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后手 可大可小

第九百二十四章 曙光

    路承周虽然很想拖延时间,但苗光远的行动,已经被川崎弘知晓。

    地下党在海沽活动频繁,早引起了川崎弘的强烈不满,苗光远发现了重要线索,他当即决定马上行动。

    为了保证行动顺利,川崎弘出动了日本宪兵队。

    当天晚上,华北工作团与宪兵队配合,抓捕了中共渤海区委海沽临时工委委员、宣传部长刘百里。

    同时被捕的,还有其他三位工委委员。

    数人被捕后,马上送到了宪兵队审讯室。

    刘百里威武不屈,被日本人折磨致死。

    事后,华北工作团和苗光远,都得到了表彰。

    至于具体提供情报的人员,则由华北工作团自行奖励。

    路承周在第二天,特意在华北工作团,搞了一个表彰仪式,有功人员不但要奖钱,还要奖物资。

    在这样的时期,很多生活物资有价无市。

    如果能奖他们一袋面粉,两丈布,或者五百斤煤炭,比给钱还让他们高兴。

    而且,这样的奖励,还得由路承周亲自发放。

    也因此,路承周见到了这次破获渤海区海沽临时工委案的具体立功人员。

    正如路承周所料,这次发现刘百里行踪的,正是之前被海沽市委开除的康培初。

    他换了个名字,打入了渤海区海沽临时工委。

    也就是说,康培初才是真正的立功人员。

    路承周得知情况后,特意对他加倍奖励:两包面粉、一百斤玉米、二十斤砂糖、五十斤粮油、一匹布和两千斤煤炭,外加三千元奖金。

    之所以奖励这么多物资,是因为路承周想知道康培初的真正住处。

    这些物资比钱更重要,康培初一定会放到家里,而且还得请人帮忙。

    路承周就很“关心”的,让李继平给他调了一辆卡车。

    回来后,路承周让李继平详细报告了。

    知道了康培初的真正住处后,路承周把苗光远叫来,提醒他说:“地下党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寻找原因。康培初以前被共产党开除过,一旦他知道这一点,马上会怀疑。你要提醒康培初,让他注意安全。”

    康培初当初虽然是假入党,但海沽市委撤离前,原本是准备除掉他的。

    在宣布开除他党籍后,被他逃脱了。

    苗光远感激地说:“多谢团座关心。”

    路承周的慷慨,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苗光远甚至怀疑,路承周想收买人心,把情报处的人都拉过去。

    行动队的直接,是路承周的老部下,情报处给自己配的副手李继平,也是原来情报一室的人。

    而自己原来的副手唐殿武,则被路承周留在了花园宪兵队当翻译。

    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让唐殿武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花园宪兵队当翻译,能跟情报处当副处长相比吗?

    此次情报处的人员,看似增加一倍不止,但进来的都是什么人?

    行动队赵宾的手下,不就是路承周的人么?还有李继平带来的,也都是路承周的老班底。

    如果路承周再把康培初这些人拉拢过去,自己很快就要变成一个空架子了。

    可是,面对路承周的做法,他完全没有应对之策。

    甚至,还要表示感激。

    但苗光远并不知道,路承周并非要拉拢康培初,而是要除掉他。

    得到康培初的住址后,路承周让马玉珍暗中确认,一个星期后,才把这个情报告诉了海沽抗联总支,请他们转告津南支队手枪队。

    十天后,康培初被击毙在家,现场还留下了一张纸条:可耻的叛徒。

    这样的描述虽然不准确,但却是最令川崎弘和苗光远接受的。

    至少,康培初的身份,最终都没有暴露。

    时间进入1945年,国际国内形势,都发生了较大变化。

    在国际上,德国在战场上不断失利,德军只能逐步收兵,最终只能紧守国土,时刻提防盟军登陆。

    而路承周,则接到了重庆发来的最新指令,让他通过各种渠道,策动海沽,甚至整个华北伪军之反正。

    而市政府,也根据华北政务委员会的决议,将“华北剿共委员会,以及各级剿共委员会一律撤销”。

    这个决议,释放了一些信号,华北剿共从来就没有取得过进展。

    而现在华北八路军的不断壮大,以及国际国内的形势,让华北政务委员会意识到,他们必须要收手了。

    马玉珍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激动,取消各级剿共委员会,说明日伪害怕了。

    等路承周回来后,马玉珍高兴地说:“今天晚上,得好好庆祝一下才行。”

    路承周得知后,微笑着说:“庆祝可以,但我们依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醒,这是他十几年来,总结的成功经验。

    人在大喜时,很容易失言。

    作为一名卧底,一旦失言,意味着就要丢命。

    伪政府的人,肯定都意识到了,日本快完蛋了。

    军统总部这个时候发来的策反指令,想必会正中那些惶惶不安的治安军下怀。

    然而,日军绝对不会承认他们的失败。

    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提防他们的疯狂举动。

    路承周只与马玉珍在外面吃了顿西餐,随后就回来了。

    他们确实要庆祝,但不能太露骨,毕竟在这样的时期,再过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容易被人怀疑。

    这个时候的路承周,要与日本“同呼吸、共命运”,整天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才对。

    马玉珍回到家后,问路承周:“重庆要求策动伪军反正,你准备怎么办?”

    路承周沉吟着说:“当然要积极行动,重庆绝对不会只给海沽站下这样的命令。我敢断定,很快,就会有各种策反专员涌入海沽。我们要比他们提前一步,同时要让组织上也行动起来,抢在军统前面动手。”

    伪军的战斗力虽然很差,但他们的装备,却是我党急需的。

    重庆早在去年,就经常给路承周发报,提醒他要注意共产党。

    而今年以来,重庆判断,日本很快就要失败,这个时候,党国最大的敌人,就变成了共产党。

    只是,国民党目前是执政党,想要让伪军投靠八路军,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手机端мōm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