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天明又一村

第三百六十六章 奥木柒村(3/3)

    次日一早,青木司带着并不多的行礼,坐上了火车。

    先坐到了栃木县足利市,而后,青木司坐着巴士前往了足利市的近郊,在公路上下了车,沿着一条小路,提着行李箱慢步走着。

    他的目的地,是一座叫做奥木柒村的小村子。

    奥木柒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说句实话,也算得上是乡下了巴士都不直达,还得自己走一截才能到。

    沿途的树木繁多,只可惜此时时值冬日,只剩下些枯枝烂叶,若是春天来,路边盎然的绿意,恐怕也是个不错的美景。

    沿着小路缓缓向前,路边是暂时闲置的农田,虽然此时是下午时分,天气还算明亮,但却看不到太多人影,一切都无比宁静祥和。

    只是

    不知为何,青木司越走,越觉得眼熟。

    就好像,自己来过一次似的,这种既视感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摇了摇头,将它当做错觉,青木司终于见到了屋舍出现在了眼前。

    “这地方,若是用来旅游,休养,还真是个好地方啊。”青木司看着那路旁干净整洁的传统日式住宅,感受着这座村子安静祥和的氛围,只觉得好像烦恼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就是走的可真累!

    青木司提着行李箱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对比着手机里的照片,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的一层老宅,大门口,挂着春日野宅的牌子,青木司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啪嗒啪嗒轻盈跑动的声音还没停下,穹有些欣喜和迫不及待的声音就先传了出来:“是司吗?”

    “嗯,我来了。”

    青木司刚一开口,穹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房门,看着门口还没把敲门的手缩回来的青木司,直接张开了双臂,朝他抱了过来。

    青木司被她冲过来抱住,苦笑着退后了一小步,紧紧抱住了她:“慢一点,摔倒怎么办。”

    “好久不见,司。”穹紧紧地抱着青木司的腰,而在她身后,春日野杏腰上系着围裙,靠在玄关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青木司。

    青木司有些难为情的揉了揉她漂亮的银发:“好了好了,才一个月而已,我们每天都有发消息的嘛。”

    “那不一样”穹的声音满满都是撒娇的意味,春日野杏听着都有点吃醋了,穹对她都没表现的这么粘人这么可爱过,她对着青木司笑笑,说道:“辛苦了,快进来,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青木司看着穹还趴在自己怀里不动弹,无奈的伸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都下午了,你们还没吃午饭吗?”

    “司要过来,我们肯定要等你一起吃饭啊。”春日野杏看着穹在门口还不松手的样,哼声道:“穹是打算让司一直站在外面么?”

    穹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得松开了抱着青木司的手,她冲出来的太快,若不是青木司抱着她,恐怕穿着白色袜子的脚都要踩在家外面了。

    她拉着青木司的手让他进来,主动地接过了他的行李箱:“司把鞋子脱了就好,我先去放行李。”

    屋子并不大,玄关进去,直接就是厨房和客厅,左手边是两扇左右拉开的日式门,两室一厅,比起千叶的家要小了一些,但却也不显得拥挤。

    “司先去和爷爷打声招呼吧。”春日野杏及时的提醒着,青木司这才有些紧张的探了探头:“爷爷也在吗?”

    “嗯,他在房间里。”春日野杏指了指青木司左手边第一扇门。

    青木司点点头,看着穹去给他放行李,犹豫片刻,轻轻拉开了左边的门。

    他回家动静这么大,他觉得穹的爷爷应该听到了才对。

    拉开了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盘膝坐在房间内,面朝庭院,手边放着两杯热茶,背对着青木司,听到开门声,也不扭头回来看。

    这个房间差不多是主卧,除了客厅内通向房间的推拉门,卧室内还有个大的推拉门直通庭院。此时推拉门被拉开了一半,老者就坐在门外的木制地板上,看着庭院里空荡荡的一片,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爷爷好,我是青木司,最近寄宿在春日野叔叔阿姨家。”

    青木司有些紧张的介绍着自己。

    老爷子这才扭过了头,露出了自己那张饱经风霜的苍老面容:“嗯请坐。”

    他拍了拍手边的空位。

    青木司更紧张了,面前的这位老人,长相威严,不怒自威,看起来就不像是那种和蔼可亲的类型。

    他迈开脚步,有些拘谨的坐在了老人的旁边。

    老爷子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青木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说话虽然难掩沙哑,但却底气十足:“喝茶。”

    青木司拿起靠自己近些的茶杯:“是。”

    他轻轻抿了一口,微微蹙眉:这一杯热茶味道有些太浓了,对他而言有点苦的出奇。

    “喝不惯就不要喝了。”老爷子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不错,看起来还算一表人才。”

    “谢谢。”青木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说了声谢谢:“爷爷看起来也很”

    话到嘴边,青木司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好了,脑袋一转,才继续道:“看起来也很精神抖擞。”

    “快死的人了。”老爷子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

    他看向青木司,一双并不显得浑浊的眼,有些锐利的盯着他:“什么时候结婚。”

    “啊?”青木司一脸懵逼。

    “啊?”老爷子有些不满的重复了青木司的疑问声,而后,哼声道:“我问你,和穹什么时候结婚。”

    “不,我,我还”青木司没想到眼前这位老爷子,一见面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他是当真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更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老爷子只是板着脸:“穹的身体不好,要是结婚,得趁早。”

    “可是,我”青木司手都尴尬的不知道该往哪放。

    “多生几个吧,让其中一个姓春日野,这就是我唯一的条件。”老爷子自顾自的说着,就像没看到青木司有些茫然地表情似的。

    “可”

    青木司话没说完,老者忽然发起了火,一拍身边的木质地板:“男人要有担当!要果决!犹犹豫豫的,怎么能成事!”

    “可我还没想过要和穹结婚的事情,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而已。”青木司苦笑着,心里没什么怒火,他早就从穹和春日野杏那听说了许许多多关于爷爷脾气古怪暴躁的事,再加上他也知道老人身体不好,基本上大半条腿迈进了棺材,他肯定不会对老人生气。

    只是,他还真没想过怎么处理穹的事

    “还没有想过?”老人看着青木司,不怒自威的脸给予了青木司不少压力,他冷哼一声:“妹妹?我可不觉得穹是这么想的。”

    “不管你怎么想,要是不喜欢穹就跟她说明白,也免得她每天一副挂念情人的小女儿姿态,看着让人烦心。”

    老爷子话语说的很不客气,他顿了顿,继续道:“要是觉得她还可以,那就早点定下来,别想着吊着我的孙女。虽然她问题也很多,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浑浑噩噩,身体也不好,但我绝不会让我春日野家的人被别人愚弄。”

    他紧紧盯着青木司:“你觉得呢?”

    这老爷子说话间虽然很不客气,但青木司却从中听出了他关心穹的意思。

    虽然说话的方式有些怪里怪气的,但青木司也能理解,他苦笑着,点头道:“我知道的,我不会愚弄别人,也不想让别人伤心,只是这件事我不能草率的答应您,这是对您也是对穹的不负责。”

    “嗯”老爷子慢慢点点头,脸上竟然浮现了点滴笑意:“还算可以。”

    青木司这才反应过来,这老爷子刚才的话,恐怕早就设好了陷阱。

    这是在试探自己么?

    “好了,喝不惯茶就不要在这坐着了,去吃饭吧。”老爷子看到了青木司若有所思的表情,便毫不客气的开始赶人:“让杏把我的那份送到屋里来。”

    青木司只得苦笑着起身,点点头:“好的。”

    说完,他转身拉开了房门,刚一开门,就看到了穹站在门口,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

    他有些好笑的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脑门:“偷听什么呢。”

    “没有,只是在等你。”穹说着,自己脸都红了,也许是因为尴尬,她不由分说的拉起了青木司的手:“走吧,爷爷就是这样的怪人,我们去吃饭。”

    青木司犹豫一番,柔声道:“其实他很关心你的。”

    “是吗?”穹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意却满是否认的意思,她拉着青木司坐到了餐桌边上,紧挨着青木司坐到了他的身边。

    “司饿坏了吧,快吃点,我给老爷子把东西送进去。你也千万别因为老爷子生气,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嘴巴毒了一些,但人真的不坏。”

    春日野杏一边笑着一边收拾了一份饭菜放在了托盘上,送向了老爷子的房间。

    青木司急忙道:“我知道的,您放心,我肯定没生气。”

    “司果然是个成熟的孩子。”她笑着走进了屋子,客厅里暂时就剩下了穹和青木司两人。

    看着春日野杏走进了屋子,穹便更加肆无忌惮的跟青木司撒起了娇来,她抱着青木司的胳膊,对桌上的菜看起来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痴痴地看着他:“司有没有想我。”——

    PS:作者坐在酒吧喝着闷酒,一杯又一杯,直到头晕目眩,接近了自己的极限,才停了下来。

    呵,又是没有月票的一天么。

    作者举起酒杯,眼神迷离的把玩着。

    “你是”

    而后,忽然响起了有些熟悉的声音。作者扭头,竟然是读者搂着另一个作者正要从身后路过。作者急忙起身,露出笑脸:“您怎么会在这”

    “哦,这个月的月票给了这个作者,借此机会一起喝一杯。”读者笑着,轻飘飘道:“那没事,就打个招呼,我就先走了哈。”

    “慢走。“作者暗自攥紧了拳头,心中的委屈与难过,化作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服务员,再来一杯,纯野格加冰块。“。

    /txt/94005/。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