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7.2 行端坐正

    蒸汽历1029年6月3日,北方谈判步入正轨,威斯特、圣索克、普惠斯的谈判主框架确定,谈判的细节内容,已经无需秉核操心。

    秉核再次赶到了南方双丘山,处理最后一件问题结束威斯特与奥卡方面的战争。要结束这场战争,单靠传单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必须要加大力量,迫使奥卡人明白,战争拖得时间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双丘山,导弹发射基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军事重镇。圣索克派遣的远征军和威斯特的两个师团驻扎在这里,将发射基地稳固的守护着,临时修筑的碉堡、战壕将这里围了一层又一层,即使在没有导弹支援的常规战争中,奥卡人没有数倍的兵力也很难攻克这里。

    而现在至少数列导弹列车驻扎在这里。当秉核再次返回这里时,奥卡人更不具备能强攻这里的能力了。

    双丘山山脚后二十公里外,六个十七米高的火箭屹立在发射架上。这和一个月前的四号弹头相比,这些火箭运用了大量新技术,尤其是在设计上,秉核采取了二级火箭的设计。

    战争末尾秉核在抓紧这最后的机会进行技术验证,甚至燃料上秉核都想过换成联氨,当然最终也只能是想想。秉核:“这种剧毒的化合物,要是玩脱了那是要命的。”

    秉核还真的不是很信任自己手下的那帮工人,他自己都没自信能做到毫无纰漏,所以最终采用了较为成熟的液氧加酒精的液体发动机。

    由于导弹采用了二级火箭设计,能够打的更远,只是技术含量更高的惯性制导和陀螺仪技术,秉核直接认怂,现在完全依靠领域的信息导引来作弊。

    6月3号,在还没有发射前,秉核很有自信的认为能够在四百公里外打出两百米的制导精度,然而随后就让秉核感觉到被打脸的滋味。

    上午八点正点,随着倒计时归零时,随着地面上白色的圆环状气浪向四周扩散,同心圆环气浪中心的火箭升空了,火焰将15吨的火箭推入高空。

    不过升空很快就出现了问题,第一节火箭脱落后,弹头轨迹偏离了计算,秉核努力想要操作火箭让其重新稳定下来,但是最终努力失败,火箭在空中启动自毁。

    山丘上,尘迦看到秉核操作失误后满脸凝重的样子,他凑过来问道:“师傅,我们要不再放几枚,也许……”

    秉核拍了一下尘迦脑门说道:“技术不允许侥幸,计算失误的环节漏洞,不是你忽略掉,就会自动消失的。”

    尘迦捂着脑门说道:“师傅,我知道了,那么现在,现在,该怎办呀?”

    秉核跑回了汽车旁,从汽车上将一本本数据资料拿出来,然后迅速翻出了一个本子。

    半个小时后。

    在看完了数据本后,秉核皱了皱眉头说道:“今天早上的探空气球是谁放的?”秉核对尘迦扬了扬手里的本子。

    尘迦看了看本子,指了指下面签名,然而眼神中有些躲闪。

    秉核看着尘迦:“将本子上的名字念出来。”

    尘迦:“是御苑茜拉。”

    秉核对尘迦说道:“最近你和那小女孩走的很近?”

    尘迦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她说想要来帮助我。”

    秉核点了点头,合上了本子:“以后好好记住,复杂严谨的工作,以后千万不要被感情所左右,工作就是工作。”

    尘迦低声说道:“师傅,对不起。”

    秉核笑了笑:“别一副负罪感的样子,总体来说是我的错。我查的数据中,至少有二十三处的疏漏,御园茜拉还是比较认真的,只犯下了几个小错误,真正的大错误,呵呵,在其他多个环节上!所以我负主要领导责任。”

    秉核看了看远方圣索克军方军官,笑了笑:“人多起来,有时候做事反而会变乱变难,你还是太年轻了。”

    尘迦抬头看了看秉核,嘀咕道:“师傅,您也很年轻。”

    秉核哽了一下,然而笑着摇了摇头。随着现在年纪的增长,秉核的举止越来越稳重,借鉴起前世的经验也越来越娴熟。

    秉核拍了拍尘迦:“去发个电报,把学校那批人给喊过来。”

    尘迦:“他们?”

    秉核点头:“是的,是他们,还有,”

    秉核盯着尘迦用纠正其态度的语气说道:“对他们,不要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四日后,双丘港的火箭再次发射。】

    这次,从早上六点,到下午三点。四枚液体弹道导弹都很成功的升空了。导弹进入大气层上空最高点后,返回大气层,火箭弹头的轨迹精准的符合了秉核根据空气动力学计算出的轨迹,惯性制导装置运作良好,导弹的黑障结束后,恢复了与地面的通讯。

    第一发液体导弹成功的落入了四百七十三公里外奥卡人的港口中。一吨重的弹头,即使是非核装药,威力也足够惊人。虽然精度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导弹落点在距离舰船十五米的地方。这么近的地方,一吨炸药爆炸直接让这艘战列舰侧部水下装甲破裂,而二十分钟后,战舰侧面大量浸水出现了侧翻迹象。

    奥卡人的港口内一片狼藉,大量的水兵开始对港口内的战舰进行损管。然而就在两个半小时后,第二枚远程火箭降临了,在港口内众多水兵们的注视中,这枚从天而降的灾星落在了宽五六十米的水泥码头中,比镁光灯强一万倍的白光一闪。大家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有少数幸运儿几天后清醒,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水泥码头两侧刚好停泊着战舰。弹头命中码头,环状的冲击波就如同‘拉面厨师将面团砸在满是面粉的案板一样激起的粉灰的波动。

    冲击波掀起的砖瓦石块,撞击在铁甲舰的钢板上。由于主力舰采用重点防护。装有中央主装甲的部位,石块全部变成齑粉。只有船头和船尾的铁皮壳子被岩石打的坑坑洼洼。当然这些都没什么大碍,舰体还撑得住。

    但是铁甲舰的上层建筑,就遭到了灾难性的破坏,副炮位上的机枪盾板,如同被踩的凹陷易拉罐铁皮。烟囱一个个窟窿,金属桅杆则是直接折断倒塌。

    然后是下午3:23分的第三枚,4:45分第四枚,分别炸塌了一个燃煤仓库以及一个船坞。持续一天的导弹袭击让这个港口濒临崩溃,大量的战舰开始出逃。出逃的时候,其中两艘战舰还不小心碰上了港口边缘潜艇释放的水雷,直接沉没。

    【导弹发射任务结束后,双丘山地区,秉核将标准学院的学生们召集在了广场上。而尘迦站在秉核的身边。此时尘迦已经略微明白秉核为什么要重视这些学生了。】

    这四天里导弹发射前的复杂工作,都是这些学生们负责的,这些学生被分成一个个小组,一丝不苟的按照条例标准执行操作,每个操作流程小组成员相互间都复查了多遍。

    而相比较几天前贵族军官们负责相关任务的表现,尘迦看到了巨大的差距。

    在帝国军官们负责的火箭发射的过程中,只有百分之七十环节上的人是在认真干活,而百分之三十是装作很认真,并且百分之九十的环节,只有一两个人负责。也就是说即使单独那个人很认真,出现重大错误的时候,也无人矫正。

    当然,尘迦对今天的成功,将七分的功劳归于秉核的领导才能,对秉核心里是满满的敬佩。

    秉核看着面前列队站立的学生。

    秉核说到:“首先我要鼓掌,诸位这几天的工作很出色。”秉核说完拍了拍手。然而秉核的拍手让下面的学生大眼瞪小眼,如同木鸡一样呆滞。在此时的社会文化中,领主对下级的赞赏的表达,没有这种形式,所以这些年轻的孩子并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应对,处于木愣愣的宕机中;如果是跌爬滚打的中年人,就知道该拍临场马屁了,可见这些学生们的单纯。

    秉核一个人拍了一会后,觉得有点尴尬,笑着说道:”诸位,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而我未来要回到圣索克。”

    这句话让学生们站姿出现了轻微摇晃,犹豫和担忧出现在学生们眼中。

    秉核拍了拍手继续说道:“好了,安静,听我说,标准学院不会解散,但会分为两个部分,圣索克分院和威斯特分院,你们作为我的第一批学生,现在要先陪我去圣索克,以后在返回威斯特建立威斯特分院。对了,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法脉的情况了吧?”

    秉核笑看着这些睁大眼睛的学生解释道:“你们的法脉主脉都是相同的,但是分为各个标准区,你们身上的法脉大多都不是完全符合我定的标准,但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符合的标准的区域。

    我可以告诉各位,学院是长期开设的,你们身上那些标准区域,会在十年后,为学院晚辈们提供标准基础。而你们的职业能力可能会比外界的职业者稍弱,但是枪焰家族会持续聘用各位,因为诸位是学院体系的人。

    枪焰家族除了会给与各位工作和相关待遇,还会确保诸位的子女优先进入学院的名额,让诸位的子女能够得到全部标准法脉的指导,当然导师是各位中的优秀者。

    未来枪焰家族给各位的待遇,以及子女名额的数量,都与各位身上标准区域的数量有关。”

    这些学生听到这,几乎人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他们明白秉核所说的话代表着什么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法脉,大多是下位低级职业者的级别,这个身份在现在社会只能够保障略微富足的生活。但是当他们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面临更大的肉食者存在时,就只能退让。而且想要将下一代培养成职业者,压力巨大。

    【秉核将这个学院变成了一个长期的组织后,这个组织的存在,能让这些有标准法脉的学生们能在组织内发挥作用,且能让他们在培养后代成为职业者的过程中减少很多压力。】

    当然了,这个组织想要存在离开不了枪焰家族的领导。因为这里面任何一个学生想要单干是没有号召力的。

    就如同:二十一世纪一样,普通学生到社会上振臂一呼,想要招揽一大堆合作者然后创业,多半是不现实的,这些普通学生连到亲戚朋友家借钱,都难以凑齐创业的钱。而一个县长研究讨论开发方案,接着找商人开会,便能从商人那里要到一大笔钱进行项目开发。

    而在这个封建时代,学院这种庞大的职业者组织想要合法存在的话,离不开高声望的人进行组织,且需要大贵族给出政治担保。

    而想要组建这样的学院,秉核四年前那个帝都天才机械师的身份是无能为力的,但现在作为一位撬动大陆格局的堡垒,已经可以将标准学院推行。

    学院需要秉核,而秉核也需要学院。

    这次在威斯特的战斗,身为堡垒的秉核依靠科技的代差让普惠斯和奥卡铩羽而归。但科技的代差并非长期不变的,落后挨打后必然会进步。

    奥卡人的科技底蕴,普惠斯人的工业制度底蕴,秉核都是调查过的。今天的战争模式,这两个强国一定会在十年之内进行技术追赶。面对这样的局势,秉核应该如何确保今天赚了一大笔,而未来枪焰家族手上的资本不贬值呢?

    当然是要将今天的战争红利,投入到有前途的项目上去。

    现在政治红利可以投资的方向,可以是和其他大贵族联姻相互盟友,可以是返回圣索克后掌握实际军权,扩大封地。但是在秉核眼中将政治红利投资这上面去,都是没前途的。只有投资到“标准学院”上才是有前途的。

    秉核心里偷笑:“连科举制度都没有的这里,恐怕是根本不知道‘学阀’这个词吧。只要名校概念出现后,吸引最优的生源,那么便能垄断人才链条供应。这是比控制军队,控制金融,还要稳的社会上层霸位术!”

    心里想着这个主意的秉核,现在非常温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些学生,就像是守财奴看着自己的黄金一样。

    当秉核详细的为这些学生介绍了未来给他们的保障措施,以及工作安排后。

    学生们也开始放下拘谨,开始七嘴八舌对秉核询问一些他们关心的问题。

    例如,跟着秉核返回圣索克后住在哪?

    毕业后的安排,以及优等生是否能够的依旧拥有预脉的权利?

    当然某位聪明人,则是看的更长远,问的问题也很关键

    枭鸣:“请问冕下,如果未来有人完全符合,您布置的法脉标准,会发生什么?”

    秉核露出微笑,很是调皮说道:“完全符合标准吗?也许,可能,会。”

    说到这,秉核看着这些满怀期待的人。

    秉核卖关子道:“这个嘛?我不说,等你们培养出来这样的学生,自然就会知道了。对了我可以给各位一个保证,只要第一个这样的学生出现!所有参与培养的导师都会多一个子女入学名额!”

    虽然秉核很想告诉他们,如果标准法脉全部都一丝不苟完成,就能达到中位职业标准。但是秉核不能,因为这个答案对这个世界太震撼了,草创的学院现在的根基还不足。

    安抚了自己的学生后,秉核将讲话进入尾声。

    “好了,今天的导弹轰炸后,奥卡人不会将战争拖下去了,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威斯特的海路航道会很安全,未来几年,诸位在圣索克的求学间隙,也是可以回威斯特看看的。嗯,当然了,威斯特未来会发展的很好。”

    秉核抬起手,握拳道:“诸位努力吧。”

    【二十分钟后,当秉核送走了学生后。】

    秉核在广场上对留下来的尘迦问道:“现在,你对他们怎么看?”

    尘迦好奇道:“师傅,如果完全按照标准来,到底是什么程度。”

    秉核:“完成到百分之九十八精准度,差不多就是中位职业者”

    尘迦:“九十八的精准度,就是中阶,额,什么,中,呜呜”

    秉核捂住了尘迦的嘴,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嗯嗯’尘迦连忙点了点头,秉核松开了他的嘴。

    尘迦凑过来,非常小声的问道:“师傅,中位法脉怎么能够这么外传呢?”

    秉核摆了摆手说道:“你以为,我会做亏本生意吗?”

    尘迦好奇的看着秉核。

    秉核说道:“这批学生中,一百五十人是第一套标准法脉,他们的法脉最多只能达到中位下阶。

    第一套标准法脉在主脉不同的位置上稍稍改动后可以分别侧重一些职业方向,变成四种第二套标准法脉。分别是医牧师标准法脉,机械师标准法脉,造粮/化工标准法脉,半骑半瞄准者标准法脉。第二套标准法脉可以达到中位中阶。”

    尘迦:“师傅,这?”

    秉核:“听我说完,如果继续对第二套标准法脉的某一个侧重继续细分,则可以分为第三套标准法脉,而你,严格的来说就是第三套”

    秉核看了看尘迦,郑重地说道:“你是这个体系上的塔顶。坐在塔顶上的你,可以清楚的看到未来这个学校体系上,从最基础的第一套,然后到稍微分化的第二套,最后到完全精细化的第三套,这是一种渐进演化,你可以研究一下,你的每一个法脉结构,到底是怎么从最基础的通用结构,演化成上位结构的。当然未来每个阶段阶层,也都会尝试更改自己的法脉,作为最高端的你,更是可以通过学院的档案制度优势,总结他们的更改。”

    尘迦懵了,然后又愕然,最后是震撼。

    秉核抚摸着他的头,尘迦练习定体术以及堆积法脉的时候,望子成龙心态的秉核每天都盯着,让尘迦法脉上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以后其他人呢?

    在宗教时代结束后,整个世界没有能力开发新上位法脉。这个世界上,上位职业法脉的传承只能靠着旧时代的继承。

    虽然秉核靠着不断试错摸索,摸出了机械师体系的堡垒法脉。但这只是靠金手指。

    秉核一直在考虑,如果这个世界正常演化,是否能走出一条路。

    第一套标准法脉,第二套,第三套,当数万人数十万人进入这个体系后,会自发的对法脉演化体系进行对比。宗教时代体制是体制内的人无条件奉献,而秉核设计的体制是导引下层向上奋斗过程中为整个集体创造价值。

    秉核留下的这个堡垒法脉被以后枪焰家的弟子传承时,在遇到法脉传承出现失误的时候,他们不会像如今这么茫然,而是能通过第一套,第二套,第三套,阶段变化的对比,了解自己错误的方向。

    将学校体系建成,就能恢复宗教历时开发上位职业的能力。

    秉核:“尘迦,你是我的接班人,但是有些事,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些。”

    还处于冲击中的尘迦愣了愣,困惑不解的看着秉核。

    秉核:“现在,该说说几天前,你耳朵根子软的问题了。”

    尘迦陡然脸红:“那个,师傅我错了,我已经不和茜拉来往了。”

    秉核捂着脑袋伤脑筋的说道:“不是让你踢妹证道。你呀,哎~”

    秉核拍了拍尘迦:“孩提之间的友谊美好是不得不品尝的,但是,你当家的早,要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容易让这份美好变味。

    我不反对你和茜拉可以一起玩,但是这种玩一定要确定一个度,朋友是朋友,但是朋友不一定是合作伙伴,必须确定对方有合作能力,才能发展合作伙伴。如果搅在一起,既影响了合作,又变味了友谊,你会非常纠结彷徨,切记切记。”

    尘迦点了点头。

    秉核:“还有,记住一个词:上行下效,这个意思是上面展露出对某个东西的喜爱,下面的人就会投其所好,从而通过投其所好的手段来更改上层的决策。”

    秉核指了指尘迦:“绝对不要自负认为‘自己不会因下位者讨好而更改决定’,就心安理得的收取下层的讨好,因为众人不信!

    一旦你接受了一个人的投其所好,然后你又给这个人相关利益,那么无论你怎么解释,怎么宣称你的行为是处于何等正当的理由,世人都不会相信你的解释。

    我在这里就遇到过这个例子,钢峦家的大公表现出了对战列舰的兴趣。其某位重臣就找我要制作战列舰,每一句理由都是正当的。但是每一句,都不足以让我信任,因为这位大公过去就表现出很受用这些奉承,他的宠臣想要让我制造战舰在我眼中就是奉承的行为。记住,你作为我的接班人,要行端坐正,莫要给人有机会‘用歪门邪道能够取利’的错觉”

    尘迦:“哦,师傅,我知道了,你一个星期前拒绝了薇莉安,也就是因为……”

    原本一板一眼教导晚辈的秉核脸立刻红到耳朵根,秉核一把掐住了尘迦的脖子:“你小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快被秉核卡断气的尘迦咳嗽着说道:“这,咳咳,这,是北边的贵族传来的,您从薇莉安冕下的房间内只留了五分钟,面对薇莉安冕下的留宿,你义正言辞的……”

    秉核爆斥:“这是造谣!我是和薇莉安商谈战后合作事宜,小孩子不要信这些道听途说。还有,十一岁的你,为什么懂这些?!”

    然而尘迦看了看秉核,眼神的意思是:“如果真是这样,现在您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呢?”。m.