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为我天剑,挣命十载(5/5)

    刀剑再度相交。

    万龙柯几乎要呕出血来,周身上下似有无数长剑嘶鸣,劈斩,身躯裸露的皮肤上撕扯出一道道血痕,剧痛难耐,重忍不住撤下力道,暴退三丈。

    旁边亭台已经化作齑粉。

    以气力强盛,刀法霸道称雄的五品香主万龙柯,正面交锋中,竟然不敌而退。

    他已是极为狼狈,可修为距离他还有足足一品加半品境界的宏晖更是狼狈,周身剑袍染血,却更是痛快,更是酣畅淋漓!

    “哈哈哈,痛快,痛快!”

    那人似乎无惧,倚剑大笑。

    万龙柯忍不住退了一步,心中震动,眼眸几乎要被眼前这中年男子的锋芒刺痛。

    这几乎不像是个扛着生活,门派,和职责,几乎就要被压弯了腰的中年男人。

    眉目飞扬。

    浩浩剑光冲天起,宏晖笑声骤止,右手扣剑,便有凌厉杀机现世,周遭数人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麻,几乎本能就要退避,也有素来悍勇之辈,不退反进,勾勒了左右虚空,形成天地异像。

    长啸声中,那柄大椎般的宽剑嘶鸣长啸。

    亦有暴烈剑光,如奔雷行天,堂皇正大而来。

    众人瞪大了眼睛。

    宏晖按剑,双眸神采凌厉飞扬。

    他手中的不是当年伴着他成名的天龙骨,也不是十六岁时候,自师父手中接过的云霄剑,那只是一柄天剑门制式长剑。

    门中弟子但凡剑法内功,有一项得登堂入室,便会蒙门派赐予,古法而成,算是锐利精良。

    他手中这一柄剑更要修长两分。

    那剑微微震颤,泼天也似的浓郁剑光收敛,反倒是幽静入水,剑锋震颤,左手捏了剑指,右手中长剑笔直前刺。

    银光落下。

    王安风身前瞬间倒伏了数名五人,身旁是宏飞白,其同门师娘皆跟在身后,寻常剑派弟子此时已经有了三分的慌乱,可宏飞白却仍旧镇定。

    先前失魂落魄的秀丽女子,此时反倒是抿紧了唇,一言不发,只是跟在了王安风,宏飞白的身后,急急向着门派的方向走去。

    那里应当也是此时的宏晖所在之地。

    一路上能够看得到倒伏在地面上的各派高手,都是能够在附近百里内叫出名字来的硬手,却只因为喉咙上一道剑痕而死。

    偶有遗漏,不知此事仍旧朝着天剑门的弟子出手暗袭,却远远不是王安风和宏飞白的对手,被尽数刺死在路上。

    宏飞白抬眸,看着远处青葱山影,满天流云层层叠叠,看去祥和宁静。

    距离天剑门的山门,已经很近很近了。

    再往前面不远处,在山脚下有个凉亭,他小时候常在那里和师妹玩耍,练剑。

    他眼中浮现痛苦,握紧了剑柄,朝着山门方向处大步走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手中断剑突然鸣啸,其音凄厉,如在悲鸣。

    身后众弟子佩剑跃出剑鞘。

    王安风握着同样鸣啸不止的长剑,猛地抬眸去看,双眼霎时间瞪大,黑瞳之中,天上层云尽散,极尽纯粹明艳的剑光流转而过,徐徐散尽。

    天剑门弟子已目瞪口呆:

    “这……”

    “老爷子出手了吗?”

    那秀丽女子身形晃了晃,几乎要跌倒,却又站稳,咬紧了牙,展现出一派峰主夫人的模样来,咬着牙,道:

    “继续走。”

    “是,师母……”

    众弟子回应,王安风抬眸,看着那惊艳无匹的剑光流影,握紧了手中之剑,他本身就是六品的剑客,看到的东西更多,那流淌的剑意强度,不可能是前些天的宏晖能够斩出。

    脑海中回忆起今日宏晖所说过的“报偿”。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他心中震动难言,握紧剑,和宏飞白一行人加快了脚步,顺着道路往天剑门的方向疾行而去。

    “好,剑,术……”

    身姿魁伟,暴戾好斗的虎剑派剑首看了看刺穿自己心口的长剑,面目浮现赞叹感慨之色,朝着后面仰天倒下,埋入积雪当中。

    那柄成名一方的齐名宽剑倒插在一旁。

    在场其余众人肝胆俱裂,恨不得转身便跑,可是这个时候气机纠缠牵扯,这个时候,无论谁敢异动,都会迎来不比刚刚那一剑相差分毫的剑光。

    宏晖咳嗽了两身,身子已经看得出极为明显的虚弱,却未曾丝毫退意,似乎在他的过去二十三年来,从未有一日能有过如此的快意。

    宏晖面容依旧冷硬,道:

    “下一位谁来?或者,一起来?”

    掌中长剑微转,男子脸上已经是毫不在意的神色,未等到那些人有所回应,他已经笑一声,提剑踏步向前,道:

    “罢了,还是我先来吧。”

    剑光闪动,俱都是天剑门门中最为基础的剑术,但是这些基础的剑术却在放下剑心二十三年又重新拾起的剑客手中绽放出了无匹的威能。

    剑招不过也就是外在,重要的,是其内流动的剑意,在于握剑之人。

    天剑门宏晖,千日驻足。

    一日千里。

    剑意浓郁,越发暴烈而高昂。

    已经无法遮掩。

    天剑门位于此山之巅,突然有一道明艳剑光亮起,后有四道流光追随,随即如暴怒护子的猛虎一般,以恐怖的速度撕扯开天地,朝着下面疾驰而来。

    百丈之外,王安风和宏飞白当先一步,踏过山崖,看到了那崩塌的亭台,倒伏的江湖高手,还有那明艳的剑光。

    万龙柯面色已是大变,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顾不得什么气机牵引,顾不得全身而退,只是放弃了抵抗,朝着远处疯狂逃窜。

    悠扬的剑吟声响起。

    天剑门中剑光收敛,出现五人,为首者须发皆白,看向下方,满面悲怆,宏飞白止步,握紧了断剑,身躯控制不住,微微颤抖。

    时有剑气纵横,天地素白为雪,白发者持剑,剑袍染血。

    豪气冲霄起,弹剑作此歌。

    宏晖大笑道:

    “天下皆言天剑气数已尽。”

    “我今日便以此剑,为我天剑,挣命十载!”

    一命,一剑。

    这剑足足二十三年未曾出鞘矣。

    手腕微震。

    既为剑客,当以下,克上。

    便有凌厉剑啸声冲天而起,散尽了天光云海……

    PS:已经虚脱了(_)

    从好几天前远大通知就开始,一直修改到现在,心身俱疲

    明天的更新,诸位,愿我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