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五章 变局前夕

    “严天尊,你我之间应该没有任何恩怨。”秦牧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是自然,若是你与我有仇,刚刚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了。”严涉淡淡道,双眸的余光扫视着一旁的南帝朱雀,十分平淡。

    秦牧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压力,笼罩了自身上下,使得自身所处的空间与外界完全隔离,对方只需要意念一动,就能以雷霆手段击杀自己,没有人有能力在那么快的时间救援。

    这反而使他轻松下来,脸上笑容灿烂:“早闻严天尊以实力著称十天尊,今日一见,传言丝毫不虚。”

    严涉同样赞赏道:“牧天尊心性之坚毅,临危之不乱,实在也让严某刮目相看,不愧一代人杰。只可惜你终归还是太年轻,缺乏历练,现在的你,尚不足以与我争锋,也无法抗衡后世的天尊。”

    秦牧眸眼一动:“严天尊知道后世的情况?”说话时,他瞥过南帝,后者领会他的意思,径直走了出去。

    此地只剩下他与严涉。

    望着这幕,严涉笑了笑:“严某虽然不是牧天尊这样来自后世之人,但处于局中,也可窥得局势之一二。”

    他踱步道:“天帝太初虽然强横绝伦,无可争锋,但过刚易折,渐渐已是众叛亲离,木秀于林,本身弱点又太过明显,败亡之期已然可以预见。”

    “古神之中,除去天帝太初之外,当以天公、土伯等人为最,但他们几位道生古神,虽神通广大,但束缚太多,难以成事。其他如地母元君、四极帝君之流,更是目光狭隘、城府浅薄,不足为道,必将被后来者取代。”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笃定神情,负手说道:“遍数天下,在天帝太初之后,执掌寰宇者,必是我等众天尊!”

    听到这里,秦牧鼓掌赞叹道:“严天尊之远见,举世无双也,百万年风云变迁,不过君一席之间,只叹天帝等人无法窥见。”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并非天帝与诸古神目光短浅,而是他们乃是局中之人,不如你我看的清明。”严涉摇了摇头,“而且有的东西,纵然能够看清,也改变不了什么。

    比如我们这位天帝陛下,他昔日便已闻到了风声,所以果断扼杀了御天尊,但终归还是于事无补。

    他阻拦不了后天种族兴起的大势,御天尊虽死,却有云天尊接过他的大业,云天尊若败,后世还有秦天尊以及你牧天尊。”

    秦牧沉默下去,良久后目光炯炯道:“严天尊把这一切看的如此清晰透彻,难道不准备做些什么吗?”

    “做些什么,加入天盟,与云天尊他们一同奋斗?”严涉笑容中带着讽刺,“牧天尊,你不要太天真,天盟虽然是你开创,但我可以想象,它最终的样子绝对不是你所想要的。”

    秦牧肃然道:“严天尊若是愿意帮助云天尊,以你们的能力,足以镇压一切。”

    “天帝太初也觉得自己可以镇压一切。”严涉目光幽邃,凝望天外,“但我已经听到了他的丧钟。”

    “这不一样。”

    “一旦天盟推翻了他,就会变得和他一样,人民不需要活着的英雄,活着的也绝不会是原来的英雄。”

    严涉深深地看着他。

    秦牧缄默许久,再次昂然的抬起头,目光坚毅:“无论这一切变得怎样,我都相信,众生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变法革新,能够推翻旧有的一切,创造崭新天地。”

    “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严涉摇着头,似是感慨颇深。

    秦牧再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外面,步伐坚定,象征着他无悔的意念。

    望着他的背影,严涉表情平淡下来,喃喃道:“值得敬佩的变革者,只可惜我们的道不一样。”

    他对秦牧、云天尊之流欲行之路,并不鄙夷轻视,也欣赏这样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但绝不认同他们。

    所谓的变法革新,归根到底,不过是新生的事物推翻旧有的事物,但历史的浪潮下,新生的东西迟早也会变成旧有的。

    即便秦牧等人变法成功,亿万年之后,他们自己也会成为旧有的存在,被崭新的事物取代,一切不过是个循环。

    这样的道路,严涉兴趣不大。

    之所以要特别一见秦牧此人,乃是因为他不同于一般的所谓主角。

    牧神记世界,并没有具体的时间概念,就如凌天尊的物质不易神通所揭示,这个世界只有物质的改变,而没有时间变迁之说。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这四大元素,本身就并非独立存在,而是可以相互转化。

    这个世界,时间全数转化成了物质,因此时间的穿梭并不困难。

    故而秦牧此人多次穿梭在历史之中,留下了众多痕迹,龙汉时代可能并非他的最终点,他可能去过更久远之前的时代,比如前面的十六个宇宙纪元。

    严涉穿越时,牧神记这本书并未完结,他并不知道秦牧是否真的到达过更古老的时代,成为过什么人。

    但前面十六个宇宙纪元中,诞生的最强者,弥罗宫主人,后来曾封他做弥罗宫七公子,二者之间有着不一般的关系,由此能够推见一些东西。

    “时间的力量,的确玄异,一日不至天仙第三境,就一日挣脱不了时光伟力……”严涉喃喃着,身影消失在南帝府邸中,下一刻出现在自己的居所。

    在他离开之后,秦牧与南帝朱雀在府邸中严肃谈论起来。

    “姐姐,你觉得严天尊此人实力如何?”秦牧问道。

    南帝蹙眉道:“以前我一直以为,所谓十天尊虽然个个非凡,但到底修行日浅,尚不足以入我等之眼,但今日见到此人,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她面色极为凝重起来:“刚刚面对他,我能够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我,这样的感觉,即便天公土伯也无法给我,唯一有的便是天帝陛下。”

    “你的意思是,严天尊的实力不下于天帝?”秦牧吓了一跳,纵然是百万年后的时代,那些天尊中最强的,也不过接近天帝太初如今的境界,现在的严天尊已经能够比肩天帝太初,这说出去会吓死人的。

    南帝摇了摇头:“毕竟没有真正动手,我无法确定他具体的实力,但即便不如天帝陛下,也绝不会逊于天公土伯,非常可怕。”

    听到这个评价,秦牧的脸色沉了下来,心中道:“严天尊此人颇为神秘,到现在我都没有明白他的立场与想法,甚至后世也少有听闻有关他的东西,但他显然并非什么安分守己之人,实力又高深莫测,我无法想象百万年之后的他,已经何等强大!”

    他忧心忡忡着。

    刚刚的对话,已经让他明白,严天尊不会是他的同路人。

    既然不能同路,那就有可能是敌人,但对方的强大,完全超乎他之预料。

    “我现在还是太过弱小了,接触的层次太低,纵然身处百万年后,也无法弄清众天尊之间的隐秘与种种关系……”他叹了口气。

    看他这个样子,南帝安慰了他几句,二人聊了一些事情,之后秦牧就熄灭灯笼,离开了这个时代。

    于此同时,九天之上,天帝太初终于出手,镇压了阿丑,使得土伯原本的灵识恢复,变得如同往日一般冷静。

    土伯之乱,由此平息。

    真正的土伯,是大公无私的,所以他将自己的转世身阿丑,镇压在幽都深处,永世受业火焚体。

    但在他提出要将阿丑的女儿带回幽都管教的时候,天帝太初却拒绝了他。

    凌霄宝殿之内,高坐帝座上的诸神至尊,笑吟吟地抱着手中的女婴,目光凝注下方的土伯。

    “明明是世间最强大的魔神的女儿,却没有出生在幽都,而是出生在阳间。”

    天帝的声音高高在上,却清晰的传入土伯的耳中:“幽冥之女为虚。那么,便叫她为虚吧。幽都魔气阴气太重,让虚留在天庭,道友,你觉得怎样?”

    土伯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转世身阿丑不断坠落深沉的黑暗,他低语道:“陛下圣明。”

    天帝太初这才点了点头,让人带着‘虚’离开,用平淡的目光扫视天地,寰宇之中,众神颤栗拜服。

    强如土伯,在天帝太初面前,也只能俯首,其他神袛如何敢于触犯?

    感受到他们的畏惧,天帝太初心中很是满意,他相信此番之后,再也不会有神灵敢于挑战他的统治。

    宇宙诸天,尽在他指掌之间;众生诸神,皆是他眼下玩物。

    再也没有人可以撼动自己了!

    他却没有注意到,亲眼目睹了他对土伯的作为之后,诸神在垂首拜服的之余,更多的是内心胆寒,兔死狐悲。

    土伯是何人,幽都之主,死亡大道的化身,天地宇宙最为强大的古神之一。

    昔日对抗造物主一族,他跟随天帝太初鞍前马后,功劳卓越,天帝太初曾经与他兄弟相称。

    这样一个人物,都被天帝如此算计玩弄,那么其他人在天帝陛下的眼中,又是何等不堪?

    恐慌与敬畏的种子已经埋下,结出的果实可能是麻木的屈服,也可能是歇斯底里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