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李古丁

257,再见,英雄【求月票!】

    “结束了。”

    常威淡淡说道,回头看着绑缚在十字架上的卫宫士郎、伊莉雅、言峰绮礼。

    “Arher,你答应过我不杀人的。”

    远坂凛连忙说道。

    常威爽朗一笑:“放心,我不杀好人的。”

    说话间手指一弹,一道红色指芒,啪地一声,将言峰绮礼脑袋爆成了烂西瓜。

    “Arher你!”远坂凛瞪大双眼:“你明明说过……”

    “抱歉,手指抽筋。”

    常威呵呵笑着,毫无歉意地道着歉上届圣杯战争,言峰绮礼在吉尔伽美什挑唆下,不但背叛了远坂凛的父亲,还亲手杀害了他,乃是远坂凛的杀父仇人。

    不过常威懒得解释太多,也没打算用这个让远坂凛感恩。

    以他现在的位格,看哪个坏蛋不顺眼,随手抹杀之,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随口一句“手指抽筋”敷衍过去后,他又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卫宫士郎和伊莉雅。

    “Arher!”

    远坂凛已顾不得追究他“手指抽筋”干掉言峰绮礼的事,抬手对着常威:“你不能再杀人了!卫宫士郎也好,伊莉雅也好,你都不能再杀了!不要逼我动用令咒,强制命令你啊!”

    “啧。”常威摇摇头:“凛,你对我的信任,就如此薄弱么?”

    远坂凛抽了抽鼻子,俏脸上满是委屈,看上去好像随时可能哭出声来:

    “可你前一秒才答应我不杀人,下一秒你就干掉了言峰绮礼啊!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Arher,你杀人,完全就是凭心情吧?你……你的真实身份,就是华夏古时的暴君,统治大地的人皇,连仙神妖魔,都要对你俯首称臣的纣王吧!

    “所以你才会有那种帝王式的傲慢威严,所以你总是能随心所欲地支配别人,所以你才如此强大,所以你的固有结界,才会是这纣王落幕之处的牧野战场,所以你才能号令众神,所以……你才会如此随心所欲地行使杀戮吧!”

    常威作愕然状:“凛,你这脑洞开得也太大了吧?我怎么可能是纣王?那家伙生前确实威风八面,可死了之后,不过是个婚姻方面的神祇,凭什么号令众神啊?我啊,善良得都近乎圣母了,这一点可是有口皆碑的……”

    说话间,他上前一步,揉了揉远坂凛的头发:“好了好了,别瞪眼啦,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在这个世界上杀好人了。”

    远坂凛咬了咬嘴唇,委屈巴巴,带着哭腔说道:“真的?”

    常威认真道:“当然是真的。这是我的承诺。”

    远坂凛抽了抽鼻子,再也忍不住,呜地哭出声来,挥着拳头,在常威肚皮上用力捶了两拳,又踮脚抱住他的腰,脸儿埋在他肚子上,呜呜大哭起来:

    “你这家伙,明明打了胜仗……本来该好好庆祝,你却要害我哭出来……你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

    “抱歉啊凛,我就是不小心手指抽筋了一下……”

    “你还狡辩!”

    “……”常威决定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等远坂凛哭完了,发泄够了,常威回头看了一眼卫宫士郎,嘴角翘起,流露出一抹和蔼的笑意。

    卫宫士郎就被他这个笑,吓得毛骨悚然。因为常威之前就是一脸爽朗地笑着,然后突然手指“抽筋”,把言峰绮礼给爆头了。

    现在他笑得这么和蔼,是不是又想杀人啊?

    远古暴君纣王杀人,真的不需要理由啊!

    就在卫宫士郎胆战心惊之时,常威大袖一拂,绑缚着卫宫士郎与伊莉雅的十字架,缓缓沉降下来,铁链亦自行解开,放出了二人。

    卫宫士郎得了自由,还有些难以置信,呆愣一阵,正想询问Saber的情况,就听旁边噗嗵一声,却是伊莉雅四肢僵硬地倒了下去。

    “伊莉雅!”卫宫士郎顾不得询问Saber情况,连忙跑到伊莉雅身边,“你怎么了?是不是被绑得太久,手脚僵硬了?”

    远坂凛也看着常威,紧张问道:“她怎么了?”

    “她这情况,可不关我事。”

    常威双手环抱胸口,摇头道:“凛你身为远坂家的当家,应该知道伊莉雅的情况吧?还是说,因为没人教导,你并不知情?”

    远坂凛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她父亲死得太早,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教给她。而一些重大机密,显然只会口口相传,并不会落于文字,载入典藉的。

    常威叹了口气,说道:“创立圣杯战争的三大家族,远坂家提供场地,间桐家制作令咒,爱因兹贝伦家,则负责制作圣杯。

    “伊莉雅,就是爱因兹贝伦家制作的‘人造小圣杯’,担负着回收英灵灵魂的任务。战死的英灵,灵魂都会被她回收,暂时储存在她这个人造小圣杯内部。

    “等到存够了足够数量,英灵们的灵魂同时返回‘英灵之座’,借助英灵们返回时产生的某种力量,就可以召唤出‘圣杯’。

    “现在,伊莉雅体内,已经存储了五位英灵的灵魂,她身为人造小圣杯的功能已经开启大半,身为人类的机能,自然就丧失了。”

    “伊莉雅是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远坂凛难以置信地说道:“她还是小圣杯?”

    卫宫士郎亦是一脸震惊:“Saber的灵魂,现在还在伊莉雅身上?”

    “嗯。”常威点点头,“再收集一位英灵的灵魂,圣杯就能降临了。”

    卫宫士郎紧张地询问:“英灵们的灵魂,会返回‘英灵之座’,那,那伊莉雅又会怎么样?”

    常威道:“具体会怎样,还得看情况。好了,不要多说废话了,卫宫少侠你要是不放心,便由你负责照顾伊莉雅吧。”

    “我?”卫宫士郎指着自己的鼻子:“你,你不杀我?”

    “瞧你说的。”常威爽朗一笑:“我又不是什么魔鬼,怎么可能滥杀好人?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凡被我斩杀者,皆有该死之罪。我啊,在替天行道呢。”

    爱因兹贝伦家族城堡中的战斗就此结束。

    接下来,便该转移战场,彻底终结这场圣杯战争了。

    ……

    最后的战场,正是Caster盘踞的柳洞寺。

    常威带着远坂凛,以及背着伊莉雅的卫宫士郎,来到了柳洞寺前。

    柳洞寺大门前,石阶顶端,站着一位身穿武士服,手提野太刀的高大男子,正是Caster利用“系统漏洞”,召唤出来的“伪.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

    “啊,终于有人前来挑战了!守在这里好几天,还真是无聊啊……”

    伪刺客扛着五尺有余的野太刀,颇为期待地看着下方拾级而上的常威一行,满以为终于可以痛快地打上一场。

    然而常威只是一抬手。

    红光一闪,佐佐木小次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连巴萨卡、阿尔托莉亚、吉尔伽美什都干掉了,能给佐佐木小次郎一句台词,已经是常威大发慈悲了。

    弹指灭杀看守大门的小次郎,常威一行步入柳洞寺中。

    同样没有给人民教师葛木宗一郎发挥的机会。

    常威一个响指,以“落魂钟”将他定住,随手打晕扔到一边,然后便摧枯拉朽一般,摧毁了Caster背叛之魔女布置的阵地,并将她轰杀至渣。

    伴随着Caster的殒落,收集了足够灵魂的伊莉雅,开始变异了。奇异的黑色物质,自她身上奔涌而出,转眼之间,就化作黑红色的恐怖肉瘤,将她身躯包裹在内。

    恐怖的黑红肉瘤不断增殖,眨眼之间,就化成了一座巨大的肉山。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开始洞开一个个奇异的孔洞,淤泥一般的黑色物质,自孔洞中缓缓淌处,所过之处,燃起熊熊大火。

    远坂凛、卫宫士郎浑身僵硬地看着那恐怖的肉山,看着那散发着无尽恶念,单是看上一眼,便几乎令他们神智错乱,陷入癫狂的黑色“淤泥”,已经震惊地近乎呆滞。

    “这,这就是圣杯?”

    远坂凛连连摇头,又是失望,又是痛苦地说道:“什么啊……我们远坂家几代人……我的父亲……追逐的就是这种东西?这种怪物?圣杯战争……难道只是个骗局么?”

    “圣杯战争果然不应该存在!”卫宫士郎咬牙切齿:“必须摧毁这个怪物!必须救出伊莉雅!”

    就在他试图冲向肉山之时,常威抬手阻止了他:“你这么冲过去,只是找死而已。这玩意儿,交给我就好。”

    说着,他再一次展开了封神领域封神榜册封的,可不仅是善神。还有瘟疫之神、恶煞凶神、杀星死星等各种邪恶凶残之神。

    所以,人类与英灵皆无法承受的“此世全部之恶”,对封神榜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是一种营养,一种能量而已。

    封神领域扩张开来,将巨大肉山笼罩在内,将天空那些淌落淤泥的孔洞,亦统统笼罩在内。

    于是“黑色淤泥”便在领域内到处流淌,又被“封神榜”隔着无尽时空,转化为凶神恶煞们需要的能量……

    黑色淤泥都被封神榜吞噬,那巨大肉山失了“营养”,自然停止了继续生长,只不断蠕动着,向着四面八方散播着毁灭力量,试图将整个领域统统点燃,焚为虚无。

    “不自量力。”

    高屹楼台之巅的常威冷笑一声,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尖又开始凝聚红芒。

    这一次,他足足蓄力了十秒,指尖上的红芒,已经浓郁得将半座楼台,都染成了赤红。

    站在他身后的远坂凛、卫宫士郎,更是被红芒刺得眼睛都睁不开,即使紧闭双眼,眼前也仍是一片赤红。

    随后,一道直径超过半米,缭绕着赤红电芒的橄榄形指芒,便于重炮发射一般的轰鸣声中,于他指尖迸射而出,闪电般击向巨大肉山

    三分神指,练到最高境界,号称可以“分解”一切,万物归虚。

    常威的三分神指,自然远远没有练到最高境界。

    但此时他这一发蓄力十秒,融入了各种武道乃至神通精髓的三分神指,在“领域”加持之下,威力已然不逊于阿尔托莉亚以“誓约胜利之剑”,全力击发的对城级超必杀!

    虽然蓄力时间太长,射速慢了点,还得有领域加持,但常威可没有“圣剑”,他可是徒手发招!

    轰隆!

    指芒击中肉山,爆出一记惊天动地的轰鸣,腾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当蘑菇云冉冉升腾至天空,当硝烟被烈风消散,那巨大肉山,已被彻底摧毁,只剩下底座少部分血肉,挣命一般缓缓蠕动着,迅速失去生机与力量。

    肉山崩溃之后,天空中那些淌出黑色淤泥的孔洞,亦不断闭合,飞快消失。

    “彻底结束了。”

    常威左手抓着卫宫士郎,右手抱着远坂凛,飞腾至肉山之前,一把将卫宫士郎抛向了肉山残余:“去找伊莉雅。”

    卫宫士郎落到肉山之上,毫不犹豫钻了进去,很快,便将伊莉雅抱了出来。

    “她还活着!”卫宫士郎惊喜说道。

    远坂凛闻言,亦是一阵开心,正要与常威说些什么,忽见常威身上,开始冒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那情形,与英灵战死后,尸体消失前的状况一模一样。

    “Arher你……”

    远坂凛一怔,伸出双手,紧紧拉住常威胳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

    “任务完成,大获丰收,自然是要回去了。”常威笑着,大手揉了揉远坂凛的脑门:“这几天,辛苦你啦。”

    “你,你不要走!”远坂凛眼泪流了出来,双手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不愿松开。

    “人生哪有不散的筵席?”常威大手按着她脑门:“走之前,送你件礼物吧。”

    伴着他的话声,远坂凛只觉一股玄妙的信息,灌入自己脑海。仔细分辨,却是一门以魔力驱动的,有着养生、驻颜、延寿功能的养生功。

    待远坂凛自恍惚中清醒过来,却见眼前的常威,已只剩一道半透明的“影子”,仿佛虚拟影像一般,正对着她挥手微笑:“再见了,玛斯塔。”

    “Arher!”远坂凛再伸手去抓他,手掌却穿过他那半透明的影子,什么都没有抓到。

    常威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转身,走向一道不知何时,出现在半空之中的虹彩漩涡。

    漩涡之前,站着高矮不一的几道身影。

    卫宫士郎望着其中一道,满脸惊诧地说:“Saber?”

    金发蓝裙的少女,冲着卫宫士郎微微一笑,对他挥手告别。

    “巴萨卡!”卫宫士郎怀中的小女孩,亦轻声呼唤着其中一道高大的身影。

    那高大身影,已不再像野兽一般毫无理智。他温柔地笑着,对着小女孩竖了个大拇指。

    然后……

    金发蓝裙的骑士少女、雄伟如山的大力神、倒霉蛋枪兵、刚刚才被轰杀至渣的Caster、紫发如瀑蒙着双眼的Rider美杜莎,乃至一脸不爽的吉尔伽美什,齐齐对着大步走向七彩漩涡的常威躬身一礼。

    待至常威踏入漩涡之后,他们亦一一走进漩涡之中,消失无踪……

    ……

    闹钟声响。

    躺在床上的远坂凛,眼未睁开,便迷迷糊糊地说道:“Arher,今天想吃饺子了……”

    话说完,却没听到熟悉的回答,于是她怔忡了好一阵,方才缓缓睁开双眼。

    并没有看到Arher那宽阔的背影。

    远坂凛只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呼吸都为之凝窒,脑海之中,亦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阵,她才想起来,圣杯战争,昨天就已经结束了。

    Arher一天击败所有对手,召唤出怪物一般的圣杯,又亲手将之摧毁,在留给她一件特殊的“礼物”之后,便带着几位英灵的灵魂,踏入了神奇的彩虹漩涡。

    一去不复返。

    远坂凛举起右手,看着手背。

    手背上,已没了那鲜红的令咒痕迹。

    她仔细端详了自己那光洁白皙的手背好一阵,方才喃喃说道:“所以……都已经回归英灵之座了啊!”

    话一说完,泪水便不自觉地涌出眼眶,自眼角泊泊淌下,浸湿了枕巾。

    感觉自己心中,空了好大一块的远坂凛,又在床上发呆了好一阵,方才起身下床,神情恍惚地洗漱一番,随便烤了两片面包,泡了杯红茶,来到客厅。

    无滋无味地吃完早餐后,远坂凛换上制服,拎上提包,无精打采地出了别墅大门,走出院子后,锁上庭院铁门,向着学校走去。

    正走时,她忽然想起了某一天,她与常威走在这段路上时的一段对话。

    “哈,天朝人?手机号多少?”

    “15*********。”

    想起这段对话,远坂凛迟疑一阵,鬼使神差地取出手机,输入前置代码后,又输入了常威告诉她的那个电话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远坂凛嘴角微微抽搐一下,面无表情挂断电话,手掌用力一拍额头:

    “我真是疯了啊……他是英灵之座的英灵,还很有可能是那位远古时的华夏暴君……我居然真照他给的号码打了电话,真是疯了……”

    ……

    风云世界。

    灵魂归窍已有一天的常威,带着一脸的疑惑,从怀里掏出又完满了几分的青铜碎镜,将镜面贴至耳朵边,作仔细聆听状。

    不知是否错觉,他方才依稀听到了一阵电话铃声,从青铜碎镜中传来。

    “不可能的吧?虽然青铜碎镜中,确实有我的手机,但不可能有人能打通电话的吧?”

    聆听一阵,没有听到电话铃声,常威放下碎镜,自语:

    “果然是听错了……唔,是元神修为提升太快,根基不够扎实,出现后遗症了么?不行,得仔细查验一番,元神的问题,可万万不能轻忽……”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