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时代1994 柳岸花又明

539、混乱中的秩序

    熊白洲在香港的这段时间,不仅仅是处理连通快递的广告,还积极与新华社的俞昌文还有郑克坚接触,了解潜藏这颗东方明珠下的潜流与暗涌。

    熊白洲也是第一次见到了俞昌文,这个来自浙东大家族的红色子弟50出头,脸色坚毅果断,很明显是有过军队的经历。

    熊白洲猜的没错,俞昌文不仅扛过枪,还打过越战,家庭背景又让他对捏碎袁照龙这种人毫无顾忌。

    新华社香港分社坐落在湾仔皇后大道东387号,为了避人耳目,一般情况下熊白洲都是晚上过去,这两位领导基本上都是夜猫子。

    郑克坚经常自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是四五点钟的香港景色了。

    熊白洲现在主要以接收信息为主,暂时没有分配到具体任务,不过也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信息,这才晓得原来这颗小小的东方明珠,原来已经被多种势力渗透的和筛子一样。

    偏偏大陆还没有对香港恢复主权,许多强制性条例都没办法实施,难怪需要熊白洲这种“政治过硬、手段狠辣、势力强劲、关系复杂”的商人兼大佬出手帮忙。

    商谈结束后,熊白洲便会返回浅水湾别墅休息,可是还没走出皇后大道,司机高亮就发现车辆又被人跟踪了。

    这已经是短短几天内的第二次了,副驾驶上的盛元青有点难以容忍,自从他在香港机场被人用枪挟制后,盛元青以后来香港基本上都会配枪。

    大陆是完全禁枪的,但香港现在是可以合法持枪的地区,为了保障熊白洲和自身安全,盛元青从郭氏家族的保镖手里借了几支防身。

    “大佬,我要不要下去看看?”

    盛元青“咔擦”一声拨开保险栓,请示熊白洲。

    熊白洲转过头看了看那辆大大方方尾随后面的车辆,想了想拒绝了。

    “对方敢这样跟着我们,一定是有所依仗,现在的香港乱的很,我们还是听命令行动吧。”

    熊白洲之前来香港多次,只处理商业上的事情就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可现在仅仅出入新华社几次就被人跟上了,这说明很多势力对这个机构的作用还是了解的。

    不过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擅自行动,免得扰乱了俞社长他们的计划。

    熊白洲心里叹一口气,香港这边的局势越来越复杂,不知道多少看不清大势的人要悄悄消失在历史车轮之下。

    背后那辆车还是锲而不舍的缀在后面,熊白洲开口问道:“看清楚车牌了吗?”

    高亮“嗯”了一声:“已经记下来了。”

    熊白洲点点头,当过兵,还是警察身份的高亮在专业更加敏感,香港这地方虽然小,但是小也有小的优势,自己的身份最终不能保密,但对面的身份也难以遮掩,彼此都心知肚明罢了。

    最终的结果,可能都是明面上的阳谋在碰撞,背后的阴谋只是作为点缀了。

    奔驰大G即将拐出皇后大道,熊白洲突然吩咐一声:“给一点警告,今晚我不想看到他们了。”

    盛元青听了“嘿嘿”狞笑一声,打开车窗将胳膊伸出窗外,手里的枪口竖天。

    “呯,呯,呯”

    三声重响打破了皇后大道的宁静,也惊到了背后那辆车,对方果然停了下来,再没有跟踪下去。

    “给电话小陈,让他回来。”

    熊白洲淡淡的叮嘱道,陈庆云曾经亲手将号码帮的双花红棍邓励东击毙,他的名声在混乱的香港会很有用处。

    这三声枪响在幕色里传的很远,不仅吓退了跟踪的车辆,就连在办公室里的俞昌文和郑克坚都听到了。

    这两人对枪声很敏感,因为皇后大道是新华社的基地,这意味着太多的东西。

    郑克坚马上拨通一个电话:“帮我查查,刚刚谁在皇后大道里放枪。”

    三分钟不到,就有电话回过来:“枪是从熊先生的车辆里射出来,他似乎被人跟踪了。”

    郑克坚看了一眼俞昌文,继续问道:“那跟踪车辆的身份查到没?”

    电话里回答:“车牌是伪造的,不过明早就可以确定。”

    挂了电话后,郑克坚对俞昌文说道:“看来有些人按捺不住了,就连熊白洲都开始跟踪。”

    俞昌文浑然没当一回事:“熊白洲是块很硬的骨头,敢对他下手的人迟早要吃亏,我看这一枪就是熊白洲的警告。”

    “可能也是一种宣示。”郑克坚说道。

    宣示熊白洲,将正式进场。

    ······

    夜晚的的香港浅水湾幽深而宁静,海滩道上路灯连成一条明亮的彩带,自然环境护理署布置的两台大功率探照灯不时扫射而过,海沙在强灯的照射下泛着一层倒影,海水哗啦哗啦的涌动着,浪花前仆后继向远方流去。

    伴随着夜晚冰凉的海风,熊白洲默默抽了根烟才回到别墅里。

    现在的别墅里只有郭子婧一个主人,郭孝胜去国外出差,郭子娴在粤城忙着产业园的基建。

    熊白洲在别墅,那就多了一个主人。

    “你刚刚回来?”

    熊白洲看到郭子婧坐在沙发上,佣人正在给她端来花茶。

    郭子婧今晚去参加朋友的party了,一袭粉紫色的香奈儿短披肩小外套,红白条纹短袖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下半身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和黑色的高筒靴,咖啡褐色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很明显出去之前做过护理。

    今晚她可能喝了点酒,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雪白,耳垂挂着两个天蓝宝石的耳环,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暗红的眼影散发着妖冶与迷人。

    以熊白洲的心胸和掌控力度,他自然不会强求任何身边任何一个女性必须在家里“三从四德”,也不会改变她们之前的生活方式。

    出生香港富豪世家的郭子婧有聚会很正常,更何况她清清白白的第一次就是给了熊白洲。

    “你怎么比我还晚回家?”

    熊白洲从没怀疑郭子婧,可郭二小姐对熊白洲的节操却不怎么更放心,她走过来径直掀开熊白洲西装,皱起小巧的鼻子仔细闻了闻。

    “没有女人的香水味,只有烟味。”郭子婧撇撇嘴这才放心。

    熊白洲和两个老烟枪呆了几个小时,浑身上下都是烟味。

    “真是福尔摩斯。”熊白洲笑着摇摇头。

    “哼!”

    郭子婧捏了一下熊白洲的腰间软肉:“你在燕京的荒唐事,别以为我就忘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