死病组织的事。

    “不错,这个方法可行,只要这段时间注意自己的安全,那个什么黑死病组织头目黑狐肯定跑不了!”

    冯志伟这话说得非常的自信,他也的确有那个能力。

    只要知道了黑狐的身份,他就跑不掉了。

    毕竟冯志伟和陈彦兵等人的势力也非常大,而且还非常有钱。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当累积到足够多的数量,开出高昂的悬赏,黑狐必然在劫难逃。

    周平心里却有些别样的想法。

    必须承认冯志伟的想法肯定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件事最重要的还是时间。

    毕竟对方也知道陈彦兵的能量,为了避免自身更大的麻烦,直接豁出去,不惜代价解决掉了陈彦兵,那么一切都会变得没有意义了。

    当然,周平也不至于去戳破这一点。

    他自己拥有着时间重置的金手指,并掌握了如何让时间不断重复的小窍门,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反正周平有的是时间和他们玩,而且每次通过审讯都能不断累积有用的信息,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总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就在他们小声交谈的时候,周平一行人已经进入了这个临时庇护所小楼。

    小楼一层是保镖住宿的地方,而二楼和三楼住的是那群还没联系到亲属的落难儿童以及少女们。

    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来这里旅游的欧美国家的单身客,也有不少是来自东南亚等国的游客。

    看到陈彦兵等人来了以后,他们都带上发自内心的感谢之色迎接他们的到来。

    看着这群儿童和少女可爱天真的笑容,陈彦兵也觉得自己做得太对了。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哪怕自己明知道会遭受各种报复式的恐怖袭击,他还是帮助他们的。

    冯志伟、雷克莱雅以及周平也被这个温情的画面给感动了一番。

    周平这时不由想起了上次说的事,于是直接对陈彦兵再次说了出来。

    “陈老哥,冯老哥,你们也知道我成立了一个基金,可惜成立的时间太短,没什么影响力,所以我想在这边搞一搞,刷一刷存在感。”

    听到周平半开玩笑的说词,陈彦兵却丝毫不敢怠慢,相反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实际上一直以来,无论是他还是冯志伟等人,都想着能够更多的跟周平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合作。

    在周平的老家三江市合作,投入私人博物馆,其实就算是一方面。

    “哦,周老弟打算在这边建个什么类型的基金呢?”陈彦兵迫不及待的问道。

    冯志伟也好奇地问道:“周老弟究竟有什么打算?如果不嫌弃的话,老哥我也愿意略尽绵薄之力。”

    周平叹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二人说道:“看到这么多的孩子和少女,因为各种人贩子被拐骗到这里,变成商品贩卖,所以我想在这也建立一个类似的救援基金会!专门针对那些被拐骗的人群,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让他们可以尽快的走出阴影,开始新的生活!”

    冯志伟听到周平这个想法以后,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就说道:“周老弟这个想法非常不错,也算我一个!”

    陈彦兵更是当仁不让地说道:“周老弟,要不这样吧,我们三人一起办理这个基金会你看怎么样!”

    周平对此当然是毫无异意。

    和上个时间循环一样,他们三人坐下来探讨了一番关于筹备这个庇护所基金的事。

    在上个时间循环中,周平和他们就有过一次讨论,而且得出了最好的结论。

    于是,这次周平在冯志伟和陈彦兵惊讶的眼光中,说出了他们上次直接循环中定好的最后结论,而且将方方面面的细节都结合当地的实际进行了梳理和安排。

    “不错,周老弟这些建议非常的全面,完全没有问题!”冯志伟以及陈彦兵对于周平的所说关于庇护所的建议以及方式都感到十分的赞同。

    实际上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上一个循环之中他们主动提出来的,当然会有种不谋而合的感觉,又怎么可能有意见呢?

    “嗯,那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先把这个什么黑狐给揪出来解决掉,那么以后的事都好解决了!”周平扬手虚空抓了抓道。

    旁听的雷克莱雅也是满眼冒星星的看着周平。

    严格说来,雷克莱雅和周平的正在接触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以前对他有过调查,那也不过是书面上的资料,如今亲身体验过他的才华和能力后,深深地被他给吸引住了。

    ……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他们一群人在这个临时庇护所里,和这些落难儿童以及少女们一番聊天安慰和关心。

    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对于这些儿童和少女来说,身体上的痛苦还在其次,主要还是来自于心理上的创伤。

    单单只是心理医生的引导,其实并不足以真正抚平他们心灵上遭受的折磨和打击,更多的还是需要时间来进行调整。

    时间能改变一切,时间也能磨灭一切。

    当然,像这样和他们进行耐心的交流以及谈心也是一种积极的治疗方式。

    只不过因为受害者实在太多,根本无法做到兼顾,只能选择那些急需宽慰的孩子,进行必要的交流和疏导。

    陈彦兵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看了看自己的腕表,对周平等人说道:“老冯,周老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先回去,以后有空再过来看看吧?”

    冯志伟乐呵呵地看着身前那些天真的儿童,挥挥手说道:“孩子们,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爷爷再来看你们好不好?”

    “冯爷爷,你可一定要来哟!”一个年纪大约七岁左右的小男孩有些不舍的说道。

    “对啊,冯爷爷、陈爷爷还有周叔叔和莱雅姐姐,你们有空时间就过来玩吧,我们会想你们的!”

    冯志伟似乎也非常喜欢这些小孩,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眼神说道:“好,好,好。只要爷爷有机会一定会来看你们的。而且下次来的时候还会给你们换个大的房子,你们说好不好?”

    “真的吗?谢谢冯爷爷!”

    “哇哦,我们有大房子住了!”

    ……

    最后,周平和冯志伟等人在那些天真的小孩子眼中有些依依不舍地出了小楼。

    “老板,慢走!”门外,保镖莱特恭敬地说道。

    陈彦兵点了点头对他说道:“莱特,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保护着他们知道吗?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

    莱特立即保证道:“放心吧,老板我会保护好他们的!”

    就在这个时,周平眉头微微一皱,对身侧的雷克莱雅打了个眼色。

    “周,怎么了?”雷克莱雅看了看四周后,显得非常自然地挽上周平的胳膊,靠近后小声问道。

    “莱雅,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似乎从我们来到这里以后,就一直有人盯着我们这边。”周平低声和雷克莱雅说道。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